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醫大夫走入法輪功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我們家是一個醫學世家,祖輩三代行醫,到我這兒改學西醫。中國剛開始興起氣功熱時,我對此毫不感興趣,因為我是個「無神論」者,而且自己在常人中屬於高學歷,又是學醫學的,自認為對人體的結構和常人的科學了解甚多,所以當聽到有人談及氣功現象時,心裏一直在想「這些人在搞迷信。」

儘管我本人是醫生,可是我的身體並不好。由於長期超負荷的工作和高度的精神壓力,使我得了很多病,最嚴重的是心臟病和頸椎病,發作起來很嚴重。一九九八年,我在上海一所大學讀研究生,由於糟糕的身體狀況,有時我甚至要半夜到醫院掛急診。但儘管西藥、中藥吃了不少,中西醫專家也看了不少,卻沒能好轉,我感到痛苦和絕望。這時我的一位研究生同學向我推薦了法輪功,當時校園內每天清晨都有很多師生在煉功,而且免費教功。於是我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開始走入法輪功。

沒想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困擾我很久的心臟病和頸椎病都消失了,我身體發生了神奇的變化,我覺得一身輕,連走路都輕飄飄的,就和法輪功的書中所說的一模一樣。而這種神奇的變化用以前我所掌握的醫學知識是無法解釋的。不僅如此,我的心境也變得越來越平靜祥和,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善待周圍的一切人和事,不再為了得到名和利而想盡辦法去爭去鬥了。

其實,在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我在別人眼裏屬於成功人士,事業有成,年紀輕輕就得到重用。但是我知道自己活得很累很辛苦,面對身邊各種各樣的不正之風,我無可奈何地隨波逐流,一邊鄙視這些行為,一邊又不得不這樣做,好像迷失了自己,不知道為甚麼活著。而修煉法輪功之後,讓我有了做好人的理由,我感到自己活得那麼真實,那麼坦然,雖然我得到的東西一點兒沒少,但我內心再不會為了這些東西牽腸掛肚。

發生在我身上的活生生的事實,讓我真正感受到法輪功的超常,也使我對人生重新開始了認真的思考:在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就像一粒小小的塵埃。是不是我原來所學的這些科學和醫學知識,並不是絕對的真理,而是有很強的侷限性呢?是不是我們現在科學所了解到的世界,只是極小的一部份,而在更微觀和更宏觀的宇宙中,還存在著現在科學還認識不到的更高的科學甚至更高級的生命呢?是不是中國古代遺留下來的許多真正的氣功治病和修煉方法,其實也是很科學的,只是走了不一樣的科學發展道路呢?

我查閱了不少資料,發現中國古代人的智慧在很多方面早已經超越了現代的科學。比如中醫的經絡和穴位,在西醫的人體解剖上是找不到的,但是現在國外的科學家已經通過電生理測定等技術證實了它的存在,不僅如此,更讓西方科學家折服的是,古人就連穴位的開闔時間都描繪的非常精確,試想在缺少現代科學儀器的古代,這些是怎麼發現的呢?

現在我已經修煉法輪功十幾年的時間了,隨著親身實踐,我體會到了越來越多的法輪功書中所說的超常現象,也讓我越來越堅信了法輪功是真正的科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