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車禍骨斷肩凹,蒙師恩神奇康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零七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我騎摩托車到二十里外做真相,家人來電話說家裏來了朋友。當時心裏有些不穩就急著往家趕(心急有漏)。天黑路上行人很少,忽然迎面駛來的汽車轉向,車燈照的我睜不開眼,情急之下我踩了急剎車,不知摩托車當時飛起了多高。半迷半醒中知道摩托車在自己身上壓著,這時有一個人過來站在我旁邊,好像問我怎麼樣(可能是那個車的司機)。我說沒事,自己能起來。那人走後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當時我站起來時大腦一片空白。記憶沒有了,想不起自己在幹甚麼,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但隱約知道自己出事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請師父幫我。此念一出大腦一下明白過來。想起了包裏的光盤,想起了回家的路。

回到家送走了朋友,躺在床上身體疼的不行。手一摸鎖骨斷了,左上臂骨頭錯位後,膀扇凹下一坑,當時我沒有怕,覺的有師父保護沒事。身體動不了就躺著聽法,有些擔心肢體的變形會影響煉功動作,一週之後我忍著起來做一些煉功動作。

半個月後煉功動作基本到位,出入正常。而且多年不能雙盤的腿沒費勁就搬上去了。心想自己消了一大塊業。但因為鎖骨嚴重錯位,左肩明顯下垂,約五至六公分,雙肩高低不平,走路都覺的不平衡,怕別人看出來會對大法有負面影響,我常把上衣內肩部墊上東西,這樣大約過了兩年,有一天天熱我露肩膀對著鏡子洗臉,看到自己雙肩平齊,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叫來妻子一看後膀扇凹陷的地方也基本平復。

平常,人們有過骨傷,每逢氣候和節氣變化都會有酸疼的反應,而我從來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完全和沒傷過一樣。想想自己平時修的並不精進,師父卻這樣呵護著我,有緣得法真是天大的福份。大法的神奇我想在每個弟子身上都或多或少的體驗過。而師父為我們修煉以至圓滿所做的,還有更多更多我們不曾知曉的。當自己執著於常人的東西鬆懈了精進的意識,真是愧對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