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五月 法輪大法照耀台灣寶島(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劉文新台灣採訪報導)台灣享譽「美麗寶島」之稱,一年四季如春,舒適宜人,生活在這座島嶼的人民質樸善良、敬天信神。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五年四月傳入台灣,已屆十五年,遍及全台各鄉鎮,蓬勃發展。目前全台灣有一千多個煉功點,學員約五、六十萬,是中國大陸以外法輪功修煉者最多的地方。在這舉世慶祝大法洪傳的日子裏,讓我們來看看寶島民眾是如何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來的。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台灣法輪功學員在台北市中正紀念堂(現稱自由廣場)廣場前排組法輪圖形。展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二零零一年國際童玩節宜蘭冬山河親水公園集體煉功


自由廣場前的大型排字煉功

認識法輪功的階段

說起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過程,最早是由陽明山的鄭姓夫婦將法輪功帶回台灣。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三日起,當時家住天母的鄭姓夫婦倆開始每天早上到陽明山公園煉功。沒多久,一些清晨出來運動的民眾,看到這對夫妻倆提著一台錄音機,播放著教功錄音帶,開始煉功,感到相當好奇,紛紛詢問他們:「你們在煉甚麼功?」夫妻倆回答「法輪功」。漸漸地,吸引一些人跟著他們一起煉功。就這麼一傳十、十傳百,法輪功逐漸成為台灣人在練氣功、打太極拳以外的選擇。

在一九九六年,在台灣知道法輪功的人還是鮮少,從事建築業的楊榮生,在屏東墾丁一家營造廠辦公室桌上看到《法輪功》一書,當時好奇心驅使下拿起閱讀,被書中博大精深的內涵所吸引。那時墾丁尚未有煉功點,回到台北後的楊榮生開始尋找煉功點,尋覓多時找到位於台北市吉林路一處,每週四固定集體學法,參與的人數大約十幾人。

楊榮生回憶當年,對修煉法輪功仍一知半解,對集體學法及煉功沒有深刻的認識。直到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和一九九七年二月,數十位台灣學員兩次組團到北京參加心得交流會。北京的老學員和台灣學員進行為期九天的學法交流,許多學員才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回到台灣後,就按照北京學員「分組學法交流」的模式,一九九七年四月在台北國軍英雄館舉辦了第一次輔導員培訓,大家也都共同得到很大的提高與促進。

此後,每隔二、三個月就視需要在北、中、南各地舉辦培訓活動,人數也從數十人慢慢增加到數百人。後來因為人數太多,就分成輔導員培訓與學員集體學法交流活動兩種。一九九七年台北學員曾在中國時報刊登小篇幅的廣告,同年四月份第一次對外正式舉辦九天班。不知不覺間,法輪功已越過台灣海峽,在台灣落地扎根。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訪台,分別在台北、台中講法共十小時,學員受到極大的鼓舞與激勵。當時有緣直接聆聽李老師講法的台灣學員,將近二千人。

楊榮生表示,一九九八年是修煉最快樂的一年,還沒發生中國大陸學員被迫害之前,法輪功學員沐浴在法中,精進實修的階段。當年三月紐約舉辦修煉心得交流會,台灣學員在星期二得知消息,星期六紐約就要開法會了,短短二、三天的時間,要到外交部辦理護照及申請美國簽證的程序看似不可能,奇蹟似地只要動念想去的學員就一定去得成,那次約四十位台灣學員參加。

同年五月初是在加拿大舉辦交流會,五月中旬在德國,七月在新加坡,九月在瑞士,只要條件允許的學員,都可以自由參加。楊榮生透露,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已邀請李老師再度訪台,然而當時中國大陸發生迫害,李老師的訪台行程也不得不暫緩。

洪傳台灣的契機

回顧法輪功在台灣的洪傳史,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北京大上訪是一個分界點,因「四﹒二五」經媒體大幅報導,打響了法輪功的知名度,也促使大批的新學員加入法輪功修煉的行列,奠定大法洪傳台灣的基礎。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李老師來台講法時,全台只有三十五個煉功點;一九九八年六月份法輪大法相關書籍正式出版二千套,一個月即全部售罄,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已出版一萬四千本《轉法輪》。四﹒二五之後,各地煉功點,如同雨後春筍般大量湧入新學員,各地九天班場場爆滿,每一班平均有七十名以上,黃埔新村學法組的輔導員表示,有時需開放煉功房和學法房,兩台電視同時播放才夠用。

一九九九年五月以後,為了供應大量新學員的需求,當年即再加印了一萬五千本大法書籍,這增加的速度,是始料未及的。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中共的迫害非但沒有打垮法輪功學員,堅定的修煉者反而在反迫害中茁壯成長,蓬勃發展。

一位住在木柵的貿易商,一九九九年到大陸出差的時候,看到公共場所的電視播放著中共污衊法輪功的新聞。他覺得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利用政權迫害一個功法,讓他感到好奇,回台之後找到台北黃埔新村學法點參加九天班。上完九天班之後,這位貿易商交流時談到,當時他走進來的動機,純粹抱著觀望的態度,他想來看看法輪功到底有多「邪」?但他發現是中共在騙人。

九天下來,他發現法輪功都是教人做好人,沒有一件是壞的,就拿他患有十七年的失眠症,走訪各大醫院的名醫,吃遍各種名藥仍無法治癒,等他上到第四天時,晚上他睡得很香無需吃藥,他的失眠症竟奇妙地無藥而癒。他真的想不透中共為何莫名其妙地打壓這麼好的一個功法。

法律從業者朱女士說,她是看了報紙報導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離去時沒留下一張紙屑而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認為可以把中國人教育得如此有公德心,一定是一個不尋常的功法,所以就自己打電話到九天班詢問。那時朱女士患有子宮頸癌末期,都已經準備好後事,當上完九天班之後病症好了。

黃埔新村學法組的輔導員表示,他自己也是修煉法輪功的受益者,他以前是一位基督教的長老,在家裏會打小孩,他常向上帝懺悔發誓改過,但小孩不聽話,就忍不住發火就打。他最大的改變,自從修煉法輪功之後就不打小孩,這不是強為,而是發自內心。當時家人看到他是一位基督教長老,怎麼改修佛法?擔心地請基督教的兄弟姐妹為他禱告,請牧師與他交流;但是大家親眼所見,他修煉法輪功之後變化巨大,後來全家人都一起修煉法輪功。

學員自發性弘揚功法

雖然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但隨著反迫害,法輪功開始在國際間揚名。除了在「一國兩制」的香港、澳門可以見到法輪功學員的煉功場景外,進入法輪功的全球網站www.falundafa.org,透過滑鼠輕輕一點,就可以與全球五大洲的煉功點聯絡人聯繫法輪功相關訊息。

在台灣,除了清晨公園裏,少則三五成群,多則數十至百煉功的法輪功學員,迎面而來的公車車廂廣告,公園、學校社團、公家機構,或是戶外大型看板常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斗大字體常掠過眼簾,廣告中的免費教功專線,更成為許多民眾接觸法輪功的重要媒介。

不僅如此,打開收音機,你可以聽到介紹法輪功的節目;打開電視機,你也可以看到有關法輪功的節目。無論是聽覺或是影像,都可以接觸到法輪功的訊息。

修煉法輪功的人數也在人傳人、心傳心、口傳口的傳播下,逐漸進入了台灣民心,修者日眾,於是,一九九九年九月向台灣內政部申請成立合法人民團體組織--法輪功研究學會。

台灣學員涵蓋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公務員、軍警、士農工商、學生、家庭主婦等各階層,全台灣有一千多個煉功點,學煉者身強體健、心性道德提升,普遍受到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高度肯定與歡迎。

如同法輪功傳入台灣的歷程,法輪功一開始在台灣並沒有所謂的組織,來去自由,自發性地弘揚,但為符合當地法律及社團形式,現今「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的前身,由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知名經濟學者吳惠林等人發起成立法輪功研究會,以「真、善、忍」理念為宗旨,傳遞良善訊息;對外需要一個組織名義,便於推展活動而成立了非組織性的社團。

張清溪表示,由於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主張組織鬆散化,組織「不存錢、不存物」,因此,法輪功並不是外界想像的那樣組織嚴密,非但沒有所謂的法輪功學員名冊,也沒有所謂的資產。

張清溪印象中有一幕令他難忘的景象,台大教授葉淑貞的家是一個學法點,平常約可容納三十人左右,一九九九年五月一日以後,開辦法輪功九天班,那時參加的新學員非常多,拆了客廳與書房隔間後仍容不下,學功的人都擠到馬路上,有些人根本擠不進去,盛況空前。中共迫害法輪功,實際上也等於在海外替法輪功做了成功的宣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