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保主任遭惡報的警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山東省沂水縣城茶庵街治保主任高振田,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終遭惡報,於2009年10月14日死於縣醫院,只有48歲。

高振田,男,2000年在街道居委會跑腿,2005年鑽進街道居委會當上了治保主任,他一旦手中有了權力,便狐假虎威,以替他人辦理房產證為幌子,索要錢財,本街被他坑騙的就有幾十家。幾年下來,人家也看出辦證是沒有指望了,多次找他要錢,高振田腦羞成怒,一分錢也不還。此人還有一癖:就是愛借錢,不管是誰,只要發現機會,他就會編造各種藉口想方設法向你借錢,他有一條是永不改變的,就是從來有借無還。所以,凡是了解高振田的人都躲著他。可是,他也有他的辦法:計劃生育、鄰里糾紛、改造電網、工廠佔地以及惡黨時常搞搞「綜合治理」,都是他出風頭的發財機會,所以他盼著惡黨多搞事。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羅幹流氓集團無端地對教人向善的法輪功發難,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關押打壓。這時的高振田興奮的上躥下跳,對街坊鄰居毫無感情可言,信口雌黃、誣蔑法輪功學員。只要是甚麼所謂的敏感日,甚麼風吹草動的他都會不分晝夜的去蹲坑、去監視法輪功學員。幾年來,每次國保惡警、「610」惡人抄家,都是高振田頭前帶路。

2000年9月,沂水縣「610」在本縣黃山鋪鎮、高莊鎮、諸葛鎮、沂水鎮馮家莊四個地方的舊學校裏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當時惡人僱用了大批的痞子、刑滿釋放人員像李紅偉、阮波、郝貴金、劉成錢、王少波等等。他們極盡殘忍、下流之能事,用樹枝、荊條、皮帶、木棒、警棍毒打法輪功學員,逼迫學員長時間跑步、日曬,有的惡人用竹笤帚枝抽打後,再把傷口上撒上鹽水。惡人從精神、生活、身體各個方面折磨法輪功學員。有一次過年期間,李紅偉往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李蓮襖領子裏灌進了一盆水。郝貴金也曾逼迫諸葛鎮70多歲的劉本善的嫂子在水泥地上做俯臥撐,劉老太太實在撐不住了,趴在了地上,即被禽獸不如的郝貴金在頭上猛地一腳,踹的劉老太太當即昏死過去,鮮血染紅了一片雪地。當時,就連諸葛鎮派來監管劉老太太的兩個年輕女工作人員都嚇得大哭。劉老太太的臉上一片青黑,過後多日才好。當時該洗腦班主任是司法局的趙祥,還假惺惺地說以後不准打人。郝貴金竟然恬不知恥的說,別弄景景,就是死了,我也不怕。郝貴金現在城北派出所開車,妻子姓劉,在中心醫院上班。

在當時的沂水鎮馮家莊洗腦班,高振田就是這樣一個打手,他用膠皮管子蘸上水打人,還嘴裏罵著,其情景正像南京大屠殺裏邊的小鬼子一樣。高振田等打手們以打人取樂,互相比賽誰最會折磨人、誰打得最狠。

從那時以後,高振田就患上了糖尿病,180多斤的人消瘦到了100多斤。以慈悲為懷的法輪功學員,本著救人的原則,多次給高振田講法輪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的道理,想讓他明白大法是教人向善的;為了以後有個美好的未來,別再跟惡黨胡纏了,別再參與迫害大法了。可是,高振田在惡黨的泥潭裏越陷越深,終不思悔改。直到2009年5月,查出身患絕症,飯也吃不下,水也喝不進,花掉了親戚借來的25萬多元之後,人財兩空,墜入地獄。可悲!可悲!

古人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參與迫害大法的惡人像黃菊、羅京、沂水國保警察張其國等等已遭惡報。暫時未遭報的人還不趕快悔改嗎?否則,你們就會步高振田的後塵。希望所有的人都有個好的結果,但是,所有的結果都是每個人自己爭取來的,你只要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美好的未來你就一定會擁有。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