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孩子遭冤獄 姚彩薇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姚彩薇,在中共的長期迫害下導致半身癱瘓、手腳麻木、說話吐字不清、雙目模糊,生活難以自理,於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在痛苦中含冤離開了人世,終年五十八歲。

高精度圖片
姚彩薇

姚彩薇的丈夫2002年7月底被迫害致死;當時年僅19歲的女兒張建輝在被綁架關押之中、臉被打變形,不久被非法判刑10年。

在姚彩薇離世後的第二天,五月十九日,親屬來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要求讓其女兒張建輝回來看看她媽媽最後一眼,被監獄獄政科陶科長拒絕。二十一日親友再次去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要求姚彩薇的女兒回來為母親奔喪,監獄仍把人拒之門外。


姚彩薇的丈夫張濤2002年被迫害致死


姚彩薇的女兒張建輝仍被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姚彩薇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主要直接責任人之一是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張國富的父親與張濤(原名張國濤)的父親是親兄弟,但張國富被中共邪黨扭曲人性、六親不認,為名利所驅使,為了向上爬,多次非法抓捕、關押堂兄、堂嫂、堂妹及姪女,他把張濤夫婦抓起來長期非法關押,並把二人分別送進勞教所進行迫害。

一、家人多次被非法關押、被迫流離失所

姚彩薇與丈夫張濤,原來是雙城市水泥廠工人,原本有個完整的家,一家四口,丈夫、女兒都因修煉法輪大法,久治不癒的疾病神奇消失了,身體得到了淨化。尤其是,她丈夫張濤曾患有嚴重的腰痛病,疼痛時直不起腰,多方求醫,始終無效,自1996 年1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多年纏身的惡疾不治自癒。雖然夫妻倆雙雙失業,日子過的清貧,但這一家人居住在自己的茅屋,靠做點小買賣為生,生活的快快樂樂。

自九九年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姚彩薇及丈夫、女兒為證實大法清白、師父清白,多次進京上訪,被中共雙城市幫兇,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張國富、金婉智列為重點進行迫害。雖然張國富和張濤是堂兄弟,但張國富的邪黨性勝過人性,唆使站前派出所惡警經常在張濤家房前屋後蹲坑,揚言要綁架他的女兒、二十歲不到的小建輝。

姚彩薇曾2次被非法關押。2000年1月19日,姚彩薇進京上訪回來後,被關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關押,2000年5月23日才回家;2000年7 月1日,姚彩薇第二次進京上訪,7月4被關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2000年9月29日才回家。

丈夫張濤曾3次被非法關押。張濤第一次進京上訪是在1999年8月5日,上訪回來後,被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18天,9月2日才准許回家;1999年11月初,張濤在家休息,被站前派出所綁架關押54小時後,被送入雙城市第二看守所,11月末才准許回家。張濤第二次進京上訪是在2000年正月初一,3天後被送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關押,於5月30日被送到尚志市一面坡勞教所,強制奴役勞動9個月後才准許回家。

女兒張建輝於2000年1月18日進京上訪,1月22日被送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2000年3月28日又被送到站前街道學習班,關押7天以後,才准許回家。

自中共中央電視台製造出「自焚」偽案之後,法輪功群眾立刻識破了江澤民一夥的罪惡陰謀。為了使人民群眾不被謊言欺騙,為了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知世人,張濤一家人懷著大善胸懷,廢寢忘食地發真相傳單。 2001年2月23日晚10時左右,張一家人被站前派出所管片警察綁架,送至雙城市公安局。第二天,姚彩薇被劫持到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張建輝被劫持到所謂的「學習班」非法關押。

2001年10月份,姚彩薇一家四口因實在無法在當地住下去,被迫把居住的茅屋便宜賣掉,從此全家都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二、丈夫張濤被勞教所折磨致死

2001年11月10日,張濤在哈爾濱某地剛從汽車上下來,就被幾名便衣惡警抓走,押到哈爾濱公安局某處審訊、逼供,且搜去3400元錢。張濤被逼迫坐了十二個晝夜鐵椅子,以致屁股坐爛,兩腿、腳浮腫,當時放開不能站立。惡警沒問出甚麼東西,就把張濤轉押哈爾濱鴨子圈監獄關押4個多月後,勞教三年。

2002年3月份張濤被轉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張濤被迫害致身體出現異常狀態,不能走路、睡覺,內臟疼痛難忍,經哈醫大二院檢查,膽、腎、胰等都有病變,胸腔腹腔積水不能排尿,勞教所為推卸責任,4月10日把張濤送回雙城市哥哥家,保外就醫15天。

可是回家剛9 天,2002年4月19日下午,雙城市610暴徒夥同哈爾濱防暴隊來兩輛汽車,7、8人闖入張濤夫妻新租的住處,抄了家,抄走了大法書和錄音機。兩人強行把張濤夫妻架進汽車並不准加穿衣服,惡警罵不絕口,把張濤夫妻押到雙城市公安局,審訊逼供問大法真相資料的事,把張濤鎖在鐵椅子上坐了一夜。

次日,張濤被投入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關押24天。5月13日被惡警毒打。當天下午被長林子勞教所來車劫持回勞教所。7月末因絕食抗議迫害,張濤被關進小號,吊銬折磨、灌食。

7月 31日長林子勞教所通知張濤的哥哥,說張濤「因心臟病」死亡(當時張濤的妻子和女兒都在獄中,兒子不知去向)。8月2日,張濤的哥哥和嫂子、妻子到哈爾濱第二醫院冷凍室給張濤穿衣服,發現張濤的脖子青紫色,腫得很粗,一隻小肩明顯骨折、變形。

2002年4月19日,姚彩薇被綁架後,被非法勞動教養3年,後來因體檢不合格,又被送到雙城在哈爾濱市在萬家勞教所辦的所謂「學習班」繼續洗腦迫害。當姚彩薇在萬家勞教所關押時得知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時(張濤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是萬家勞教所王隊長告訴她的), 姚彩薇要求見丈夫遺體最後一面,毫無人性的中共當局沒允許,把遺體直接送哈黃山嘴子火葬場火化。

三、女兒遭綁架、非法判刑10年

2002年4月中旬,雙城市委書記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等凶犯動用全市「公檢法」,並借調哈市 740人警察、武警部隊參加雙城市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動,整個城市籠罩在紅色恐怖之中。4月19日,姚彩薇年僅22歲的女兒張建輝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邪惡之徒對她酷刑逼供,臉被打變形,渾身是傷。被判有期徒刑10年,2003年1月被關進哈爾濱市女子監獄。

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兒被非法判重刑,沒有修煉的兒子不知道流浪到何處。在這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在失去人身自由遭受非人的迫害下,姚彩薇身體垮了,熬過非法關押期限,在家破人亡的情況下,艱難的在租住的房屋裏煎熬度日,整天心如刀絞,以淚洗面,出現半身癱瘓、手腳麻木、吐字不清、雙目模糊無法自理。

二零零八年冬,姚彩薇被親人攙扶著乘車來到關押女兒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看望女兒,母女倆隔著玻璃窗哭的說不出來話,哭的在場探監的家屬都直流眼淚。當親屬扶著姚彩薇見到監獄長要求放其女兒回家,照顧母親時,監獄長叫囂:別說這樣,比你更慘的。甚至親人死了都不能放她回去。

姚彩薇回來後病情加重了,經常抽搐,面目表情呈現呆傻、兩眼發直、欲哭無淚,只要一提及丈夫、女兒或回想起往事或見到其衣物等,馬上就呈現出哭的狀態,但淚水已流乾。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姚彩薇帶著遺憾,在抽搐中含冤離開了人世。五月二十二日,親屬將姚彩薇的屍體火化,按照民間習俗把姚彩薇和丈夫張濤骨灰合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