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臨盤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勝利油田臨盤大法弟子多次遭當地惡警迫害。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趙金榮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勝利油田臨盤公安分局王某等多名警察闖入退休職工趙金榮家,將趙金榮綁架到臨盤公安分局拘留所,半個月後又將趙金榮綁架到勝利油田東營牛莊洗腦班,後趙金榮被非法勞教一年,被臭名昭著的淄博王村勞教所非法關押。

趙金榮此前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到過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發生後,趙金榮與十餘名大法弟子一起騎上自行車要去省政府請願,第二天被勝利油田臨盤邪黨人員、公安、「六一零」人員攔截,被綁架到勝利油田臨盤招待所洗腦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趙金榮又被脅迫參加了兩天由臨盤公安、「六一零」合辦的洗腦班。

趙金榮今年62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多年的沉痾不見了,趙金榮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轉法輪》要求修煉者按真、善、忍的標準修自己,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處處為他的好人。趙金榮努力踐行法輪功師父的教誨,嚴格要求自己,善待家人、親朋、同事,受到很多人的誇讚。

黃金菊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勝利油田臨盤公安分局多名警察,砸門闖入大法弟子黃金菊家裏,翻箱倒櫃,搶走了大法書、真相資料等,將其綁架至臨盤公安分局拘留所關押了半個月,後又將其綁架至勝利油田牛莊洗腦班。之後,黃金菊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

聽到大法弟子黃金菊被迫害的消息,勝利油田臨盤很多職工家屬,臨盤鎮十里八鄉的很多村民,都非常氣憤,很多人說,像這樣的好人都抓,看來共產黨真的要完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寫有「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等內容的真相幣在當地廣泛流傳,邪黨驚恐萬狀。一天,黃金菊去買水果,使用了寫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紙幣,並給人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後被壞人舉報。臨邑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夥同臨盤公安分局警察到黃金菊家,恐嚇黃金菊。黃金菊被迫流離失所一個多月。黃金菊堅決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和迫害,她的家人、親友也多方救助,事情才平息下來。

大法弟子黃金菊,女,62歲,臨盤採油一礦財務組退休職工。曾患婦科病、膽囊炎、胃病等多種疾病,飽受病痛的煎熬。四方求醫問藥仍然是個病秧子。一九九六年底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身心巨變,疾病不見了,紅光滿面,人也年輕精神了許多,很多親友見了面都誇法輪功好。黃金菊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不爭不鬥,遇事向內找,修自己,孝敬母親、公婆,善待親友,樂善好施,受到親友們的好評。這樣一個修心向善的好人,近十年來,卻遭到了臨盤邪黨人員、公安、「六一零」人員的多種迫害:騷擾、監視、罰款、株連家人、抄家、綁架、關押、強制洗腦、拘留、傳喚恐嚇、勞教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傾全國之力,開始製造迫害法輪功的紅色恐怖。七月二十二日晚上,黃金菊與十餘名大法弟子一起騎自行車去省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天將黎明,被臨盤邪黨人員追上,綁架至臨盤招待所洗腦班,當地邪黨頭目、公安、「六一零」人員如臨大敵,數十人上陣,輪番散布著邪黨媒體播放的對法輪功誣蔑的謊言,威逼、恐嚇、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

一九九九年八月,黃金菊被臨盤採油一礦「六一零」人員以交保證金的名義敲詐去一萬元,其家人被敲詐去一千元,至今沒有歸還。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臨盤「六一零」 以「防止去北京上訪」的藉口從家中綁架了黃金菊,關押在臨盤服務公司招待所。二十多天後,黃金菊又被綁架至臨盤採油一礦洗腦班。二零零一年一月至四月,黃金菊又被迫參加臨盤培校洗腦班。半年多的強制洗腦,被邪黨當作罪犯,失去了人身自由。當地邪黨頭目、「六一零」人員、「幫教」,被邪黨利用和操控,殘酷、奸詐、喪失良知與人性。黃金菊遭到他們殘酷的精神、身體、經濟上的多重迫害。期間,以生活費的名義罰款四千多元,以交保證金的名義勒索了五千元,並勒索家人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黃金菊又被迫在臨盤培校參加了兩天洗腦班。

姚汝華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勝利油田臨盤公安分局侯某、林某等帶領兩警車近十名警察非法闖進大法弟子姚汝華家,強盜一樣到處亂翻,企圖綁架姚汝華與其丈夫王桂同(大法弟子)。兩人堅決不配合他們,並慈悲的給他們講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與善惡有報的道理。後來,姚汝華推開窗戶,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駐足觀看,警察灰溜溜的撤走了。此後姚汝華、王桂同被迫離家流落他鄉。

姚汝華此前多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姚汝華與十多名大法弟子一起騎自行車去向省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第二天早上被臨盤邪黨人員、公安、「六一零」人員綁架,非法關押進洗腦班。

一九九九年八月,姚汝華被臨盤農工商惡黨人員以交保證金的名義勒索去一萬元,至今未歸還。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臨盤公安、六一零以「防止去北京上訪」的藉口從家中把姚汝華綁架至臨盤公安分局,對其逼供,不讓睡覺。後來採油一礦「六一零」人員把姚汝華綁架至一礦巡邏隊一間養鴿子的破房內,沒有床鋪和凳子,只能蹲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不准打盹睡覺,一礦「六一零」人員楊某、魏某,帶領、指使一些臨時工多次踢打姚汝華,巡邏隊頭目黃某也大打出手,一個多星期不准姚汝華睡覺。姚汝華被摧殘得頭腦眩暈、精神恍惚。後來又被轉關至採油一礦洗腦班。二零零一年二月,洗腦班又移至臨盤培訓學校。在半年的強制洗腦過程中,她遭受惡黨人員、「六一零」幫教、包夾等多種迫害,不給飯吃、長時間不准睡覺、踢打、辱罵、恐嚇、株連家人等;還遭到惡黨經濟上的嚴重迫害,半年時間被扣工資約九千元,以生活費、出車費等名義罰款四千多元,以交保證金的名義敲詐了五千元,至今均未歸還。

王桂同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勝利油田臨盤公安分局侯某某、林某某等近十名警察非法闖進大法弟子王桂同家,翻箱倒櫃並妄圖綁架王桂同和其妻子姚汝華(大法弟子)。二人堅決不配合他們,並慈悲的給他們講不要再跟著邪黨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害人害己。最後,他們灰溜溜的上車跑了。此後王桂同、姚汝華被迫流落他鄉。二人離家後,警察又幾次去其家砸門騷擾,攪得四鄰不安。

王桂同,六十歲,勝利油田臨盤設計室高級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前曾患有嚴重的肝病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得以康復,成為一個健康的人,工作更加兢兢業業,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多次拒絕相關單位的吃請,多次拒收錢物等,受到同事、領導、相關單位的好評。就是這樣一個安守本分,忠厚老實,口碑很好的好人,九年多來卻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報紙、電台、電視台鋪天蓋地的污衊法輪功。當晚,王桂同與勝利油田臨盤十餘名大法弟子騎自行車去省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黎明時,被臨盤公安,「六一零」人員在濟南市郊攔截,綁架回臨盤並被非法關進洗腦班。被邪黨利用的人重複著邪黨媒體編造的謊言,恐嚇、威脅、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其間,臨盤「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少華(已於二零零四年遭惡報得癌症死亡)及王某某到王桂同家中搶走了大法書籍、大法資料等。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王桂同被臨盤「六一零」人員以交保證金的名義勒索了一萬元(至今未還)。其家人被敲詐去一千元(至今未還)。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臨盤公安分局國保科長王某某等以「防止上北京上訪」的藉口,將王桂同綁架至臨盤公安分局。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三日被關在辦公室由「六一零」派包夾看管。十月三日,「六一零」人員張少清夥同公安頭目賈培勇又非法將王桂同綁架至臨盤拘留所,沒有任何手續,非法將其關了二十五天。十月二十八日,邪黨「六一零」人員楊某、魏某將王桂同從拘留所劫持到採油一礦洗腦班,被作為重點看管。窗戶被封閉,門被上鎖,邪黨人員、「六一零」人員、包夾殘酷對他迫害。冬天室外零下十餘度,「六一零」不許供暖,室內暖氣片多處被凍裂,流出的水結了厚厚的一層冰,經常只給饅頭、鹹菜……二零零一年黃曆新年後,洗腦班移至臨盤培訓學校。邪黨黨委人員、「六一零」、「幫教」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邪黨媒體對法輪功污衊的謊言,一次又一次的以勞教、開除工作等相威脅。從二零零零年十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半年中被邪黨扣發工資九千元以上,以生活費、出車費名義勒索四千多元,以保證金名義敲詐去五千元,敲詐家人一千元,均未歸還。

二零零一年七月,王桂同被迫買斷工齡,失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王桂同在濟陽縣境內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濟陽看守所一個月,曾遭當地惡警踢打,惡警唆使刑事犯人對其多次拳打腳踢,拔頭髮、辱罵、搶飯食、搶衣物,身體遭到殘酷的摧殘,多處內傷,其右肋青腫,一個多月不能右側臥。

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濟陽公安政保科科長李連中等人送其去濟南劉長山勞教所,檢查身體不合格被拒收,兩天後被放回,但無理的拒絕歸還被非法搶走的電動自行車。在王桂同被非法關押期間,濟陽惡警李連中等多人夥同臨盤公安人員、「六一零」非法抄了王桂同的家。

每到邪黨的所謂「敏感日」,邪黨人員、「六一零」、公安少則一、二人,多則十餘人就到王桂同家騷擾,有時還騷擾其家人。有時電話騷擾,有時盯梢、監視,各種各樣的騷擾達幾十次。

中共不但迫害大法弟子,還迫害其家人,王桂同的兒子就從後勤單位被發配到作業隊一年。邪黨還用連坐法攪擾其單位領導、同事,脅迫他們也參與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