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在長達十一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坐落在濟南市的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曾關押過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她們在這裏所遭受的凌辱、欺侮和折磨,是人們難以想像的。

1、 酷刑逼迫轉化

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不但非法關押山東境內的法輪功學員,而且也關押過很多其它省市的法輪功學員。凡是被綁架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第一件事就是被強行轉化。管教們所採用的辦法是,一天到晚的讓學員們看誣蔑法輪功和大法師父的錄像,然後逼人寫「三書」(揭批書、決裂書、保證書)寫了「三書」,就是她們所說的「被轉化」了。

如果不寫「三書」,不「轉化」,她們就強迫學員坐那種五寸長,五寸寬的塑料方凳,每天要做19─20個小時。坐的姿勢必須挺胸收腹,目視前方,兩腿靠緊,兩膝並齊,兩腳後跟並齊,兩隻手放在膝上,一動不讓動。吃飯喝水的時候,就是讓專人給送,也要限制學員這樣坐著,不准離開方凳。

有的學員被迫一坐就是幾天幾夜,坐得時間長了,屁股就坐爛了,一邊一個洞,往外滲著血。這樣的迫害是極其殘酷的,那種剜心透骨的痛苦,令人生不如死。有些學員因為承受不了這種痛苦,才違心的寫下「三書」,被所謂的「轉化了」。

這些學員飽受了肉體上的折磨,被違心的「轉化」後,又在承受那種無以言表的精神上的痛苦。她們大多因為有病而修煉了法輪功,是法輪功去掉了她們的疾病,給了她們健康的身體,並且又教給了她們做人的道理,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一個人能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不僅給自己和家庭帶來無限好處,還會給社會給人類帶來無限好處。

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本來在大法中受益無窮,無法報答大法和師父的大恩大德,而在酷刑的折磨下,違心的「轉化」,出賣了自己的良心。可想而知,那是一種甚麼樣的痛苦啊?那真的是心中在流血,靈魂在嚎啕,一種對生命絕望的悲哀啊!

2、 黑工廠奴役

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與山東各地610勾結,把一批批的女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這裏勞役。

這個勞教所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共治下的黑工廠,勞教所和各地「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公安局國保大隊,把綁架法輪功學員視為發財的門路。他們之間為著利益相互做著黑心交易,明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卻硬是昧著良心不惜把一個個良家婦女送到中共的屠刀下,幹著那種世人唾罵的「吮癰舐痔」的無恥的罪惡勾當。有的時候,勞教所裏各個車間的勞教人員爆滿,宿舍住不下,大廳裏睡的都是人。

勞教所讓勞教人員製作一些出口玩具馬和老虎等,銷售很多國家。她們給淄博市一個姓白的女老闆(此人五十多歲)做得最多。這些玩具就是以白老闆廠家的名義銷售到國外去。

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和一些普通勞教人員做這些活兒。每天早晨七點剛過,就讓人去車間勞動,直到夜裏十點才收工。中午一頓飯,晚上一頓飯。吃飯三十分鐘時間。很多人沒吃完飯就被趕回車間幹活。

在車間裏,勞教人員一天到晚的一分鐘都不讓休息地拼命幹活。誰幹活稍微慢一點,管教們就惡言惡語地訓斥,罵你不要臉,不能幹。主要是做這些出口玩具。這些玩具表面看上去都很精緻、美觀,可裏面填的是垃圾一樣的帶毒的黑心棉。

勞教人員被迫每天必須完成規定的數量,都是用手一把一把地抓著黑心棉塞進玩具內,即使盛夏三伏天,也得這麼幹。時間長了,很多人都染上了皮膚病,最常見的就是手腳潰爛,流黃水,身上起紅疹;也有身上長癬的,一片一片的像鱗甲,奇癢難忍。

勞教人員夜裏十點離開車間後,來在大廳還要繼續幹些其它雜活,想回宿舍喝口水,或上廁所都不允許,連手也不讓洗,一分鐘都不讓停,就坐下來幹活。

在大廳裏,勞教人員把一些從外面送來的原料製作成成品,這些原料都是需要手工摺疊或粘合的。有:伊利奶手提袋,伊利奶宣傳單,利血平商標,阿莫西林商標,非常精緻的蛋糕盒,女兒紅酒盒,茅台酒酒盒,醫院手術台用的無塵布(藍色),花生奶手提袋,大棗奶手提袋,老年保健奶手提袋,銀行用的白信袋和一種精緻的白色大手提袋,各式各樣的福利彩票兌獎卡,國內飛機場用的嘔吐袋(各式各樣,多種顏色,都非常精緻),過年用的對聯,小紅包(送禮裝錢用的),各種產品說明書,其中也有醫藥方面的說明書等等,種類繁多,都是由勞教人員製作成成品的。

做這些活的時候,管教人員都讓把門關上,拉上窗簾,嚴密遮住房內,不敢讓外面的人看見。無論多麼高溫的夏天,都是嚴閉門窗。因為勞教所牆外都是些高樓大廈,怕人看到裏面的情況。二零零九年全年都是大批大批的做這些東西,勞教人員被逼著加班加點,幾乎都要把人逼瘋了。

勞教人員一天到晚被累得精疲力盡,昏昏沉沉,有氣無力的,上廁所時踩在屎尿上都不知道,回到大廳幹活,用手摺疊那些東西時,覺得沒勁,都是用腳踩著摺疊的,這些包裝袋,手提袋裝上吃的,用著能衛生嗎?

給勞教所往裏、往外拉貨送貨的經常是一輛大型的悶罐車,車牌號是:魯C82650,大部份出口玩具,也都是這輛車拉走的。

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從前大多患有各種疾病,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得到了康復。在勞教所裏不讓她們煉功,還要長時間超負荷地勞動,很多人舊病復發,有很多是傳染病,如肝炎、肺結核,還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另外,還有些社會上賣淫的年輕女子,大多患有非常嚴重的性病和婦科病,有很高的傳染性。

勞教所的管教人員為了讓她們趕活,連手都不讓這些人洗,從車間裏出來,就直接在大廳裏去做上述產品,平時這些勞教人員又很少讓洗澡,衛生情況極差極差。所以經她們觸摸和製作的那些外表上看上去很精美的東西,其實都攜帶著傳染性很強的病毒,然後流入社會,就給人們帶來不可想像的危害。無論銷售於國內或國外的產品,只要是這些勞教人員做出來的,統統都帶有病毒,誰買家去就對誰不利。

有些曾經被勞教過的法輪功學員和社會上一些知情的人,一見到超市銷售的勞教所產品就噁心,就想吐,他們根本不買這些東西,白給都不要的。

勞教人員夜裏十點進大廳幹活,凌晨一、二點收工,一天要幹18到19小時的活,每個人都是又累又困,虛脫似的。這裏有個電子表,每天晚上十點的時候,就讓管夜班警察收起來。這些勞教人員幹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有人私下裏問管夜班的,才知道已是次日一點或二點了。

如果哪個夜裏幹活少了,第二天凌晨四點,她們就把勞教人員叫起來幹活。關上門窗,一直幹到七點,然後去車間幹活。

勞教所為了賺錢,根本不把勞教人員當人待,尤其對法輪功學員,更是殘忍。外面有人給勞教局或省人大、政協、婦聯去信,反映勞教所以超負荷勞動虐待勞教人員的情況。有時那些部門也下來「檢查檢查」,來前先給勞教所打個電話。勞教所就做好了充份準備,馬上收工,把幹的活藏起來,趕快讓勞教人員躺在床上。上面的檢查只是走走過場。

3、 二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概況

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是一個嚴管隊,這個隊裏的勞教人員大多是法輪功學員。二大隊的隊長們百分之九十的心黑手狠。像大隊長孫娟,其人三十來歲,專橫跋扈,言辭尖刻,動不動就給勞教人員加期。

二大隊的活特別多,都是勞教所裏的那些男人們通過各種渠道從社會上弄來的。孫娟和他們勾結在一起,把發財賺錢的籌碼像大山似的死死壓在勞教人員身上,特別是無情的壓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為了利益,孫娟不惜捨棄女人的尊嚴,有意無意地迎合親近那些男人們。人們經常看到那些男人們不顧廉恥地對孫娟摟摟抱抱。有著這些男人們給她撐腰,她更是膽大氣粗,對勞教人員特別蠻橫。

如果哪個法輪功學員完不成她們規定的工效,她就說你思想有問題,不安心改造。哪個幹活慢一點,她張口就罵:不要臉。法輪功學員吳延華50多歲了,幹活有點慢,孫娟當著車間那麼多人,張口就罵人家不要臉。

還有個法輪功學員叫孟凡秀,也是五十多歲了,因眼花幹活不好使,全車間人都知道。一次她把商標貼倒了,孫娟就當場宣布給加期半天。後來,孟凡秀跟副大隊長徐紅說了說此事,本想讓她們給調配一下,幹些力所能及的活。徐紅張口就罵道:閉上你的臭嘴,誰叫你花眼的?誰讓你看不見的?徐紅當月又給孟凡秀加期兩天。

一天,孟凡秀下樓時不慎跌倒,一隻腳被崴成骨折,腫得比她的大腿還粗,全都黑了。可是十三天,她們都不讓她去看醫生,還強迫她出工。孟凡秀當天崴了腳時,疼得連地都不能挨,按說就不能讓她出工了。班長把此事告訴了管夜班的警察。警察就向隊長王小維彙報了孟凡秀的情況。誰知王小維根本不理這些,讓她第二天必須出工。第二天,孟凡秀就由幾個小女孩輪著背到車間幹活。後來徐紅見孟凡秀的腳傷得確實嚴重,才讓人把她送到武警醫院檢查,一拍片子,嚴重性骨折。醫生給開了42天的請假條,可是孟凡秀只休息了30天,她們就逼她出工幹活。

有個法輪功學員叫周永花,45歲,一米七幾的個子,南開大學畢業,講話細聲細語的,像個小女孩,聽說家中有個五歲女兒。她們硬給她灌食,不是她不吃飯,是她們不讓她吃飯,用這種方式迫害她。周永花整天被關在小號,人非常的瘦弱。有時看到她時,見她兩眼發直,有些痴呆的樣子。不知她們還用了甚麼樣的毒辣手段,對她施以殘酷的迫害。說她2010年新年前後期滿,不知現在情況如何?

還有一個叫劉力潔的法輪功學員,58歲了,加期1─2個月,在小號關著,聽說不給她被子蓋。這些被關在小號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迫害的相當嚴重,具體遭受甚麼樣的折磨,外面的人很難知道。

二大隊的隊長王小維,對待法輪功學員特別兇狠。隊長孫娟動不動就給加期。她說:別看你到期了,二年的,我就可以給你加一年,不用上報,我有這個權力。從她來到二大隊,法輪功學員減期的就少,加期的特別多。

4、 利用洗刷和不讓上廁所迫害

勞教人員能完成工效,才讓回宿舍洗澡、洗衣服、上廁所。若完不成工效,就讓你加班加點幹活,回到宿舍不讓洗澡,只給三分鐘的洗刷時間。十二個水管,七個不出水,每個班十六、七個人,三分鐘時間,接水都接不到,怎麼洗刷。可是她們把這些作為管制和威脅勞教人員的武器,動不動就不讓洗刷,或給三分鐘時間。特別是夏天,長期不讓洗澡,又一天天的十八九個小時幹活,流汗,那是多麼難耐的煎熬啊。完成了工效,她們才讓你洗澡、洗衣服。

她們給定的工效,是成倍成倍地往上翻:你今天完成五個,明天她們給定十個;你完成了十個,她們再給定二十個;你完成了二十個,她們又給定四十個。到了後來,她們給定的工效,沒有幾人能完成的。她們就訓斥,說你磨蹭,思想有問題,要麼就給加期,要麼就不讓洗刷,不讓上廁所。

到了冬天,即使能洗澡,她們也不給熱水用,勞教人員只能洗冷水澡,零下五、六度的時候,也是洗冷水。說是給安排20分鐘,其實不到10分鐘,她們就往外喊,若不出來,就訓斥,或馬上把水管關上。

二大隊的管教們對待勞教人員最惡毒的一招,就是不讓上廁所。誰完不成工效,她們就不給安排上廁所,讓你一直等著,故意憋你,用這種手段迫害你。她們管教人員穿一身警服,輪班在廁所門口看著,不經允許,誰也別想進去。她們為了強迫勞教人員給她們拼命幹活,把廁所看得高於一切,用這種方式折磨你。用這種卑鄙無恥的伎倆讓你屈服於她們,無條件地聽從她們指揮,像牛馬一樣累死累活地給她們幹活,為她們賺錢。有個叫李玉花的法輪功學員,因長時間不讓上廁所,被憋得兩手抱著肚子,弓著腰,疼得臉上直冒大汗。她們卻說她是吃東西,吃壞了肚子。

在車間裏,很多人都因為不讓上廁所,被憋得大汗直流。有時她們安排集體上廁所,每人二三分鐘時間,大便都解不完,就往外拉人。大部份人只解一半,負責看廁所的人就嗷嗷叫地往外喊,非常野蠻,一點理不講。在她們眼裏,這些勞教人員連牲畜都不如。

這只是寫出來的我們見證的一小部份,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更深重的罪惡,不知還有多少。相信有一天我們會把它們全部曝光於天下,讓世人牢牢記住這段沉痛的歷史。呼籲全世界一切有正義的政府、團體和個人,共同制止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讓這些良家婦女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共同制止在中國大陸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讓這些善良的人們回到自由的生活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