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荊棘變通途的法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六月份得法的。得法之前我因婚姻不順,感歎天命難違,所以一下子就接受了大法。現在回想起來當初主要是覺的大法符合了我做人的道理,並未深明更高的法理,平時自己就不善於跟人爭名奪利逞霸氣,讀了《轉法輪》,像是在紛紜雜亂的世界裏找到了一把保護傘,雖然不跟別人計較,但遠不是真善忍的狀態,而是認為你們都錯了,只有我是對的。那時認識大法好也只是基於這一點。

在我還未將功法全部掌握的時候,鋪天蓋地的邪惡來了。丈夫毀了我的大法書,不讓我煉功。當時我感到很無助。零一年一月進京上訪,警察用膠皮棒將我的臀部及兩腿打的像穿了條黑褲子,在拘留所呆了十五天出來後,丈夫在大街上煽了我一耳光。回家又穿著皮鞋踢我的臀部,拿棒子打,舊傷上又添新傷,疼的我手心冒汗。「天安門自焚」欺世謊言在殃視播出後,他問我還去不去上訪了,我說:「更得去!」他將我按在炕上劈頭蓋臉的打,打的我眼冒金星幾乎昏厥,一隻眼睛被打的眼球瘀血,我含淚而忍。

因為怕心,在洗腦班我接受了邪悟。十八個月後,我又重新走入修煉。由於對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也缺乏個人修煉的基礎,我做事偏激。以後長達幾年的時間裏,丈夫對我拳腳相加,辱罵不斷,打的我身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還不許我出門,怕人看見。有一次他要毀大法書,我上前搶奪被他撞到牆角,頭上留了一條縫了七八針的疤痕。在這種環境下,我變的唯唯諾諾,錯把懦弱當作忍。我找不到根本問題所在,不想就這麼毀掉,被迫離家出走,曾認為做一名出家弟子或許才是我的修煉之路。

零七年九月,我在北京講真相被抓,在魔窟裏承受著各種折磨。從一年零三個月的牢獄迫害中出來後,發現長期堅持集體學法、做好三件事的同修們對法的認識已經遠遠超越過去了,她們真的把自己當作神一樣看待,一思一念都用法衡量。

我在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後,醒悟自己這些年的彎路是因為沒掌握向內找的法寶,用爭鬥心去對抗丈夫的行為,以為這是反迫害。在學法小組中,我不隱諱每一個認識模糊的念頭,把它暴露出來,同修們給批評指正。我學會了向內找,也找到了一個不願面對丈夫的最大人心:怕受傷害。我決定回家面對矛盾,從新做好。我堅定一念,只要本著向內找的原則,符合了法的機制,有師父看護,我一定能闖過這個「死關」。

當丈夫來要求我回家照顧孩子時,親人同修嚴厲譴責他過去的暴力行為,丈夫也有所悔悟,從此不再動手了,也不毀書了。這是正法的必然,也跟我自身的提高有關。當然回家後矛盾依然存在,雖然一時找不到問題根源,我也不忘自己是修煉人,去掉爭鬥心,不觸發他的魔性一面,避免將矛盾擴大,造成負面影響。我不再把和丈夫之間的矛盾當成人對人的迫害,以前我讀不懂師父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這篇經文,如今明白了,放下了執著自我感情的私心,同時也認識到參加集體學法的重要性,去學法小組和講真相也不再偷偷摸摸的背著丈夫了,這在以前是根本不行的,以前丈夫看見我讀《轉法輪》之外的講法和資料就撕,就是不讓我和同修接觸。以前儘管我心裏明白行為越符合法,邪惡越不敢迫害,但真正遇到問題時還是用人的辦法來保證安全,總把丈夫限定在迫害者的身份,讓舊勢力抓著我這不正的一念,隨心所欲的利用著我丈夫。明白了這些,我就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

現在我生活環境基本穩定,用自己僅有的一點積蓄買了電腦等設備,開了一朵「小花」,了了一個心願。前段時間我沒出去工作,丈夫對此表示不滿,我也感到自己是否產生了對時間的執著,就找了一份工作,雖然每週只能騰出一天的時間去資料點,但我還是以法為大,保證一個學法小組的資料安排。

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講真相救人做的也有差距,就是最近才懂的了怎麼叫修煉,但我想每一次提高在另外空間都是驚天動地的變化,都是大法的威嚴與威德,我應該把這個過程寫下來。

謝謝師父!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