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七台河市黃躍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黃躍祥,修煉法輪功後處處按照大法的真、善、忍去做,處處都在做好人,在家裏和外面都得到好評。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遭受迫害後,他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去省政府和北京信訪局對他們講述法輪功真相,卻多次遭受中共的迫害。2000年7月1日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非法勞教;2003年2月22日被七台河公安局綁架、非法判刑,在黑龍江牡丹江市監獄受五年迫害。

下面是黃躍祥自述他的部份經歷。

我叫黃躍祥,是一九九六年煉法輪功,通過學法煉功,身體也輕鬆了,心性也提高了,知道不能損人利己傷害別人了,過去身體有多種病,一言難盡,天天吃多種藥也不見好,法輪功真是威力無比,以前所有的病都好了。我過去的脾氣非常不好,不是一般的不好,一萬個人中也找不著,打人罵人那是家常便飯,吃喝嫖賭,是活不幹,油瓶倒了都不扶等很多不好的行為都改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問題時知道了「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

然而邪黨江澤民出自於一己私利,妒嫉心衝頭,撒下彌天大謊,以假亂真,鋪天蓋地的編造謊言污衊法輪功,在全國各地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證實大法,還師父的清白,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夜半我打出租車天亮到省政府,當時省政府的大廳裏人來人往,大多數都是法輪功學員上訪來了。警察把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都給推到大客車裏,滿一車就拉走一車,送到外地去了,一車一車的沒有完,不給說話的機會,非打即罵,上哪去上訪,沒人接見我們,只能被抓,又不知如何是好。我萬般無奈回了家。

我和老伴(法輪功學員)於99年11月2日由牡丹江坐火車,3日上午到北京,在北京住了幾天,大約10日左右有7個法輪功學員找到了信訪辦,有三個法輪功學員的先去信訪大門,剛一到有很多全國各地便衣警察,呼一下就把三個法輪功學員給圍上了,說你們是哪的?叫甚麼名?來這裏幹甚麼?他們說為了法輪功的事上京上訪來了,惡警們不分青紅皂白就抓到車裏了帶走。

11月12號那天上午,我們10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天安門證實大法,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向廣場人多的地方走去,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大聲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正講著,周圍的警察都上來了把我們十位法輪功學員硬給抓到車上,劫持到天安門分局,後劫持到七台河駐京辦事處地下室,兩手用手銬給銬上了,幾天後把我劫持到勃利縣拘留所。

在拘留所被關押進來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警察用酷刑「開飛機」迫害他,他在走廊裏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縣裏所有迫害法輪功的職能部門頭頭:村支書,鄉鎮書記,公安局長,政法委,610的頭頭都來了,這個法輪功學員,人越多他膽量越大,堅定說「大法就是好」。那些個頭頭都束手無策,最後把他放回來了,沒任何條件回家了。

我被非法關押到60天那天下午,有個朋友來看我,一看我身體不像樣了,又60多歲了,他就給610打電話要求把我放出來。610頭頭是勃利縣宣傳部副部長,他說放可以,各種罰款得拿。我的朋友就問都甚麼錢,他說610罰款1000元,當地派出所押金3000元,北京往返費用2800元,還有伙食費600元,總計7400元,拿到馬上放人,朋友看我經濟困難,這麼老也夠嗆呀!他又拿起電話找有關部門的領導商量,得拿3600。老伴無奈只好向孩子的朋友借了3600元。就這樣我回了家。

正月十三那天,來了2個警察叫我去派出所,到那裏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就被關進拘留所。在那裏幹奴工活多、時間長,又苦又累,在這期間桃東派出所長陳東到我家裏勒索2000元,老伴被逼的到別人家現借2000元給陳。我在拘留所被關押迫害95天後放回家。

2000年六月份到了天安門,我們在天安門看到有大法弟子正打著橫幅,喊「法輪大法好」,有好幾十個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硬給推到車裏拉走了。下午大約3點左右,我們三個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人多的地方,我和一位男法輪功學員打開橫幅拉開往高舉起,喊「法輪大法好」,那個女法輪功學員一句接一句,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和便衣把我們強行塞進車裏,劫持到天安門分局,晚上10時左右把我們給放了。

我和一男法輪功學員決定第二天再去天安門證實法,第二天在天安門的一角正等待法輪功學員的到來,從一輛警車下來幾個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把我們二人硬給推到車裏拉走,劫持到天安門辦事處。當時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有一二百人,當天半夜劫持到郊區的一個甚麼地方,是個廣場,在車上所有法輪功學員齊喊:法輪大法好。在廣場上坐了一天一夜警察不給飯吃,不給水喝,更不讓睡覺,不准活動。

我後來又被劫持到懷柔縣看守所,下車就被強迫蹲在地上,腿疼得難以堅持。後又把我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劫持看守所的一個間號裏非法審訊,二個警察中一個問我,你叫甚麼名,從哪裏來的,報出名和住處就行,姓艾警察邊問邊說,這麼大歲數了,快說吧,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就不說,他就急眼了,拳打腳踢上來了;我還是不說,他用腳踢,穿的是皮鞋,左一腳右一腳,我的腿被踢的青一塊紫一塊都連在一起了,我還是不說;那個艾警察的氣的夠嗆,用雙手打我的嘴巴子,勁頭之大,速度之快,好像專門受過訓練一樣,不一會嘴就冒血了,惡警還繼續打,我血流很多,完了叫我把地上的血收拾乾淨,接著問,我還不說,惡警更來氣了,另一個警察不知甚麼名,上來用手抓住頭髮往上提,腿不讓伸直,手抓著頭髮連整個身體都提起來了,頭髮一把一把地掉。後來我說了我是哪兒的,四天後被劫持到駐京辦事處。

幾天後我被劫持到七台河看守所。一天上午我被非法審訊,有桃東派出所2個警察,一個姓張是副所長問我,去北京和誰在一起,誰叫你去的,你又聯繫了誰,所有的人都說出來,用威脅的口氣逼著我說,我沒有配合他。張就讓兩警察把我兩隻手擰到後背用手銬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銬上,接著問要我快說,不說就換招,我就是不說。惡警又問了一氣,也沒達到目的,就拿紅磚往後背縫裏加,那倆人累的上氣不接下氣,硬給加上了,問我這回怎麼樣?挺得勁吧,快說,不說還有辦法,看你能挺住不。

我還是不說,不管怎麼疼都不說。張姓的說讓加立磚,他二人使很大的勁也沒加上,後來又找一個幫手是個大小伙子,三人個使盡吃奶的勁才把立磚加上了。當時我手脖子疼到甚麼程度,那就不用說了,然而突然間就不疼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惡警繼續問,說不說,不說就換招。我沒配合,惡警一看錶快12點了,去吃中午飯走了。

7月30日把我劫持到二看,8月1日送往綏化勞教。在勞教所裏,被迫無盡頭的幹奴工,每天18小時的,最少也是12小時。勞教一年到期了,桃山區分局來兩個警察提審,說你還煉不煉了,看我還煉說給加一年勞教,半年後我被釋放了。

03年3月28日早上我被桃山桃東派出所警察給綁架了,被銬在鐵凳子上了。當天晚11點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後又劫持到一看。桃山法院對17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被判法輪功學員有2年~7年,我被迫害強判5年,送牡丹江監獄迫害5年。

2008年3月22日到期回來了,七台河有關的職能部門來家騷擾。我今天把被迫害的事例寫出來曝光,望世上的人們清醒吧,不要隨惡黨幹壞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