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夢為師不是信師的表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一路走來,每個大法弟子都得到師父的無量呵護與點悟。師父可能用夢境、可能借別人之口、也可能演化一個現象來點化我們。從身邊同修的經歷和明慧文章來看,同修夢中得到師父點化的事例特別多。能正悟師父點化自然是好事,然而並非所有的夢境都是師父在點化。有些夢是邪惡生命以大法弟子某方面有漏為把柄,而故意安排的邪惡干擾,這就需要我們用「火眼金睛」(正念)來識別了。

有同修夢見家裏進來壞人了,醒來後就把大法書都轉移到別處去,自己也出去躲一段時間,結果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了困難,給家人造成恐慌,給常人認同大法的美好造成了障礙和誤解。

以夢為師就是把夢擺在了高高在上的位置,取代了師父取代了法,是學法而不得法的表現。

其實大法弟子的惡夢很多是舊勢力久遠以前的安排。當然也有另外的可能:它們不甘心被淘汰,就從思想上干擾你嚇唬你,哪怕能阻止你一天不精進,它們就能在你的空間場多活一天。我們就是不承認,不要它!遇到惡夢,醒來後多發幾次正念清理,解體它就是了。

有一次我夢見自己走在大路上。路過一個村莊時,一條大狼狗突然從後面竄上來咬住我的左肩不鬆口。我感到快要被它咬透了那樣痛。我大聲喊師父,那惡狗慘叫著倒在地上了。醒來後我想是不是有邪惡要迫害我呀?於是我兩天發正念清理,結果甚麼事情也沒發生。

半年前,我曾夢見四個「老道」按住我想把我掐死的那一幕。我被它們掐的快要窒息了,我斷斷續續的喊著哥哥、妹妹和母親來救我,可他們都在昏睡,誰都沒聽到。我被自己的喊聲驚醒後,感覺呼吸困難,胸部疼痛難忍。我知道事情已在另外空間裏真實的發生了,而且對我的傷害已反映到這面的人身上。我問自己為甚麼它們要弄死我?是我修煉的不精進它們要來索命了?為甚麼就是沒有想到喊師父?那是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還不夠。找到自身的不足後,我坐起來發正念一個多小時,身體恢復正常了。

明慧文章中有一個故事:一名同修要去家鄉發放真相資料的頭一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一群惡警搶走同修的兩麻袋資料,還綁架了該同修。同修醒來後就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安排和恐嚇,照常去家鄉發資料,然後同修平安回家了。

所以一旦做惡夢,只需要查找自己心性的不足,及時歸正做好就行了。而對於夢中的惡事,我們就是要堅定的正念清除,全盤否定它!我們修的好與差都與它們無關,它們不配管!我們有師父管。只要我們有堅定清除惡夢的那一念,就能夠清除的了──大法能破一切邪惡啊!

從另一個角度講,無論好夢惡夢,如果被一個夢帶動的又哭又笑的,那不是主意識不清嗎?主元神老是迷迷糊糊的,老是精神不起來。那自然會受到另外空間的信息干擾了。精神病人學大法就會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

師父說:「執著夢中點化不是修煉、是入邪道。大法弟子就是守著大法這部書,以法為準。你在夢境中也好,你在其它環境中也好,你都得用法去衡量對與錯,才能不被干擾。我沒有留給你們這種修法:你們都不用修了,法身告訴怎麼做怎麼做。我不承認這是修煉。大法弟子不會人人在我身邊,我告訴你們的是「以法為師」,有這部法你們就知道怎麼修。」(《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都得以法為師。也只有以法為師,才能走好走正修煉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