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治好了我的頑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學法時間短,但是我在法輪大法中受益了,是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這是真實的,沒有任何虛構和誇張。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我於1949年出生在河北省山區一個農民家庭,祖父母喜歡男孩,偏偏母親生的男孩都死了,我這第二個女孩就不招人喜歡,後來病的死去活來,沒錢醫治,只好挖些土疙瘩熬水當藥吃。婚後受婆婆的氣,身體越來越壞。為了改變命運,1975年落戶到北京郊區,90年~91年在本村地毯廠上班時,經常因心臟疼,難受的死去活來,家人們給安排了後事,三天、五天就要看病吃藥。

1997年村裏已經有煉功點,有法輪功學員向我洪法,但是我沒有珍惜這次機會,和大法擦肩而過,對我來講這是很大的損失。

2004年秋天,我因黑蚊子叮了一下,腿上長出了一個大包,奇癢無比,這個包漸漸的變成蛇皮狀,這個包塊又在腿上擴展成一條龍形,很大,有爪、有尾,彎彎曲曲的,而它的頭確是一個蛇頭。也就是在我的腿上長出一條動物來,它是蛇頭龍身,這條動物趴在腿上,還是母的,旁邊有兩個小的,每天癢癢的鑽心的難受,我都不敢用手去抓,而是拿一塊白沙石拼命的去磨它;有時磨的都出血了,也不能減輕我的痛苦。

我實在沒招了,想起當年向我洪法的法輪功學員了,再次向她要《轉法輪》,這一次我認真的看書了。現在中共在鎮壓法輪功,沒有集體煉功的環境了,我只好在老學員的輔導下,認真的參加全世界的集體晨煉。

漸漸的我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認真對待腿上出現的這個頑症,我就把它當作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要消掉這個業,那肯定就會有付出。但付出不管有多大,我都要承受。

經過四年的艱苦修煉,我腿上的龍形蛇頭動物徹底不見了,我的身體甚麼病也沒有了。村裏的人都發現我不上醫院吃藥了,都猜我肯定是學大法了,因為只有大法能救我。

我受益後,以自己的親身實例向村裏人講真相,逢人就講,人們都相信,因為我是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在向人們證實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