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迫害法輪功的都是些甚麼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中,中共利用的打手們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是社會上的人渣敗類。我們藉幾個例子看看中共利用的都是些啥人。

中共在全社會迫害法輪功學員,有一個主要的迫害手段叫做:看好自己的門,管好自己的人。那就是把法輪功修煉者和中共的各級各部門領導掛上勾,這樣一來,分管的領導就具備了「看管」法輪功學員的資格了。我們就看看中共是利用甚麼樣的人來看管法輪功學員的。

河南省周口市中心醫院的黨委副書記鄭永軍,此人雖年逾半百,卻包養多名情婦。中共下手打壓法輪功以後,鄭具體負責本單位的迫害事宜。他多次在會議上誣蔑、謾罵法輪功,為惡警提供法輪功修煉者的所謂黑名單,甚至把只是送老伴去煉功的醫生都寫進黑名單裏。他多次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扣發大法弟子的工資,監控、舉報本單位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中午,鄭永軍到一包養的情婦處尋歡作樂。誰知樂極生悲,突然暴斃,赤裸裸的死於情婦床上。因此事臭不可聞,妻兒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頭來;弔唁者也極其稀少;醫院為其開追悼會也只通知了中層以上領導。追悼會剛剛結束,突然來了一位二十出頭的妙齡女子,懷抱一兩歲左右的女孩,走到棺前撫棺哭嚎:「你咋這麼心狠呢!你走了叫我們娘兒倆怎麼過呀!」弄得鄭的妻子兒女和醫院領導尷尬至極。其他與會者大都私自竊笑,嗤之以鼻。

鄭永軍是在正常工作單位中迫害法輪功者的一個代表,貪污腐化,荒淫無恥。

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中共採用的是最邪惡的強行「洗腦」方式。這樣的洗腦班是普遍存在著的,一般對外都宣稱是甚麼「法制學校」。黑龍江省五常市就有這樣的一個「法制學校」,這個學校的校長叫付彥春,我們看看這又是個甚麼樣的人?

十多年前,付彥春曾在五常市紅旗鄉坎楞村東李家磚廠幫他的岳父呂振方管理磚廠。付彥春流氓成性,脾氣暴躁,經常打罵妻子。一次毒打妻子之後,又一頓大耳光子,致使結髮之妻口吐白沫兒,倒地身亡。岳父呂振方悲憫遺棄的外孫女兒,考慮到把付彥春送上法庭的後果,只能使外孫女兒受到更大的傷害。所以看著女兒死去也只好忍氣吞聲,沒有將這事張揚出去。村民們沒有不痛罵這個惡棍的。

付彥春僥倖躲過此劫後,被其在市財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裏,幾經周轉,調去給政法委書記朱憲福開車,並隨之調到五常洗腦班,充當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朱憲福在任期間,付彥春與其勾結,狼狽為奸,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有五十多萬元之多。

據知情人透露,他花十萬塊錢行賄市委書記裴軍,由一個打手變成「610」主任,這個官兒是他靠敲詐法輪功學員的錢買來的。他摧殘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其卑鄙,慣用打耳光、電棍電,把法輪功學員兩手用手銬扣上抻開大字形罰蹲,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用塑料管子抽打、用掃帚把兒打,用皮鞭子抽等酷刑。

付彥春每次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前,他都酗酒,光著膀子,叼著煙捲兒,滿口髒話,不堪入耳。他自己都說自己是牲口,不是人。就連七、八十歲的老人,付彥春都大打出手。在洗腦班,他公開叫囂:我這裏就是流氓集團。

一個把自己都說成是牲口的人該是如何的無恥和流氓,可是這樣的人卻偏偏被中共看中。就看他把自己妻子打死這一點上,這能是一個甚麼人?這樣的人迫害起好人來,加上中共撐腰,那不是甚麼邪招都能使出來的嗎?

付彥春在迫害法輪功之前就是一個十足的壞人。還有一些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可能還一時找不到他在社會上做惡的證據,可是他邪惡的本性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卻全都淋漓盡致的暴露了出來。當他一旦在社會上觸犯刑律的時候,人們就自然的把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聯繫了起來。最近明慧網上就有一個這樣的報導。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公安局惡警張雲龍,只有二十八歲。幾年來,積極而且瘋狂參與策劃、組織、實施對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法輪功學員李少志被綁架,他們把李少志帶到外審地點──「犬營」。

張雲龍先將李少志打得遍體鱗傷,然後再丟到狗窩讓狗撕咬他,連在場圍觀的警察都嚇得目瞪口呆。二零零七年年近六旬的法輪功學員王清榮被綁架,當時王清榮心臟病復發,不能行走,張雲龍硬是揪住她的頭髮從一樓拖至二樓。

佳木斯市公安局反邪教辦教導員陳萬友退休後,張雲龍主動拉關係送禮接替這個肥差。教導員當上後,這個無法無天的張雲龍更加狂妄了。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在佳木斯市禧龍賓館,張雲龍強姦了一個十三歲的未成年女孩,被受害女孩的家長告發並立案,二月二十七日,張雲龍被新立派出所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刑事拘留。

中共相中的打手很多都是這樣的。對法輪功學員毫無人性,在社會上他們的本質自然的就會暴露出來。中共正是利用了這些人的無恥、暴虐來殘暴的對待法輪功修煉者的。看看中共所利用的工具就知道中共是一個甚麼貨色了,中共喜歡的正是這些無恥、荒淫、凶殘之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