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零突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這事,過去我只對自己家裏人和親戚做,他們當中的大部份都退了。但對熟人很少講,開個頭對方不願聽就不講了,對陌生人更是沒開過口。總之,對面對面講真相沒有熱心,甚至都想不起來去做。這裏是偏僻山區,大法真相資料見不到,且我本人一直被「610」視為重點,手機、電腦網絡都被監控著,敏感日就被限制自由。為此家人壓力很大,自己做資料覺的不現實。當然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邪黨兩會期間,姥姥去世,喪事沒辦完「610」的人就來騷擾,我沒守住心性,大罵他們沒人性。他們說是被上面逼著要求一天要見我兩次,還說甚麼我要進京他們就會全部被開除。沒辦法,他們就又托熟人來找我,要請我吃飯聊聊。

冷靜下來找自己,覺的真相早給他們講過了,《九評》、神韻光盤他們也看過了,雖然沒退還是很接受真相的,怎麼還老和我沒完沒了?給家裏常人帶來很大的困擾。不能老這樣被干擾下去,邪惡不配來騷擾我,我要突破它。首先我這個心性得提高。我對他們幾個很反感,原因是他們名聲不好,其中有一個被傳是同性戀。我本人對兩性之間不檢點的行為相當反感,對這類錯誤的人都避而遠之,覺的看一眼都嫌髒。

另一個問題是,對大法弟子反迫害在法理上認識不清,認為被邪惡視為重點的弟子是因為以前做的好,有影響力,才讓他們覺的是威脅,自己甚至給別人顯示:我不出門就能把他們嚇的惶惶不可終日。

這些觀念和錯誤想法都是漏,沒有認識到這些是修煉中的障礙,正念也跟不上,等於默認了迫害。以前做的好不等於現在做的好,修煉一天不結束就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未承擔起救人的責任已經掉隊了。

找到這些,法理清晰了,就知道怎麼做了。我答應應邀第二天和他們一起去吃飯,放下一切個人的觀念用慈悲心態講真相救人。

晚上有幸看到了今年的神韻晚會光盤,很震驚:師父都親自在呼喚眾生了!晚會精美絕倫,太完美了。眼睛看著神韻的舞台,心裏有股強烈的願望:這麼美的晚會,我一定要儘快將他傳播出去,沒條件就創造條件,只要我有這個願望,師父一定會幫我實現。家裏只剩三張空白光盤了,就刻了一套,想著要將他送給第一個被我勸「三退」的人。

與「610」們吃飯的時候,剛進入正題,那個被傳為是同性戀者的人就提到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說他看過。我就順著話題講,他卻打斷了我說;「你是法輪功,你講別人可能不信。我在北京信訪辦值過勤,我來講他們就信了。」接著他就講了邪黨如何搞欺騙,「天安門自焚」的真相,還結合著我們身邊的現實例子講。來吃飯前我心裏還想,這次我要向他提出要求,以後不要到我這裏來,沒想到他比他們當中的任何人認識的都好,連真相都替我講了。

我詫異的看著他,聽他講的有板有眼,我一下子明白了,真的不能因為人一時做不好就去全盤否定他(她),師父講過眾生都是為法而來,不管在常人社會中做的好與不好,只要本性未泯都可以救。這時我也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執著於自我。自己被後天觀念阻擋著用自己的喜好心去看人,救人還想挑符合自己觀念的,挑自己喜歡的救,討厭的就拒之千里,不給機會,沒有慈悲心。這就是為甚麼這麼多年除了親戚之外我沒勸退一個人的原因。以前老抱怨常人太迷聽不進去,沒想到問題出在自己身上,救人的心太不純。

最後我講了「三退」,他們都沒有表態。我告訴他們想退的可以私下單獨找我。

沒想到今天早上那幾個人中的一個就要來見我。見面後他雖然沒怎麼說話,卻聽明白了我所講的,讓我給他起個名字辦「三退」。「三退」終於零突破了,更沒想到我第一個講退的是「610」,心裏自然感到高興。因為把他們擺平了,我做甚麼就沒有那麼多的後顧之憂了。於是我對他說:就起名叫「平安」吧,不光你和你的家人平安,我們這個地區所有的人都要平平安安。他也很高興,就給我透露了上邊對我的態度及所掌握的我的情況,要我注意安全,同時答應暗中保護大法弟子。

神韻晚會的節目都是在展現正法進程。以後我要多在面對面講真相上下功夫,把落下的都補上。今年神韻非常完美展現了佛的莊嚴與自在,也帶有些喜慶。最後一個節目「佛法洪傳」,佛法已在人間展現,世人都在主動尋找真相了。我不能再沉默,要突破一切障礙救度眾生,不辱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