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的殘酷迫害手段(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位於石家莊市石銅路上。被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們經受了無數的殘酷迫害。這些殘忍而非人的迫害手段正是邪黨本性的真實體現,而這些迫害得以發生並在較長時間裏一直在延續,正說明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邪黨層層下達命令,層層指使和默許的。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勞教所內的場景

勞教所「和諧」招牌下,持續發生著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一、打,電,銬是家常便飯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法弟子劉麗、劉炳蘭、張豔春等人由於不配合惡警,拒絕奴工勞動,被吊銬在高低床的上床欄杆上,一銬就是幾天,其間不准上廁所,致使大小便順著褲腿往下流,屋裏臭氣熏人。惡警大隊長劉子維還不准包夾人給收拾、擦洗,其間惡警指使普教打手朱麗英、劉宗真、劉娟等人毆打她們,致使劉麗被打成雙眼烏青和間歇性腦子震盪。劉麗多次要求到醫院治療,遭到惡警拒絕。

大法弟子劉炳蘭被吊銬了兩天兩夜之後,允許上廁所時,大小便已無法正常排出,其痛苦無以言表。在這種情況下,被普教打手李麗娟踢其小腹部位膀胱上,致使其小腹持續疼痛很長一段時間。由於大法弟子不放棄其信仰,煉功時被惡警劉子維、王維衛、谷紅葉、柳玉芬、師江霞等人關進小屋,用電棍電,這已成家常便飯。

大法弟子張豔春因被打的臉上青紫,在應釋放之日由於臉上青紫未消,而再被非法延期關押43天,直到臉部恢復正常才放其回家。一位50多歲的大法弟子,血壓高達300,因唱「大法好」歌曲,被惡警帶領普教打手將其關進小屋打耳光,揪頭髮,致使頭髮多處脫落,頭皮多處可見。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惡警的流氓手段由此可見一斑。

二、人身侮辱和性虐待

大法弟子陳秀梅由於不配合惡警,被惡警劉子維指使流氓普教打手劉娟、朱麗英、劉宗真等人扒光衣服並搶走其全部內衣,掐其乳頭並用圓梳子插進其下身攪動,在地上流了很多血。惡警的殘酷手段,暴露了邪黨的嗜血本性。

大法弟子王麗霞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不穿勞教服,被惡警劉子維、王維衛等帶領普教打手朱麗英、劉娟等人強行扒掉其外衣,剪毀其內衣褲,使其赤身裸體,進行慘無人道的人格侮辱。普教打手用鞋底對其裸體進行毆打,搧其耳光。由於絕食三個月使王麗霞骨瘦如柴,而每次灌食都是在石頭鋪的小路上拖著走,使其雙膝血肉模糊,疼痛難忍。在屋裏不讓其睡床,王麗霞只能每天躺在冰冷的地上,打手朱立英經常用棉被蒙其頭使其難以呼吸,以此方式對其進行折磨,所有這一切害人手段,都是由惡警劉子維、王維衛共同研究指使的,由此可見惡警的狠毒與陰險本性。

三、熬夜、罰站,不讓上廁所和「踩盤」

對於沒有放棄信仰、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惡警首先採用熬夜的手段,連續多日甚至二三個月不讓睡覺,想以此從精神和肉體上達到摧毀其意志、逼其寫咒罵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所謂「四書」的目地。熬夜的同時還整夜的罰站,大法弟子馮曉梅被惡警如此折磨了十多天,見無效果便採用了更為狠毒的「踩盤」,這可以說是石家莊勞教所的典型酷刑方式。

大法弟子馮曉梅因拒絕「轉化」,被普教打手朱麗英、劉宗真、齊小露等四人強行將其腿雙盤長達六個小時,等其疼痛難忍時,開始用腳猛踩其雙膝和小腿脛骨及踝骨,致使馮曉梅撕心裂肺的慘叫不絕於耳,而門外值班的惡警谷紅葉不但不管,反而嫌其吵得慌,並讓普教把馮曉梅的屋門關得嚴嚴的,以此方式縱容打手更肆無忌憚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馮曉梅被放下來後,不允許其坐,而是連夜罰站,並不准上廁所,其痛苦無以言表,致使馮曉梅雙腿腫痛,不能正常行走。因憋大小便,使馮曉梅長期便血,而不給其醫治。

大法弟子於傑因拒絕「轉化」,被綁架到石家莊市勞教所,被多個惡警(兩男幾女)帶到一小屋,把門窗關嚴,窗簾拉上,想以此來掩蓋其做賊心虛、不可告人的迫害事實。而後,強行給其盤上雙腿,雙膝被兩個凳子頂著,以防雙腿下滑。雙臂被左右兩個惡警拽住,同時用腳不斷的踩其雙膝,前面坐一個惡警,用雙腳踩其雙盤著的小腿脛骨,上下左右全方位進行摧殘,並說這是幫其「真修」和「煉功」。從上午九時開始,一直持續到下午三時許,見無法改變其堅定的信仰,就開始加大力度猛踩,使於傑痛苦得全身抽搐,大汗淋漓。期間不讓進食,不讓上廁所,當時於傑來例假要求上廁所換衛生紙也未被許可。而在這之前兩個月,於傑斷斷續續一直在絕食反迫害,身體極度虛弱。惡警明知這種情況,還這樣的摧殘和折磨,並說於傑現在的痛苦是「最佳狀態」。

有一個男大法弟子被其用這種手段折磨了二十二個小時,還有一個大法弟子,被同樣折磨了八個小時,使他們三個月後還無法正常行走。在這種殘酷的迫害下,惡警強行已近虛脫的於傑寫決裂書。由此可見,惡黨在其宣揚的「偉、光、正」背後是多麼的陰險毒辣,令世人髮指!當然其中也有明白真相的警察不願參與迫害,只是表面應付而已。

四、長期關小號並限制飲食

大法弟子劉炳蘭、王麗霞、張豔春、陳秀梅、梁業寧等人由於不肯配合奴工勞動而被長期關押小號,每天不准出屋,大小便都要受限制,一天只准上四次廁所,惡警劉子維和王維衛為了整治這幾個不肯參加奴工勞動的大法弟子,就不准她們吃菜與喝粥,每頓只給一個乾饅頭,每天只給喝三杯水{小塑料杯}。因長期吃不到蔬菜,喝不到足夠的水,她們大多數人大便乾燥,八九天都無法解下大便,痛苦異常。

為抵制迫害,小號內的大法弟子們絕食抗議非法迫害,在絕食的三個月裏,大法弟子劉炳蘭、王麗霞每天被強行灌食,回來後,都會被推倒在地上,被打手朱麗英、劉娟、劉宗真等人毆打。大法弟子陳秀梅的屋裏更是經常傳出淒慘的叫聲。

惡警劉子維強迫所有一大隊的大法弟子不准用熱水洗漱,寒冷的冬天,大法弟子們只能用冰冷的自來水洗臉、洗腳和洗下身。大法弟子馮曉梅長期便血,小腹不適,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用冷水洗。鍋爐燒的水規定大法弟子們一天只能打三次,每次一杯(小塑料杯)。有一次,大法弟子劉炳蘭趁晚上上廁所時接了點熱水,正巧被劉子維看見其在廁所擦身,馬上上前去用手一摸發現是溫水,大發雷霆,一腳把盆踢翻,並把包夾大罵了一通。小號內關押的大法弟子們不論冬夏,不讓洗澡,有一次劉炳蘭讓包夾找惡警要求洗澡,惡警王維衛陰險的說:「讓劉炳蘭來求我,給我說好話」。

本來正常吃飯、上廁所、洗澡是所有被勞教學員的正常的人身權利,卻被惡警當成管制和整人的手段。中共邪黨的沒人性從這些小事上都可以體現出來。

五、有病不給治,不准接見親屬

大法弟子安金庭在長期迫害下患血糖低,經常半夜犯病,很危險,惡警不但不給治療,反而給她安排奴工勞動滿任務數,完不成任務讓全組人陪她一起挨罰,以此在肉體上和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張桂芹血壓高達280,惡警不但不給看病,反而逼其天天上四樓參加奴工勞動,後來張桂芹的親人要給其辦保外就醫,勞教所惡警還講條件,說讓張桂匠必須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才能給其辦理保外手續。同樣是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張瑞華也是血壓200多,就因為不肯寫「保證書」,至今勞教所還不放其回家接受治療。

大法弟子馮曉梅受迫害的情況更引起關注,因為被認定是王博無罪辯護發起人,遭受了邪黨當局報復式的殘酷迫害,除了由直屬「610」的喬小霞專門負責外,關小號,熬夜,罰站,不讓上廁所,又施用「踩盤」酷刑,大約折磨了30天,然而當馮過後嚴正聲明被迫所寫的轉化材料作廢時,又一輪殘酷的折磨了40天,致使馮身心受到嚴重傷害,被迫害的長期便血,初診疑為腸癌。惡警不但不給其有效治療,還逼她每天幹壯勞力的奴工滿任務數,折磨得馮曉梅每天收工後趴在床邊喘息,臉色非常不好。馮曉梅多次找惡警說身體不適不能勞動,惡警劉子維卻因惱怒馮曉梅不承認「轉化四書」一事,對馮曉梅說:「我要讓你死不了,活著難受!」至今馮曉梅一直得不到治療和休息。

所有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她們是那樣惦念著自己的家人。由於邪惡勞教所強行剝奪她們與家人合法接見的權利,所以她們只能默默的為親人祈禱平安。而勞教所卻以不「轉化」為由不准與親人聯繫的行為給世人造成一種不管家,不工作的假相,其後果給當事人及其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上的痛苦,邪黨對世人的欺騙妄圖達到預期的效果,給邪黨及其爪牙惡警們迫害好人妄圖製造合理的理由。

通過以上的真實事例,不難看出邪黨的邪、騙、痞、間、搶、鬥、滅、控的邪惡本性,所以世人一定要擦亮眼睛,認清中共邪黨的真實面目,趕快「三退」脫離邪黨,在天滅中共時為自己留一條善路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