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根本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常人中,我在文學音樂及美學領域很有造詣,也常博覽宗教典籍,對生命的價值取向及人生終極意義的追求也頗有感悟。漸漸的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觀與審美標準──追求人生真諦、恪守做人道理,把其視作真理用心靈去守護。

曾閱讀很多名人傳記,對於古今中外一些文學家、音樂家、畫家的高貴品質及其作品中展現的完美人生境界很是嚮往,追求高尚唯美的貴族精神、拒絕醜陋。在物慾橫流、人心不古的世間,我這個心靈依然在童話世界裏流連忘返的人,亦如異類。在備受精神之苦、茫然絕望之際,覺的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走向圓滿》)能滿足自己悲觀避世的心態、能實現人與人之間相互仁愛不受傷害的人生理想,便走入大法修煉中來。這種根本的執著是我最固守最不易察覺的,也是舊勢力在我正法修煉途中以「個人修煉提高為第一性」以此加大魔難「過關」和「破壞性的檢驗大法」(《預言參考》)的根本藉口。我在極為痛苦的突圍中時時瀕臨絕境,它就像繫在岸上的繩纜,使我難於啟航。

在人中我是個極認真的按原則做人的人。兒時,我與小伙伴玩兒時,對她們每每違背了遊戲規則總是狡辯不下場兒感到不可思議,而我只要犯規了,哪怕對方不知道,我也主動下來;玩撲克從不偷看別人的牌,也沒有防人看自己牌的意識,害得本家一再提醒「看你牌了」,我卻認為不遵守規則即使贏了也未真贏,是騙自己;長大後恪守好人原則,寧可吃虧飽受傷害也決不偷奸取巧,決不害人;做事整潔規範認真、尊重他人、同情弱者;對於說謊、妒嫉、奸猾詭詐之人極為厭惡;是非好壞、善惡美醜、愛恨情仇、客觀公正分明,更有為真理捨生取義的文人義士之俠骨。按這種標準做人可謂人中的好人。

可是這種品性帶到修煉中來,便產生出「大法弟子應比常人中的好人還要好」和「大法弟子必須恪守大法法理和原則」的觀念。這種觀念滯留於人的情中,貌似正確,實質含有極端和以惡治惡的為私為我的因素,又不易察覺。當學員修煉過程中未修去的自私、妒嫉等等人心在大法工作中「傷害」到「我」時,便觸及了我的根本利益──做人之本的觀念。氣恨、委屈、不平,覺得這個高尚群體中怎麼還有這種「壞人」呢?做人底線咋這麼低呢?這種觀念使我與學員「矛盾」重重難於配合,以至受「傷害」後委屈怨恨之下遠離整體,修煉之初的根本基礎與利益發生動搖,修煉面臨極為尖銳的抉擇:堅持還是放棄?

昨天發生的事又使我氣恨不平:我與一學員一年來集體學法,可她總是不守時或是乾脆不來,我長期沒有集體學法環境,心裏很急很苦,出於對她的尊重,我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幾次,她依然如故。前天與其分手時我對她強調多次,一再叮囑:明天上午一定去。她也滿口答應。可是我等了一上午人也未到,而且還有一急需她核實的材料。我開始急躁、憤憤不平、氣恨的不行。我開始找自己,是我的甚麼私心使我不平:一,她長期不來使我不能走師父安排的集體學法之路,一個人學法影響質量,影響了我儘快提高的利益;二,一再叮囑她她毫不在意,也就是沒拿我當回事兒,傷了我的自尊;三,等待中消耗了我寶貴的時間;四,觸及了我做事規範的觀念。找到這些後內心平復了許多。下午她來了,一看到她火就上來了:「你終於來了?!」,我說上午邊生你的氣邊找自己的心,還未說完,她卻霸氣十足的說:讓你氣,就得這麼制你!我更氣的不行:這人自己錯了還理直氣壯,怎麼不講道理呢?!

晚上看學員文章《讀〈解體糾纏與恨〉有感》,感觸頗深,半夜發正念時便加強解體怨恨心,同時找自己怨恨心為甚麼長期以來怎麼修也修不掉?我突然意識到,那些中外文學藝術家及其典籍,可謂人中高士與上品,境界卻是在人的情中,我在文藝作品中接受和追求的也是人的道理,這種理念在宇宙中是極低的。而法輪大法之法理洪貫穹宇、浩瀚無邊,在與同修助師正法工作的配合中,我卻一直以這種「人」的觀念衡量身邊發生的一切,它符合人的理兒,卻不符合大法對大法弟子在不同層次的更高要求。即使我做的事是對的,基點卻在人這兒,制約著自己、障礙著別人。這就是為甚麼同修也認為我說的做的都對,卻在內心裏不能認可我的原因;也是我認為自己是對的為何總是備受傷害而委屈不平的根本所在。一味的恪守人的理,極端看問題,甚至我的觀念被觸及時以惡制惡,基點是為私的,是不想失去高尚群體中不受傷害的根本利益,不能像神一樣慈悲圓容的看待世間相生相剋之理。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和《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神是慈悲的,有著最大的寬容,是真的為生命負責,而不注重人的一時一行,因為神是從本質上使一個生命覺悟,從本質上啟迪一個生命的佛性。」 「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能夠在做事中考慮別人和所表現出來寬容,是因為基點就是為他的。」

我發正念解體那個障礙我多年的「恪守做人道理」的觀念,無條件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內心平靜無波,卻不知為甚麼淚如泉湧,不得不騰出手來一遍遍的擦拭淚水,渾身發熱、汗濕衣衫、心境清朗而空明。此刻我真正的體悟到向內找的無邊法力,體悟到同修間「矛盾」的苦心安排,是師父對弟子從人走向神的修煉負責、是對眾生的洪大慈悲。

當天我入睡時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對未修煉的姐姐說:「姐,我已經決定放棄了。」我姐如釋重負的說:「唉,你終於放棄修煉了。」我說:「不是放棄修煉,而是放棄觀念。」話音剛落,我望見遠處像原子彈爆炸一樣,空中騰起很大很大的一團蘑菇雲,瀰漫了大半個天空,……。醒來,深知那個「追求人生真諦與恪守做人道理」的觀念,那個根本的執著,在宇宙天體中、在師父正法的洪勢中,原子彈爆炸般解體了;我空間場中根本執著衍生出的一系列的觀念,它們都隨同根本執著相繼解體了。

自師父經文《走向圓滿》發表至今已近十年,雖背的很熟,可對根本執著一直認識不清。在一次次的矛盾衝突中,似乎找到了一些根本執著,如今發現,那只是根本執著派生出的一些觀念,今天才找到了它的根。

舊宇宙中的很多參與正法的生命,在今天的正法中似乎是在幫助師父正法,實質上是借助師父的正法,在拼死保留自己要保留的根本私利。大法修煉中我們抱著根本的執著不放也是如此。這正是舊宇宙自私的生命與因素之所以被正法淘汰的可悲之處與根本原因。根本執著與個人修煉真的是修煉途中的攔路虎啊,它使我們修煉的基點與目地不純,即使做了很多大法工作、發了很多真相資料仍使我們偏離正道。

這個根本執著,早找到它才能早日解脫舊勢力的束縛,才能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才能真正兌現我們來時的史前大願──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粗淺認識,不足之處懇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