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目睹在中國勞教所裏同伴被逼瘋的情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華清澳洲悉尼採訪報導)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九七級學生柳志梅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中共迫害致瘋的遭遇駭人聽聞,然而這樣的例子並不是單一的。記者採訪居住在悉尼的法輪功學員曾錚時,就獲知了其它的相似案例。

曾女士是北京大學地球化學專業的碩士。她在法輪功中發現了她對於人生和宇宙的疑問的答案,這讓她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開始後,曾錚曾經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達一年之久,其間她遭受過酷刑虐待。

曾錚在當地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時常常提到她親眼目睹在中國勞教所裏同伴被逼瘋的情形,她說:「看到明慧網上關於清華大學學生柳志梅被逼瘋的消息時,讓我想起在中國勞教所裏被殘酷折磨致瘋的原委。我是親眼目睹同伴被逼瘋的情形。」

她說:「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時,有一個從甘肅來北京上訪被抓進來的,大約二十多歲。她剛進來時特別堅定,在被連續輪番折磨五天五夜後,最終被逼瘋了。她被逼瘋那天夜裏我在場,她在一分鐘前還很正常,但突然她的眼中閃過一陣迷茫遲鈍的神情,然後是一種愚蠢的眼神,緊接著她就非常可怕地傻笑起來,非常大聲地傻笑,我馬上知道她已經不是她自己了。那一刻我只感到毛骨悚然,只覺得那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沒有任何一種事比得上看著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被剝奪走了人最根本的東西,一下子變得神經不正常了那麼可怕。我不知道她在此之前都受到哪些折磨,或是否被迫吃了甚麼或打了甚麼毒針,但是我是親眼看到了她被逼瘋的那恐怖的一刻,這讓我終身難忘。每當我想起這可怕的一幕,我都非常難過,一個生命就這麼被逼瘋了。」

曾錚還回憶起當初她自己曾被注射一種點滴,「我那時開始絕食,但在絕食第四天時,警察把我弄到醫務所去給我打點滴,他們(醫生)打不進去,就叫一個犯人來打,打完以後我感到人特別難過,頭昏沉沉的,人好像飄散在空氣中,我感到沒有力氣,就靠在醫務所的櫃子上。打著打著(點滴),我連他們在一旁說話聲都聽不到了,這些人就像電影裏的特技鏡頭一樣『淡出』了。」

另外曾錚在採訪時談到還有一種非常惡毒的刑法,叫上「穴位電針刑」,也就是在人的穴位處加電流,這種辦法也可以把人弄得非常痛苦或變成精神病。她說:「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一年,從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和北京市女子勞教所,我和另一個大法弟子幾乎是相同時間一起進出這兩個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她大約才二十出頭,眼睛大大的,很美麗。她在被送到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之前,被關押在北京東城看守所,那裏的警察想了很多的辦法折磨她,想讓她妥協不修煉大法,但是她很堅定地一直不妥協。後來警察就給她上電針刑,就是用電針在她的穴位處突然通大劑量的電,她一下子就昏死過去,等醒來時就傻了,失去記憶了,也沒有生活自理能力了,她就聽任擺布了,讓她抄批判法輪功的材料她就抄,不讓她做甚麼的時候,她儼然變成了一個活死人。因為她眼睛特別大,所以眼睛無神、空洞的狀態也就更加明顯,更加讓人看著痛心。後來她越來越瘦,到後來就成了弱不禁風,一吹風就要倒的樣子。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我看到她每次跨過一個根本就不起眼的只有幾公分高的小台階,都要用很長的時間,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做到,她先是在台階前晃著,晃好長時間才猛一下將似乎根本不聽她使喚的左腳『扔』上台階,那個動作只能用『扔』來形容,因為那腳看上去根本不像她的,不聽她使喚。這一扔讓她險些失去平衡而摔倒,她要劇烈晃動好一陣才找到新的平衡,恢復到之前的晃動幅度,再一邊晃著一邊艱難地彎腰,將兩手顫顫巍巍地撐到地上。喘息半天後,猛一下用雙手一撐,非常嚇人地將還在地上的右腳也『扔』上去。然後她還要這樣四肢著地原地不動晃悠半天,才能搖搖晃晃直起腰來,再往前走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