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自在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讓我心中泛起了許多感觸,寫出來以紀念這個屬於世界的重大紀念日。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後,我還不知道有關法輪大法的事。那時,在我的心中是非常沉重的。「七九」年民主牆的事還在耳邊,八九年中華青年才俊的血還未乾……

我知道,我的前途渺茫……一,我不想做違心的事去投機;二,我不想走近官員,因為我鄙視他們。我要發展,離開這兩門,在中國是行不通的。當你走到路順時,就開始要被剝奪了。你還無處訴說、投告。因為這個社會,沒有哪個社會部門是有獨立性質的,它都是為一個東西負責的,這個東西就是共產黨。四項基本原則就已為這個邪惡的畸型社會定調了。我不斷地問我自己:我為甚麼生在這個時代?我來幹甚麼?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我為甚麼而活著。帶著這些問題,我開始讀《大學》、《中庸》、《易經》、《道德經》。這些書讀下來的結果只是更堅定了我的認識:這個共產黨社會是毫無希望的。

那份沉重,是我的寫照。在當時,有些人佩服我的判斷,可沒有人向深層問我原因。我也就成了一個獨行者。當時寫下《馬克思主義是一個詭辯之學》的文字,卻不敢拿出來,因為我找不到知音。

一九九五年的五月十三日,我讀了一遍《轉法輪》,我用自己的高傲下結論說:共產黨遲早會打壓你們的!我選擇了逃避,當時善良的大法弟子們講:我們做好人,無害於任何團體和個人,別這樣講,我們不信。本想從中找個知音,理性地交流一下,可能對自己和別人有好處,也是由於高傲、由於自私,沒能一吐為快。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的結論讓幾位大法弟子震驚,他們講你(當時)怎麼這樣明瞭。我也震驚,震驚於法輪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堅定。我講,這是必然的。你們是對的,付出是沉重的。我支持你們,可上訪是無功的。向世人講清真相,讓民眾清醒是你們功德無量的正事。對的、正的,就應該堅持,我會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加入到講真相中去,做我該做的。

二零零三年,我把所有法輪大法的書都讀了一遍,並靜下心來抄寫《轉法輪》三遍,心中的這份沉重終於放下了。雖不煉功,但身邊大法弟子出現問題時,我會用大法中講的幫他們判斷他們錯在哪兒了。其實在這個時候,我的許多行為中,也是在用大法的要求來要求自己的。由於高傲,沒有走入實修之中。

二零零五年五月,《九評共產黨》出現在我的手中,我仔細地讀了幾十遍,那份震驚也是刻骨銘心的。是的,這份認識在我的心中存在,但也遠沒有如此精煉、準確。這不是政治行為,這是思想救贖,我成了一個廣傳《九評》者。

二零一零年的五月十三日,沒有了恨,沒有了不平的心,靜心有得的將走入修煉中去,開始實修我自己。放下那個高傲,放下那個孤芳自賞。

我為甚麼要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呢?

因為我明白了修煉真、善、忍是傳統文化的重生,是內心獲得自在、寧靜、祥和的根源。一個真實、真誠的人是最好的人,誰都希望自己的有緣都是這種真誠的人。那麼為甚麼不讓自己首先成為這種人呢?所以我決定走這條路,用內心的善去化解一切。把過去的各種緣份化解在善待之中。對我不好的人和事全不放在心上,就當是還了自己過去對別人的不善,內心就真的能寧靜下來,表現出來的就是祥和,這份自在的內心歡愉不能盡與外人道。那份美妙真是一種坦然的善。這份善的力量無敵。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然而要做到真。第一步是忍,一個怕被傷害的人是做不到真的,把一切都當作對自己的考驗,第一步忍下來。第二步化解內心的憤憤不平,不改真實與真誠,時間長了,發現過不去的是內心的不平,沒有真誠的心。不善的觀念是一切惡緣的根本,那麼忍下來,然後忍中沒有了不平的心。善就修出來了。我理解這些,全來源於《轉法輪》的深厚內涵,當然就定下了實修的果斷,更沒有甚麼是能阻擋我的因素。那個孤芳自賞的高傲者變了,變成了一個能忍且理性的人,把美好向外傳播,向外擴充,那份充實也是不能用言語可以表達清晰的,就借用一句古語表達吧:聖人無私,而私有天下。

吾無爭,故莫能與之爭,因為世人所追求的、所爭的,都不是我要追求的,這一切我都可以放棄,吾無爭,何爭之有。一切不順的阻力盡解,自在回歸心中,這份美妙,當然也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這種心境也只有實修心性才能做到的。

我要做一個自在的生命,所以我要修煉。把這份心中的感觸寫下來與有緣者分享,也是我的心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