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師範大學畢業生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七台河市王長柏(男),未婚,今年三十七歲,曾居住在七台河市桃山區老市委黨校院內,現全家被迫搬往外地。

如果沒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王長柏現在應該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份叫人稱羨的工作──教師。能更好的盡到人子應盡的孝道,更好的處理好親友間的關係,用大法賦予他的善良、真誠,為社會增添一份純正的力量。然而這一切全因為這場迫害而被剝奪了。

下面是王長柏訴述他的部份遭遇。

今天本著最純正的善念,將自己在這十幾年裏經歷的迫害講出來,不為別的,只是希望能以此喚醒仍被中共邪黨假理迷惑的,暫時還不太清醒的,仍被利用充當迫害工具的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及普通民眾的良知善念,從而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並因此而擁有一個真正的充滿陽光的美好未來。

我於一九九八年二月份喜得大法,當時正是上師範大學期間。得法後,我一改以前形成的觀念,時時處處用大法的法理「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事事與人為善,在學校尊敬老師、善待同學,努力學習,贏得師友一致好評;在家裏孝敬父母,關愛親朋;在社會上心懷善念,善待一切。當時真是生活充滿陽光,前途一片光明。是啊,大學一畢業就會是一名人民教師,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

但是,大學剛剛畢業還不到兩個月,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發生了,面對這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我心痛至極。我深知大法的純正和美好,是苟喘躲在陰暗角落裏偷生,還是站出來為大法說句真心話,成了我一個艱難的選擇。痛苦中、冷靜地思考後我拋棄了私心,拋棄了安逸的生活(家裏人告訴已給我找好最好的學校,只等分配工作了),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與同修三人一同進京上訪,抱著最純真的善念,希望用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受益體會向國家領導人證明法輪大法的美好,從而還師尊和大法清白。結果我被強行抓往北京天安門派出所,並被非法關押於北京某看守所,後來被駐京七台河警察帶回七台河,期間我們身上所帶的一切錢財被其所奪。

帶回七台河後,我又被桃山公安分局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的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關押在七台河二看,在那裏同修經歷了非人的折磨,體罰、皮鞭、吊銬子、涼水潑身、「開飛機」……每日裏面對無名的恐懼,飢寒交迫自不必說,我被非法關押了近半年,於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回到家,工作也被剝奪了。期間年邁的老父親、幾個姐姐、妹妹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父親頭髮白了好多好多。

二零零零年六月末,為了防止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當地桃北派出所又一次把我從家裏綁架,強行關入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那裏關押的都是刑事犯,恐懼氛圍籠罩每一個人的心頭,感到壓力很大。渾身長滿疥瘡,疼痛難忍。已記不太清具體回家日期了,只記得在看守所度過了中秋節,不久後回的家。回家後見父親更加消瘦,皺紋更深,話更少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七台河桃山分局又夥同六一零人員將七台河大法弟子迫害判刑多人。我被迫害二年半,先被非法關在七台河第一看守所半年,後被非法關在牡丹江監獄兩年,身心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在那裏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迫長期超時、超體力幹奴役活,給監獄賺錢。工作環境之差,奴役強度之大人們自可想到,有時加班到半夜。這一次我遭受的迫害,對家裏的打擊太大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我去辦身份證再次被桃山分局迫害治安拘留十天,並勒索家人現金二千元。

這些年中曾經參與過對我迫害的人很多都已記不住了,能記得的有:曾是桃北派出所的李曉龍、韓龍,原市公安局長張和平,桃山分局楊局長,曹威、孫堂斌。

寫出這些人的名字不為別的,希望這些人了解大法真相,能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要再繼續做中共的幫兇,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全國很多警察明白真相後為自己和家人著想,善待大法弟子而出現福報的例子太多了。當然正反兩方面的例子都有,一意行惡迫害大法學員而遭惡報,或是殃及子孫和家人的也不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