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致殘、致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監獄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邪惡基地之一。那裏獄警和形形色色的犯人用盡各種卑鄙下流的手段,殘酷的迫害堅信「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多人被致死、致殘、致瘋。以下是一位曾遭山東省監獄迫害五年的法輪功學員揭露出來的事實。

我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判刑,在山東省監獄被迫害了五年之久。現將這期間我耳聞目睹的該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指揮者和幫兇的罪行揭露出來:

山東省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地點是入監隊,即十一監區,該監區自二零零一年來,成為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最邪惡的場所。監區長張磊光、教導員李偉、副監區長陳岩,這三個邪惡之徒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指揮者和慫恿者,他們不擇手段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與肉體上的殘害,其中以李偉尤為邪惡、虛偽。目前得知,至少有三位法輪功學員在他們任職期間被迫害致死;數人被迫害致瘋、致殘;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的奄奄一息。

邪惡的「紀律小組」、嚴管區

所謂「紀律小組」是在惡警授意下由入監隊犯人組成的迫害小組,成員是文化水平較高的重大經濟罪犯,他們進監獄之前都是有一定職位的人物,都曾是邪黨的人物,也有政治罪犯。

如韓曉磊,是某部隊的一連級幹部,因向台灣透露國家機密謀利被判十四年,他成了邪黨在監獄中的忠實走狗。為達到個人的私慾目的,甘心被邪黨惡警利用對大法進行誹謗,二零零四年他開始寫誹謗大法文章。二零零六年被十一監區惡警任命為紀律組重要成員,那時的紀律組長(就是十一監區犯人總頭目)是劉書江。劉書江也是非常邪惡的人,六十來歲,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到報應,他被惡警利用完後,下隊勞動去了。此後韓曉磊就變成紀律組的頭號人物了。

韓曉磊在監獄非常自由,他無論說甚麼、做甚麼都會得到惡警的支持。因此有人說韓曉磊好像是監獄的領導,其實是「通外」的政治犯。韓曉磊被惡警利用以來寫了許多誹謗大法的文章,經常會上進行所謂的講課,每個星期都要講一到三次。韓曉磊看哪個法輪功學員不順眼就大吼大叫,表情非常邪惡。

監獄還豢養了許多為惡黨賣命的罪犯,如江學東、高冠法、於常亮、吳加勇等,封些職位給這些罪犯,就成了紀律組成員。另外,還安排了許多經濟罪犯任各班組長,利用他們監視法輪功學員。

監獄還令一些犯人作「包夾人員」。所謂的包夾,其實是利用他們時時刻刻監視法輪功學員員,如發現有法輪功學員有不符合惡警要求或有堅信大法時,就把該法輪功學員轉到嚴管區內進行迫害。

監獄從二零零六年開始劃分成「鞏固區」和「嚴管區」。鞏固區在樓梯的東部,嚴管區在樓梯的西部。所謂的鞏固區,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化洗腦,強化灌進惡黨的文化;而嚴管區實際是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迫害、達到「轉化」的目的面設立的。凡是惡警認為其人是「反彈」者(由不堅定變成堅信者),就把其人轉入嚴管區進行嚴酷迫害。

嚴管區貼著「轉化」標語和誣蔑大法的話,天天播放誣蔑大法的光盤等。如果有人敢揭露這些謊言,就會被更嚴重的迫害。幾年來,有許多人被嚴管迫害過。

嚴管區惡警通常利用死刑犯、無期徒刑犯、十多年的重刑犯(一般都是新入監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這些罪犯可以不穿囚服,可以不戴胸牌,使被迫害的學員很難知道迫害者的姓名,惡警把他們利用完了,就把他們下了隊勞動。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後,是見不到任何監獄領導者和警察的,通常被隔離甚至禁止家屬探監,只有退了腫和皮膚轉正常後,獄警才會出現。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反映被犯人毆打、迫害的情況,他們也故意不理,或問:「誰打你的?叫甚麼名字?他下哪個隊了?」流氓本性可見一斑。

我所知道的迫害案例:

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錢棟才,青島人,二零零六年被邪惡迫害死。儘管被邪惡迫害成重傷送去了醫院,但他還能堅持打坐煉功。可見他堅修大法的意志有多強啊。錢棟才完全是被一夥勞改犯在監區惡警的授意下,被群體毆打致死,而惡警教導員李偉卻說:「錢棟才是跳樓自殺的。」

王新博,二零零六年在監獄受了嚴重迫害,後來被送到警官醫院,以後再也沒音信,後來得知他已去世。

呂震,山東臨沂蒙陰縣人,是一個優秀、活潑的大學生,於二零零九年被迫害致死。呂震死前曾遭受五十多天的禁閉,每天只讓吃一個小饅頭。他是在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開始遭受邪惡的瘋狂迫害和折磨,於六月二十一日就被迫害死了。僅僅一個來月的時間,這麼好的一個年輕人就離開人世了。

邵承洛胳膊被打斷

邵承洛,青島城陽區的法輪功學員。他在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入監,因為不配合邪惡的洗腦而絕食達一個半月之久。但他的絕食並沒有喚起行惡者的良知,讓他們停止行惡。監區惡警反而專門組織一個迫害小組,用各班組長輪番的對邵承洛洗腦迫害,不讓睡覺,晝夜不停的洗腦迫害,也沒達到「轉化」邵承洛的目的。二零零七年九月份,邵承洛向其他法輪功學員傳大法經文,並鼓勵同修精進,後被惡犯發現後彙報,惡警就把邵承洛押入樓梯西邊的嚴管區進行迫害。從九月至十二月期間,惡徒先後兩次對他進行嚴重的迫害,手段很毒辣:用牙刷柄捻指頭縫,用縫衣針扎身體的各個部位,用牙刷把或木棍刮肋骨,用帶釘子的物件打,用牙籤扎手指甲的縫(就是「釘竹籤」酷刑),用凳子腿打、鞋底抽,扭胳膊壓大腿,腳踩肚子等等方式折磨。指揮者是犯人韓曉磊,直接施暴者是罪犯朱慶江。朱慶江瘋狂地叫囂要置邵承洛於死地,想出的招數很多是邪惡至極,晝夜不停的折磨了許多天。邵承洛的身體被折磨得滿身是傷,後背的疤痕至少有十幾塊以上。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監獄惡徒又開始了對邵承洛第四次的嚴酷迫害,把邵承洛的一隻胳膊打斷,後送醫院醫治。

劉忠明被打得送醫搶救

法輪功學員劉忠明,他被關押在省監獄的五、六年裏,遭受了許許多多的嚴酷迫害,多次被打得送醫搶救,也沒有使他放棄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仰,他的身體像金剛不壞之體,沒有一點疾病,走路比年輕人都利索,冬天用涼水洗澡也很自然,沒人見過他冬天蓋被子,只蓋一麻氈毯。劉忠明健康的身體沒有促使邪惡們相信大法的神奇之處,還找藉口說劉忠明本來身體就好。當劉忠明的刑期將滿時,邪惡又實施了毒辣的手段對劉忠明進行施暴,直到把他折磨得渾身是傷,達到了目的才罷休。

邵強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龍口市法輪功學員邵強,他是在二零零零年被綁架,二零零一年被劫持進山東監獄。他的大腦被惡警迫害得嚴重損傷,記憶力減退,直到刑滿出獄時他的腦神經仍處於恍惚狀態中,邵強畢業於浙江大學,曾是一個那麼精神充沛、優秀的青年人,卻被邪黨迫害成這個樣子。

其他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法輪功學員趙衛東,因堅定對大法的信仰,曾被惡徒折磨了二十多天一刻沒停止過。趙衛東二十多天不不讓睡覺,這已經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儘管二十多天不讓睡覺,惡徒們還不停止折磨迫害他,毆打他。

法輪功學員石增雷,非常堅定,惡徒用了種種手段折磨他還不算,二零零五年六月份還開大會批鬥石增雷,像文化大革命一樣揪鬥批判,妄圖利用這種形式威嚇其他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但顯然徒勞,這次批鬥會過後不足一個月,就有幾個法輪功學員寫了嚴正聲明,表明要繼續修煉,給惡警迎頭一棒。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晚上十一點多鐘,一名萊西籍法輪功學員(姓名待查)被惡徒從嚴管區弄到東邊洗澡間對過的房間裏進行折磨,一犯人用腳踩著他脖子的喉管,歇斯底里的拼命打他。大約一個多小時他就被打絕氣了,後送醫院搶救。這個法輪功學員甦醒後的第二天,仍然被邪惡監區惡警和犯人百般的折磨、迫害。

遭受同樣迫害的還有法輪功學員黃敏、董傳言、王成林、尹向陽、王玉寶、王逢玉、刑月福、莊世君、高洪傑、葛樹昌、李晶超等。

以上是我知道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例,我只說了部份的迫害事例而已。希望目前仍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親人,能夠為他們伸張正義,用法律和正義的力量向有部門申訴、訴訟行惡者的罪行。把惡黨走卒在監獄迫害人的邪惡行徑、手段公布於全世界,最好能上訴到聯合國,希望每一個被迫害者家屬都能出於正義的力量營救自己的親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