放棄觀念走出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我在學大法之前,被中共灌輸的都是「男女平等」、「女人能頂半邊天」等思想,自己也覺的是女人當中的佼佼者,不但容貌出眾,從能力上也超過許多男人。在大學生很搶手的時候考上大學,並憑自己的學習成績進入了一個令很多人都羨慕的工作單位,而且是在機關辦公室工作。我本人潔身自好,既不隨波逐流,又不憤世嫉俗。為人處世言談不多卻落落大方,在單位裏深受尊重,因此那種優越感深藏於心。學法後由於年輕又有文化,再加上自己工作環境很優越,有更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時間,很快我便成為我們那片煉功點的輔導員,之後,聽到的都是同修們的讚揚聲,在不知不覺中加強著自己的人心。

去掉「比男人強」的變異思想

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閒談,其中一同修提到孔子給人留下的做人的道理,另一同修說:孔子還講過「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還有一同修說:在古時候,女人想修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女人本身障礙就大。可能在別人聽來這些話都有道理,而我聽到這些話後,心裏特別難受,用火冒三丈來形容當時的心態也不為過。覺的同修這樣說話是在侮辱、貶低女人,簡直是大男子主義,越想心裏越不平,便與同修爭執了起來。以後,每當同修提出類似的話題時,心裏總不自在,雖然不再與同修爭論,也在向內找,但根子上的問題一直沒解決。

有一次,我與兩位男同修幫同修收拾房子,要把鋪地用的沙子從一樓運到七樓,其中一位年齡比我小的同修竟然安排我與另一位男同修把沙子運到樓上去。當時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可他卻是認真的。他明知我是個女的,卻做出這樣的安排,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到底是甚麼東西在作怪呢?這時,在我大腦中出現了「陰陽反背」。我不是覺的比男人強嗎?所以才會出現同修安排我扛沙子的事。直到這一刻,我終於把這個變異的東西挖出來了,瞬間我感覺內心清澈透亮,一身輕。從那以後,別人再談論這個話題時,我不再聯想到自己了,那種被傷自尊的感覺也沒有了。想想往日為此的爭鬥和不平衡,感到很可笑。

師父說:「整個的社會都形成這種形勢的時候,你們想想,這些個社會中的男人都變成了男女人,(眾笑)女的都變成了女男人,(眾笑)這是陰陽反背啊。當然這個社會形勢就是這樣,我也不強求你們非得怎樣。我們有些女學員確實能力很強,也有些人確實不簡單,(笑)能力上有時候超過男人,但是你們很多時候確實得考慮男人。」(《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通過學法我明白,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不能再放任這些變異的觀念。作為大法弟子,是有責任和使命的,只有自己做好了,才能促使別人做好。

和同修交流如何看待夫妻矛盾

從前,我認識一位剛開始學法的女同修。每次見到她,她總是與我談起她與丈夫之間發生矛盾的一些事情,說她丈夫如何不好,甚麼也不聽她的,人家的丈夫對妻子總是百依百順,現在他也學法,還是不聽她的,為此感到很傷心。看到這種情況,我就勸她:作為煉功人遇到矛盾應該向內找,要修心性,不能生氣上火。她自己也知道不應該生氣,但就是忍不住。我知道雖然她表面認可我談的認識,但我總覺的她內心一點都未放下。原因是甚麼,當時我也不清楚。現在我知道了,由於我自身對世上陰盛陽衰的變異現象認識不清,怎麼能理解對方真正痛苦的原因所在呢。

不久前,我又見到了這位女學員,一見面,她又跟我訴苦。她的父親因病住院了,她想讓丈夫幫忙照顧,而丈夫並未按她所安排的去做,她非常生氣,跟丈夫大吵了一場。看到她痛苦的樣子,我就想:這次我一定得讓她明白造成她痛苦的根子是甚麼。於是我開導她說:「過去,作為一個君子,是受人尊敬的,但不能因為他是君子,那麼別人就可以任意欺負他,不尊敬他。在古時,有法令規定對修煉人不敬,會受到很嚴重的懲罰。今天,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因為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世人就可以對我們任意打罵。比如你在單位上班,你作為一個煉功人,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但絕不能因為你不求名利,單位就可以不給你工資,讓你白幹。不求名利是你的心性,給你工資是單位在法律上應遵從的道理。同樣,在家庭中也有其正常運作的道理。大法弟子可以忍受一切,但不是無原則的盲從,更不是逆來順受,而是由法來指導一切的。我們修煉人從做一個好人做起,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做一個更好的人,甚至達到圓滿標準的人,這是作為修煉人要做的。但不是無原則的遷就別人,更不能變成家庭的奴僕。你說是吧?」

這位學員點了點頭,表示信服。然後我話題一轉,接著對她說:「現在整個社會形成了丈夫都聽妻子的,而這些現象恰恰是人類道德敗壞的結果,並不是神對人要求的狀態,所以,不能因為大多數都是丈夫順從妻子,就否定神對人要求的狀態。陽就是陽,陰就是陰,不能陰陽反背,是這個道理吧?」這位學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接著說:「同樣,你丈夫學大法了,不能因為他學法,就應該對你百依百順,因為你做甚麼,他做甚麼,是要依理而行的。修煉人應依大法法理而行。人是依人理而行,但絕不是依常人中變異的理而行。現在的人道德如此敗壞,怎麼能依下滑的道德標準而行呢?丈夫對妻子百依百順,連人的理都不通,怎麼談的上符合修煉人的理?如果再提起做女人的三從四德,那現在社會上的女人有幾個不罵呢?」話說到這她笑了起來,最後她跟我說:「以前總覺的自己是個做事講理的人,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個不懂理的人,把自己知道的那些歪理當成理,所以才會出現遇事守不住心性,這都是中共灌輸的假理在起作用。」

放下人的觀念,奇蹟顯

對工作問題,在我學法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裏,我仍然會去分辨這是男人做的工作,這是女人可以做的工作,現在我明白了,無論甚麼工作都是人的工作,我是大法弟子,對人的工作,我不再去挑選,只要這個工作是在救人,那就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應該做好的。

有個同修開店做生意,由於現在假幣很多,同修買了個高檔驗鈔機。可是沒過多久,驗鈔機便出了故障,不能正常驗鈔,因為發生了收到假幣的事情,而周圍維修電器的店鋪沒有維修驗鈔機的,最後該同修找到了搞電子維修的甲同修。甲同修很快讓驗鈔機能正常工作了。可用來沒有幾天,驗鈔機又不幹活,只好又拿來維修。這樣反反復復修了四五次。那天,不能正常幹活的驗鈔機又被送到了甲同修那,正好我也在,甲同修對我說:「我已修過好幾次了,這次你來修吧。」

聽到甲同修的話,我沒說甚麼,心想:電子維修這工作我從未做過,甚至連想做的想法都不曾有,今天同修突然提出讓我修機器,這一定不是偶然,雖然我不知道該如何維修,但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正念對待此事。於是我拿起工具,將驗鈔機的螺栓很不熟練的卸了下來,然後取下驗鈔機的外殼,便仔細觀察了起來,原來這機器裏面裝的是這些東西:有小齒輪,小方塊等等。這時甲同修也過來了,可能他也意識到不該把這個事情就這麼推給我了之。我一遍又一遍的觀察著裝在驗鈔機裏的每一個小東西,這時,我的大腦中反映出了一個念頭:是不是機器的電源部份出了問題。我把想法告訴了甲同修,同修說:「我檢查過了沒問題。」我說還是檢查一下吧。甲同修仍然肯定的說電源不存在問題,曾檢查過好幾次。雖然甲同修這樣說,我卻覺的從我大腦中反映出的這個信息越來越清晰,我再次建議甲同修還是檢查一下吧。這次甲同修不再堅持他的看法了,拿來測試表對電源部份從新進行檢查。正如我所說,終於找出了促使驗鈔機不能正常工作的原因了。從這次維修之後直到現在,驗鈔機一直很正常的工作著。

這件事情過去之後,我就在想:甲同修知道我不懂維修,為甚麼會叫我來修理驗鈔機呢。以前經常碰到甲同修幹活是讓別人幫忙的情況,比如幫忙拿個工具等。如果有男同修在場,那當然就是男同修義不容辭的事情了,而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不去幫甲同修了。如果只有我在場,雖然我也會幫忙,總覺的這不是該我做的事,因為自己是個女的,現在我明白了,這也是一種觀念。作為修煉人只有放棄這些人的觀念,才能做好要做好的。正如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講的:「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

有一天,一位同修委託我找人把她的手機修理修理,原因是她的手機排線壞了,維修店的人給換了幾次也沒有修好。我便拿著手機找到了甲同修。甲同修把手機卸開,費了好大勁才把排線拔了出來,他說:「看來往上裝排線也不會很容易的。」結果正如甲同修所料,無論用甚麼辦法都無法將新排線插裝到位,而且由於多次的插裝,導致排線折斷無法再用,只好又找來一條新排線,這次雖然採取了保護排線的辦法,最後又是以排線被折斷而告終。我拿起兩條被折斷的排線,心想:儘管這款手機的排線不容易更換,但我是大法弟子,是神,常人的事是難不住我的。我找了一條新排線,打開包裝,然後我對著手機說:「你也是一個生命,現在我要給你換一條新排線,你才能正常工作。但插裝排線的空隙太小,你把它放大,我才能把排線裝上去。」然後我把排線放到手機上,用手輕輕一推便把排線裝上去了。我把手機給甲同修,甲同修有點驚訝的說:「看來僅僅依靠技術是不夠的。」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必須努力的做好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不斷精進,去除一切人心,拋棄一切人的觀念,不忘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