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盛開的優曇婆羅花(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二零零八年過年時,小妹送給我一架新穎的松下數碼相機。我欣喜之餘,到處「喀嚓、喀嚓」照個不停,興奮幾天後便束之高閣了。

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先生突然問我:「數碼相機的充電器呢?」「你要出差啊?」「不是,相機長時間不用,電池會耗完的。平時充好電,到用的時候就方便些。」我翻了一下也沒找到,只好說:「實在記不起放哪裏了。」說完一邊睡覺去了。沒想到他卻耐心的翻找起來。我心裏直納悶:他今天怎麼了?像變了個人似的,平時從不愛找東西的,今天這麼有耐心!伴隨著他翻東西弄出的聲響我睡著了。次日清晨醒來我問:「充電器找到了?」「找到了,電池已充滿,放在你抽屜裏。」「知道了。」

一個星期後的早晨,我給陽台上的月季花剪枝時,不小心剪斷了一枝正盛開的月季。惋惜之餘捨不得丟棄,索性將它插進濕潤的盆土裏,好讓它再美麗兩天。

次日早晨,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的早晨,我在給花澆水時無意中發現插在盆土裏的那朵月季的花瓣上有一簇白色的小線。


圖一:

仔細一看,驚呆了!天哪,這不就是以前在網上看到的優曇婆羅花嗎?!據佛經中記載,優曇婆羅花三千年開一次,當此花盛開時,也就是法輪聖王下世度人之時。啊,她現在真真切切的就在我的眼前!我努力的穩住跳動的心臟,給媽媽打電話:「媽媽,你快到我家裏來!婆羅花!」坐在電腦前的先生聽見我的聲音異常激動,問怎麼了?我說:「婆羅花!快!快!相機!相機!」

先生第一時間拿著相機沖到我跟前,仔細看:婆羅花很小,只有1.5釐米高,細細的白莖,莖的頂端是潔白的花苞,共有二十三朵。他調好微距,專業人士般的連照好幾張,然後將相機放在我的手中說:「我上網去查一下。」

望著這美麗的奇葩,我覺的作為大法弟子的我,應該親自照幾張才好。可就我那水平能行嗎?照幾張再說吧,於是拿著相機對準了婆羅花。這時我才感到這個難度超出了我的想像,因為她們實在太小了。怎麼辦呢?

就在我一籌莫展時,突然,奇蹟出現了:透過相機的窗口,我清晰的看見婆羅花舞動起來了!她們就像一群仙女揮舞著雪白的長袖整齊的左右兩邊飄逸著,然後又突然整齊的定在一個方向,不動了!定格了!那樣子就像是專門等我按快門的!我下意識的連按快門。照完後一看,發現我拍的相片比先生拍的居然清晰很多(圖一),他拍的全是模糊的!

兩天過去了,婆羅花還在月季花瓣上。奇妙的是白天氣溫達30攝氏度左右,花兒都蔫了,盆土也乾了,婆羅花卻依然如初。她不怕太陽曬,也不需要水。這時我才想起來不應該讓她在外面風吹日曬。於是我找了一個小小的乾花瓶,將她們安置在上面,放在書櫃裏。


圖二

一個星期以後的早晨,兒子趴在陽台上喊我:「媽媽,媽媽,你快過來,婆羅花又開了!」我急忙走近一看,真的,這一次是在花葉上,共有十一朵(圖二)。白白的,細細的莖,跟上次的一樣,只不過是花苞上有一排小小的黑點,難道真是蟲卵?我試圖用手指輕輕拂去這些小黑點,拂不掉,婆羅花還很有韌性。我轉身去拿相機,回來一看,花苞上的小黑點一個都沒了,一瞬間全沒了!


圖三:半個月以後,月季花的花瓣和花葉都枯了。婆羅花還是依然如初

半個月以後,月季花的花瓣和花葉都枯了。婆羅花還是依然如初(圖三),絲毫不受這個空間的時間和環境的影響。這使我更加堅信她就是傳說中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為了讓大家都看到,我精心挑選了幾張拿去照相館沖洗。那裏的攝影師問我:「這是甚麼花?這麼漂亮!」「優曇婆羅花,你可以在網上搜索到的。」「哦,這張相片照的不錯,得有一定的水平!」然後還耐心的教我一些攝影技術,他把我當成攝影愛好者了。


圖四:兩年過去了,花瓣和花葉早已乾枯,而婆羅花還是依然如初

就這樣,婆羅花一直靜靜的供在我的書櫃裏。時光飛逝,兩年過去了,花瓣和花葉早已乾枯,而婆羅花還是依然如初(圖四)。真的很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