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康運誠歷盡磨難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康運誠,原牡丹江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1999年法輪功遭受迫害開始後,因為堅持修煉,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並遭受殘酷迫害,2007年在牡丹江監獄被迫害致傷病危保外就醫,於2010年11月16日前後離世,終年56歲。

康運誠,1954年出生,原來是牡丹江市房地產總公司經理。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又有願意為大家義務服務,自然成了法輪功義務牡丹江輔導站站長。1996年,輔導站在東三條路老道口鐵路某會議室,每月舉辦二次九天錄像班,由輔導員負責每天放一講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然後在大院裏,由學員教功。到1997年,牡丹江輔導站都不用再辦九天錄像班,各煉功點自己就組織大家在一起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了。

真正修煉大法的人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改變不好的思想與行為,使社會風氣好轉了,身體素質提高了,給國家和家庭節省了醫療費。有不少人因為修煉大法之後,家庭和睦了,鄰居團結了。有的在病痛中掙扎,甚至瀕臨死亡的人,身體得到了康復;也有面臨破碎的家庭從獲幸福、團圓,發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牡丹江市郊區鐵嶺河鎮,有一個叫大青背的山村,那裏沒有公交車,道路很不好走。大青背有一對夫妻倆,丈夫煙酒成癮,弄的一身是病,面黃肌瘦的,夫妻倆經常吵嘴,而且生活很不安定,丈夫也知道煙酒對身體的危害,和對家庭產生的不良影響,想盡了各種辦法,多次想戒掉煙酒都失敗了,妻子也多年疾病纏身。夫妻倆有緣修煉法輪大法後,夫妻倆只看一遍《轉法輪》,丈夫突然意識到自己是煉功人,煙酒就全部戒掉了,從此身體一天一天的強壯起來了,而且一掃以往的病態,紅光滿面,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妻子多年不癒的頑疾也消失了,再也聽不到夫妻倆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過越好。

一、99年4-25上訪後被監控、騷擾

1999年4月11日,何××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文章污衊法輪功。何的污衊刺傷了廣大法輪功學員的心,期刊編輯違反了政府對氣功「不打棍子」的政策。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認為有必要向天津有關方面澄清事實,並期望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講清真相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他們用親身經歷告訴編輯們:法輪功令人身心受益。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群眾不會得到釋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正是在這種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出於對政府的信任,為了能夠有一個自由安定的修煉環境,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前往中南海和平上訪。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等官員與法輪功學員代表進行了會談,在問題得到基本解決的當晚,學員們各自離去,整個過程安靜祥和,秩序井然。在離開之前,紛紛將地上的垃圾和紙屑撿起,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撿起扔入垃圾桶。此事的妥善處理曾被國際傳媒譽為開創「中國政府開明接受民眾建議」,以及「中國民眾素質提高」的先河。這就是震驚中外、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

然而,四二五上訪之後,康運誠及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不斷地受到公安局等單位騷擾,甚至有一段時間不讓回家。牡丹江市區所有煉功點,被公安監控、錄像,不少公安、國安人員滲透到煉功點,與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當年牡丹江市政府部門對法輪功的調查報告提到:牡丹江市地區煉功點共有一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市區(東安區、西安區、陽明區、愛民區)共有九千名法輪功學員,外市縣(四個地級市:海林市、寧安市、穆稜市、綏芬河市;二縣:東寧縣、林口縣)共有六千名法輪功學員,但沒發現有政治色彩。

二、被非法判刑迫害 歷經磨難離世

在1999年7月20日清晨,牡丹江市區法輪功學員康運誠、孫麗珠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公安部門劫持,大部份學員在7月20日午前放回,但仍有於宗海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日夜扣留監視。

1999年迫害開始後,康運誠因為堅持修煉,曾多次被惡黨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並遭受殘酷迫害。被釋放後回到原單位,即牡丹江市房地產總公司工作,安排副職,負責某商場的管理工作,工作任勞任怨、成績出色。

2003年10月末,康運誠又被牡丹江市610綁架。由於他工作任勞任怨、成績出色,單位主要領導出面為他擔保,不法警察置之不理。康運誠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牡丹江監獄五監區。

2004年,康運誠和吳躍榮、張濤、劉軍、王新軍、金肩鋒、孫登超、呂振江、侯閏忠、姚國才、高雲祥(海林)、龐士興(七台河)、張德文、劉得淵等1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牡丹江監獄,且被迫害的非常嚴重。惡警為強制改變他們的信仰,把他們關在集訓隊,恐嚇如果不寫保證書,就一直留在集訓隊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集訓隊裏遭到的是沒有人性的折磨。每人睡覺的地方很小,經常是幾個人一張床,白天洗不上臉,上廁所、喝水受限制,每個屋的犯人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言行,經常說打就打。在惡劣的環境裏,法輪功學員身上都有蝨子,白天幹活(穿筷子、挑牙籤),經常加班到9點或夜裏12點,完不成定額便會挨打。邪惡之徒用板子打人,經常把板子打折。晚上上廁所不到正點不讓去,出門不喊報告就挨打,吃飯每個人都吃不飽,刑事犯卻吃不了都倒掉。

2004年8月份,惡警開始強行轉化,找一些刑事犯人輪流和法輪功學員說話,一連6天不讓睡覺,法輪功學員以絕食抗議。惡警以暴力阻止學員絕食,每個屋都傳出「法輪大法好」的喊聲,惡警命令犯人把同修的嘴堵上打,有的被關進了小號、有的被集中到教室強行轉化進行精神折磨。同時不讓法輪功學員會見親屬、給親屬打電話。其中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最嚴重的兇手有惡警大隊長丁學忠、教導員莊秋欣,以及司海濤、姜軍、於科長、張大志等。

2006年1月18日康運誠被迫害關「小號」,原因不詳。之前康運誠曾因被迫害嚴重,出現過嚴重高血壓等症狀而入住監獄醫院,當時家屬曾要求保外就醫被獄方無理拒絕,

2007年1月13日康運誠出現病危,被監獄方面轉入當地醫院治療,其間手術兩次,尤其第二次手術,醫生告知可能下不了手術台。後來,家屬找到獄方,大約在4月份才「保外就醫」回到家中。

康運誠最終於2010年11月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