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雨必漏的破房不漏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因各種執著太多,感到生活壓力太大,幾乎沒有了生活的勇氣。一個同事給我了一本《轉法輪》讓我看,說這本書對我會有很大幫助。

我的家人原本就信神,對師父在書中講的法我深信不疑。只是那時心性太差,修煉不精進,工作忙又帶兩個年幼的孩子,所以看書並不是太用心,只學會了五套功法。我還沒有請到寶書呢,就聽人說電視上對法輪功怎麼怎麼講的。同事們知道我煉功,都笑我,那位同修也就把《轉法輪》要了回去。因為地處偏僻,從此我與大法斷了聯繫。

本來生活就不順,沒有了法那日子更是暗無天日,迷在了常人的名、利、情中,無知地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使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一年中我幾乎沒有幾天不在用藥。即使如此,還是整日有氣無力的,有時在去上班的路上就有身子要散架的感覺。現在想來,若不是師父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的命早就沒了。

因為離家遠,又沒有自己的房,我就和孩子住在工廠裏的一間舊房裏。這房破的一下雨水就會順著牆往下流,小雨小漏,大雨大漏。每到下雨天的晚上,我和孩子就只能龜縮在床的一角,我心裏一邊想著那句「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名詩,一邊流淚。有一次下大雨,我下班回家開門一看,屋裏漂著大小鞋子……那時根本沒想自己的問題,只是很煩。

直到二零零八年五月,一位老同學跟我說起大法弘傳的事,這我才與法又結上緣。

一次,和同修說起我住的房子的事,告訴她這房子總是漏,總是漏,煩死了!同修說,「向內找找,是不是自己哪裏做錯了,師父在點化你有漏呢?」 我當時聽了心裏還覺的有點可笑──房子又不是現在才漏,都這麼多年了。同修輕輕說了一句「也不是現在才有漏吧。」我一下子怔住了,是真的嗎?

於是我回想自己這幾年的所做所為。最為突出的是,年年都要去報考職稱,可總因身體不好,一年只能考一門。一次到市裏參加考試,前一個晚上做了個夢:到考場門口了,自己卻怎麼也找不到準考證了,等到找到時有人已做好試題交卷了。我坐在考場門口大哭起來,直到把自己哭醒。第二天早上,準考證沒丟可錢丟了。我給同事打電話沒有回音,就進考場了,忘記關手機。誰知才開始考試電話一下子響起來。當時那個監考的老師眼瞪得像個銅鈴一樣,立即沒收了我的手機。我從小考試從不做假,這次被監考老師誤認為是利用手機考試作弊,那個委屈就別提了,眼淚不停的流,甚麼也想不起來了。考成啥樣子,可想而知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參加過考試。現在想來,那是不是點化自己再不修已沒有進考場的資格了嗎?真是太執著常人的名利了。

那天回到家,我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這麼多年我與大法失去了聯繫,一直沒有真修,行為連常人都不如。師父,房漏真的是因為我這幾年沒修有漏而出現的嗎?如果是,弟子一定好好修,一定放下常人中的各種不好的心!其實,當時自己那個心,不是還沒有真正信師信法嗎?

後來因為一直沒有下雨,我也就把這事給忘了。

今年春天下了一場大雪,我想:壞了,房子不知要漏成甚麼樣了呢!一天天過去了,雪都融化了,房子竟然沒有漏。我想也許這是因為雪是慢慢一點點融化的緣故吧。就在前幾天,我們這裏下了一場大雨,我住的房子仍然沒有漏。這我才明白了,師父真的是時時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啊!

我感激得不知道說甚麼才好!於是給師尊上上一炷香:唯願師尊一切安好,請師父相信我一定會堅修大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