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清華資優生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劉文新台灣採訪報導)學習能力超越同儕,教授都佩服的資優生,同學好奇他用甚麼樣的學習方式,或是甚麼方法與絕招,笑容靦腆的林聖雄表示:「我的法寶就源自一本書《轉法輪》。我就按書上寫的,一個修煉人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只要把學習學好,把事情做好的心態,就看自己是否符合『真、善、忍』的標準,一切就在其中。」

就讀台灣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的林聖雄,回想起在大學重考那一年,每天浸泡在圖書館內埋頭苦讀,面對著重考的壓力。聖雄從小就不愛看電視,電視機一打開轉台十分鐘,便關機不看,平日幾乎沒有甚麼興趣與消遣;當時他舒壓的方式,就是閱讀父親從圖書館拿回家裏的免費贈閱報紙,裏頭有十幾種刊物,他只愛看《大紀元時報》,版面登出小短篇幅的法輪功修煉故事,最吸引聖雄。


林聖雄在清華大學水木餐廳前草地煉功

篇篇精彩的故事,修煉人透過修煉,不論在心性與思想上,皆獲得巨大的改變與昇華;用「真、善、忍」的法理事事對照自己,讓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記得看過一則修煉故事,主角是一位就讀建國中學的學生,在美術老師介紹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的變化,快樂的學習,凡事做而不求的態度,內心的踏實感前所未有。當時聖雄心中萌起修煉之意。

隔了一段時間,聖雄下定決心去找煉功點。炎炎夏日搭乘巴士,來到一個自己從未去過的地方,路途雖是陌生,聖雄當時的直覺,心清眼明知道路該往哪走,穿越幾條街道與巷弄,金黃色的橫幅映入眼簾,上頭寫著「法輪大法好」。聖雄來到台北市內湖區學法點,找到點上的輔導員。聖雄請教那位法輪功學員一些關於修煉的問題,探討近四個鐘頭,然後滿心歡喜請回《轉法輪》。

當天晚上聖雄一口氣把整本《轉法輪》看完一遍,當晚他被書的內容所震撼,博大精深的內涵,在人生中感到不解的疑惑,在這本書中找到了答案,茅塞頓開。他想儘快更系統地修煉法輪功,於是上了九天班。他將得法的喜悅,與家人分享,他的父母也相繼走入修煉。

聖雄還未上大學之前,心中總是有一個憧憬,希望以後上大學,能夠負責很多的項目。上大學時,真的就被同學擁戴,當了電腦研究社的成員,資訊部的部長,經常掛了一些頭銜,獲得不少獎狀。當時聖雄的心境已經轉變了,這些頭銜與名利,都不是聖雄想要的,他說:「這些我都不看重,也不想當甚麼社團學會的幹部,我清楚知道這是對我在名、利方面的考驗,當把這些心放下的時候,考驗的因素就不存在。」

校園內將實施全面電腦化,教授來找聖雄,因當時聖雄做出的資訊系統是全校最頂尖也最好的。聖雄表示:「自修煉後,對色彩的敏銳度大幅提升,在選擇色彩方面達到的效果是最佳。」聖雄完成的速度與品質深獲教職員的肯定,當聖雄被問及想獲得多少的酬勞,聖雄壓根沒想過甚麼報酬。聖雄告訴教授,由教授決定酬勞的多少。

反觀,有一些學生,要求完成一個項目就是一萬元,但做出的效果並沒有達到教授要求的水平,教授認為像聖雄這樣的人才在學校應該多一些。教職員都肯定聖雄的做事態度,認為聖雄推薦的東西一定是最好的。去年聖雄向教職員推薦神韻晚會時,有十幾位教職員與同學,在聖雄的介紹下,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並讚不絕口。

聖雄在校園內,利用午休時間和同修一起煉法輪功五套功法。在煉第五套靜功時,聖雄經常感到自己整隻腿呈現黑色,布滿密密麻麻的黑色物質(業力)在往外衝。痛得額頭布滿汗珠與淚水,聖雄堅持不動心,他從法中得知,這都是在消去自己生生世世積下來的業力,都是好事,集體煉功時間盡可能地不缺席。

聖雄談及未修煉前,是一個叛逆的年輕人,在高中求學時,對老師講的話持不同的想法,便直接沖到辦公室找老師理論,易怒、暴戾,堅持自己的觀點。他以前也常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與母親爭執,修煉後他發生了變化。聖雄說:「母親總是要求我一定要在晚上十一點前睡覺,否則就處罰不能使用電腦,我覺得母親要求很不合理,一言不合之下,一股衝動就奪門而出。」當聖雄走到家門外的時候,一個念頭打入腦中,聖雄表示:「我是一個修煉人,我反問自己我有做到真、善、忍嗎?我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考慮,母親也是出自關心兒子,才會提這樣的要求,當時不滿的心就銷聲匿跡。」

聖雄課外時間,就儘量安排修煉人每天要做好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就讀大學時他每週固定安排二天到故宮博物院,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到新竹就讀研究所時,他和學員開始研發一些網路講真相工具。他不愛年輕人時下的一些吃喝玩樂,雖沒有和同學玩樂在一塊,聖雄與同學的友誼良好,同學們都能理解他在做甚麼,尊重他的想法。

聖雄在大學四年的學習生涯,一路上學習成績遙遙領先,四年來都拿第一,對他的學習能力,同學好奇想探索,連教授都佩服他的卓越。聖雄表示:「無求自得,做好學習,自然而然就能達到很好的狀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