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大法弟子趙書學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2004年1月20日,我的哥哥大法弟子趙書學被中共邪黨迫害致死,年僅40歲。

哥哥是在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年因公出差到廣州,有幸聆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按照「真善忍」為修煉標準,是修善的,和平的。從那時起,哥哥就變了。他變得不再像從前那樣少言寡語,憤世嫉俗了;他變得愛笑了,對人友善了,對事不再偏激和怨恨了。(因為在文革時期,我父親因同情單位裏無辜被毒打的右派分子,被中共邪黨以反革命的名義迫害致死。)並且,1995年末,我在哥哥的引導下也開始修煉大法,這讓我重新認識這個世界,獲得重生。

1995年回到家不久,哥哥就被同修們推舉為本站的輔導員, 變得忙碌起來,組織集體煉功學法,一直生活得充實而有活力。

可是從1999年7月20日起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瘋狂迫害,我哥哥便是最早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因他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其他輔導員們一起去市政府上訪,想向政府說明真相,為大法鳴冤。1999年8月2日,哥哥被哈爾濱市公安局七處的人綁架,非法拘留了20天。當時哥哥的所在單位 ─ 哈爾濱汽輪機廠,迫於壓力於8月23日把我哥開除公職。這些並沒有嚇倒大法弟子,哥哥的信念足,仍然堅信和弘揚大法。

2001年夏天的一個夜晚,我哥哥與其他5名大法弟子在哥哥當時開的食雜店裏學法時,被幾名著便裝的惡警強行踹開門,持槍將他們綁架。家人經多方打探,才得知他們當中包括我哥在內的四名男大法弟子被關押在現香坊公安分局拘留所迫害;另外兩名女大法弟子被直接送往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看守所)進行迫害。

哥哥被關押後並未經開庭審判,家屬只是被自稱公安局的人電話通知說,趙書學因擾亂社會治安等罪名被判刑五年,並且剝奪家人探視的權利。當時我們問那人是誰,怎麼就說哥哥判刑了,有沒有證明材料,哥哥被關在哪裏等問題時,他很蠻橫地回答說 「不知道」,並急忙掛斷電話。事後我們家屬托人查找,才知道哥哥被關押在哈爾濱第三監獄。之後,家人多次去公安局、法院以及監獄上訪申訴,都被拒絕探視和放人。我們一直無法見到我哥哥。

直到2003年12月26日,邪黨惡警突然打電話通知家人說,同意我哥保外就醫了。當時我們全家都很驚訝,但是也有一些高興,因為我們都2年多沒有見到我哥了,姐姐怕我去接哥時被抓,沒讓我去接,是她和姐夫去接的哥哥。當時他們站在第三監獄門外等了很久,後聽到裏面有人在對話。只聽到一個人在說「這人已經廢了,回家能不能活還難說」。然後就聽見有人喊「趙書學家屬」,姐姐和姐夫急忙上前,看見從門裏推出一個擔架車,車上躺著一個衣服破爛,體重不足40公斤,肚子像個充了氣的大皮球,散發著難聞惡臭的人,經仔細辨認才知道那就是我的哥哥。姐姐和姐夫這才明白那惡警的話,便急忙將我哥送往省醫院搶救。

在哥哥住院期間,我去探望他,雖然姐姐事先跟我講了哥哥的情況,可我見到哥哥時還是沒有認出他來。躺在病床上的哥哥骨瘦如柴,肚子因過分的腫大皮膚變得發亮,腿和腰部因潰爛而全裸露在外面。他面色灰白,頭髮稀疏,因過度消瘦顯得兩隻眼睛特別大。但是哥哥的意識非常清楚,看見我還笑著對我說:「不要哭啊,我很好,你哭你的孩子會不高興的,沒想到這才幾年你都快當媽媽了。」

面對死亡,哥哥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他說他要用他的生命告訴世人這一切,他不會仇恨任何人,他只希望善良的人們、與他有緣的人們都能夠珍惜生命真理。他作為大法弟子,他的生命與大法同在,與真理同在。他願用他的生命來捍衛大法。還告誡我要堅信真善忍,堅信我們的信仰,堅信終於會有一天,我們不再遭受迫害,可以在公園裏煉功,可以集體學法,同時希望我以後能夠成熟起來,不要被這暫時的困難所嚇倒。

2004年1月19日晚,哥哥大量嘔血,終因搶救無效於20日晨死亡。

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趙書學的單位及個人
黑龍江省哈爾濱香坊公安分局電話:  0451-55651473
監察室:  0451-55651470
政治處:  0451-55662213
哈爾濱香坊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隊惡警姓名:劉冰,王佳
哈爾濱第三監獄「610」頭目:陳樹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