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姐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我的父親和姐姐他們倆同是尿毒症患者。父親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完全康復了;姐姐堅持藥物治療,卻很快的走完了生命進程。

尿毒症在醫學上現在還是未被攻克的難關,目前的治療手法:一是通過血液透析(也叫洗腎),再就是換腎。

堅信大法走出死關

零七年三月九日明慧網上有這樣一篇報導:《誠念『法輪大法好』父親的尿毒症消失了》,那是我父親的經歷。

零七年一月六日我父親得了病,經幾家醫院確診為尿毒症,最後在一家大醫院住院治療。住院期間進行過三次血液透析,第三次透析過程中血壓降到零,搶救過來後每天只能靠一小瓶能量維持,但身體每況愈下,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在醫院沒辦法的情況下、父親也怕死在醫院裏,我便給醫生簽上「自動出院後果自負」出了院。出院時醫生說:毒素攻擊到各個器官時很快就會死亡的。

父親回家後又用了一些藥也沒效果。血管已經很脆,針扎到哪哪出血,不能輸液了,中藥、食水也不能進了。因二十幾天沒排尿腹部脹的難受,痛苦極了。他也知道要死了。子女們也準備好了父親的後事,棺材、衣服,包括燒的紙錢都買好了。

作為法輪大法弟子的我,一直沒放棄對父親的救度。一開始就叫他念「法輪大法好」能保住性命,給他講了很多例子。我父親雖然從事中共最基層書記多年,受過它的整、挨過它的鬥,也認識到了它的險惡,在不到五十歲就辭去了邪黨書記的職務。因他的頭腦裏也還有一些傳統文化的觀點,對修煉的事非常相信,加之我修煉後身體上的一些變化,就在他即將走完生命進程的最後一刻產生了非常想修法輪大法的一念。他除了每天聽師父的講法外,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是「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奇蹟發生了。他經過一星期左右的排黑大便之後就開始了排小便,每二十分鐘左右排一次尿、喝一次水,兩天半後小便恢復正常,身體腫脹消失,開始吃東西,不長時間身體完全康復了。

三年多過去了,我父親以前有的一些其它病也全好了。因父親隨子女們住進了城市,我回老家後鄉親們都以為我父親死了,所以父親的故事在當地一時傳為神話。

將信將疑命入黃泉

我的姐姐是搞醫的。其實她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因腎病綜合症(尿毒症前期)煉過法輪功。病好了,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也開始了。當時我姐夫是村書記,怕受牽連不准她煉,她自己也怕,就放棄了。

零七年得了尿毒症後,她承受不了痛苦,一直靠透析來延長生命。她常說:我不怕死只怕疼。我要她從新修煉,她就是抱著她的醫學觀點不放,老是認為自己的病不會好。幾次大小便都排通後還是將信將疑,還是要做透析。有一次吃了一百粒安眠藥也沒死成,她又說藥效不好。我最慶幸的就是她這次沒能自殺成功,為她自己減輕了一次殺身的罪過。不想活了誰也沒辦法。就這樣透析、透析,直到零八年初終於做完最後一次透析。

人有生、老、病、死,活在世上的人沒有說不得病的。你想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好病,即使將要死的人也能起死回生,你想中共要人放棄法輪功的修煉能實現的了嗎?放棄就等於放棄了生命,你想中共它不是白折騰嗎?若你有「法輪大法好」的堅定的這一念,在大難來到的時候你不就能保命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