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李洪志師父哈爾濱、延吉傳法班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歲月如梭,從得法到現在已經十六年了。每當回想起參加李洪志師父親授法輪功的日子,師尊那慈祥而又偉大的形像仍然清晰的在我腦海中呈現。每每想到師尊不辭辛苦的各地奔走,傳功、講法,為了法輪大法弟子的得度、為了眾生的得救,所付出的一切,我心中更加明確了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感與使命感。

一、得法

我生長在林區,生下來就體質不好。長大後為了強身健體,我就學了許多門派的氣功,全國各地沒少走,錢也沒少花,但是身體一直沒有太大變化。而且我發現這些氣功裏有許多東西使我不得其解,那些所謂的「氣功師」其實很多都是騙人,為了斂財。這樣我就放棄了氣功,又走進了佛教。去了不少寺廟、道觀,吃了不少苦。修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那裏也有許多烏七八糟的事,那裏也不是一塊淨土。

正在我感到很灰心的時候,在九四年初春三月,我去哈市認識了一位中醫大學的朋友。當時在他那裏住了一宿,他有一本《中國法輪功》這本書,而且還給我介紹說:這功法很好,是師父親自傳授,正在各地辦班,是一種高德大法,而且對祛病健身效果也很明顯,不是一般的氣功。

當晚我就急迫的把這本書全部看完。看後使我激動不已,以前在別的功法裏不得其解的問題,在這裏師父幾句話就講明白了。而且淺顯易懂,大道至簡至易。當時我心想:我一定要學這個功法,第二天早上,我找到了書攤,在一個書攤上買到了《中國法輪功》這本書。聽攤主說:這本書在哈市已經脫銷了,他的書攤上就剩下這一本了。當時聽了很激動,心想:我一定和法輪功有緣份。高興的帶著這本書回家了。

回到家以後,天天看這本書,當地的幾位功友也輪著看,看後都說好,可是就不知道師父甚麼時候到這邊來辦班。就這樣天天想,想早日見到師父。

二、沐浴師恩

在九四年的八月初,我父親單位的一位同事到哈市出差,回來給我送來一張師父在哈市辦班的門票。他說:是沒事時到公園溜達時碰巧遇到賣票,他當時知道我在看這本書,知道我要學這個功法就是找不到師父,順便就給我買了一張。我一聽,高興的了不得,終於能見到師父了。這幾天我正在肚子疼,吃藥也不好使,可是當我接到票後,肚子卻突然的一點也不痛了。看是偶然並不偶然,師父已經提前給我淨化了身體,下了法輪。當時並沒有悟到,只是覺的奇怪。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其他幾個人,這樣我們一行六人於八月五日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的傳授班。

當時的傳授班設在哈爾濱市八區的飛馳冰球館,那裏能容納四千多人。因為當時從全國各地來了不少人,再加上本省和當地的,有許多人沒買到票。為了大家能聽到師父講法,就臨時賣了加座票,使當時聽法的人有五千多人。

師父講法的位置設在會場中間場地的一側。只有簡單的桌椅,每天講法時,師父都從兜裏拿出一張紙,那是師父的講法稿。每天師父都從會場前面的通道進入場地,由於我坐在看台的北側上,看不清師父,第二天就坐到通道邊加座的朋友那裏,這樣就看清師父了。師父身體高大,面帶慈祥,每天都穿一件白色的半袖襯衫。雖然天氣很炎熱,會場的人又多,但是師父的領口卻沒有一點汗漬與污點,總是乾乾淨淨的,穿著非常樸素。

由於當時不悟,師父每天從我面前走過,我都給師父照相。每次師父都慈祥的抬起手來輕輕一擋,可我就是不悟,就是照,回來後一洗膠片,都是曝光的。我想是自己不敬師不敬法,不應該照,後悔自己悟性不好。還記的最讓我難忘的是,一天沒開班前,我從會場旁的大廳向外走,突然看見師父從正門進來。原來師父每天講法怕耽誤大家時間,都是提前來到會場。這時的大廳裏只有我和師父兩個人。當時我的心裏怦怦直跳,激動的幾步走到師父的面前,雙手一下子握住了師父的手,嘴裏喊著:師父!這時我的腦袋裏已經一片空白,不知說甚麼好。師父看著我,慈祥的說了聲:「不要這樣」。就這樣望著師父走向休息室。我現在每當想起這句話,心裏還難以平靜,我深深的理解了師父度人的艱辛,我想師父是告訴弟子:要成熟起來,不要只是一時衝動走進來,要堅持修下去,更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萬古機緣。

三、在報告會上給我父親治病

在哈市傳功期間,師父還在工人文化宮舉辦了一場帶功報告會。當時師父為了讓更多的有緣人都能聽到師父講法,在傳法班上說:學習班上的人就不要去了,把機會留給沒得法的人參加。當時就沒準備去,可報告會那天,我閒著沒事就去文化宮那溜玩,正巧碰到一位中年婦女在那賣票。這時報告會就要開始了,我就買下來,進入了會場。

這樣我就又幸運的聆聽了一次師父的講法。在這期間,師父給來參加報告會的所有人調理身體。當時師父讓大家想一種病,如沒有病的可想家裏親人的病,為他們治療。當時我已調理完了身體,就想:這些年我到處天南地北的學功,父母為我操了不少心,我也應該為他們做點甚麼,就想到了父親的頭部(以前父親有眩暈症而且一隻胳膊、手麻他總怕腦袋得病),讓他沒病。然後師父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腳,在報告會上師父為我父親治癒了頭部疾病。

如今我父親頭部沒有任何疾病,二零零二年我和父親曾經去瀋陽腦血栓檢測中心醫院作CT檢查,結果頭部沒有任何毛病。再次見證了師父的佛恩浩蕩。

四、跟隨師尊到延吉聽法

哈爾濱傳法班結束後,我又跟隨師父參加了八月二十日在延吉市的講法。在延吉講法期間,經歷了幾次特大暴雨。有一次雨下有半米多深,路邊的樹都被雷擊倒了,市區的主要街道都積滿了水,但是沒影響到學員上課。當時聽開了天目的學員講:是另外空間的魔干擾師父傳法,師父清理了這些魔,同時為延吉清理了空間場。

在最後一天講法答疑結束後,師父應學員的要求,坐在講台上給大家打了大手印。打完手印後,各地學員給師父送錦旗,以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敬仰和感激之心。同時師父又給各地輔導站回贈了錦旗。最後師父把這次講法辦班的部份收入,捐給了延邊紅十字會,做慈善事業。大家聽到後,整個會場上掌聲雷動。臨散場前師父又站在會場中心,再一次飛快的打起了大手印。雖然我不知道師父的手印是甚麼意思,但是我整個的心靈都被震撼著,感受著師父的佛恩浩蕩。當時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望著師父,久久不願離去。

師尊為弟子為眾生所付出的一切,弟子無以回報,只有不斷的精進,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完成歷史上最大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