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12/20/1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

  • 江蘇洪澤湖監獄八監區惡行

  • 河北省黃驊市公安局惡警康學博、謝金橋、張秉江的照片

  • 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一角

  • 江蘇洪澤湖監獄八監區惡行

    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洪澤湖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從迫害一開始就積極響應,在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中越來越多的警察和犯人明白真相,不願再參與迫害,但有幾個邪惡之徒泯滅良知至今仍在行惡。今年3月份被送至洪澤湖監獄入監隊2樓迫害的59歲法輪功學員楊俊松(徐州睢寧人),在洗腦班期間由於不「轉化」被4、5個犯人毒打、腳踢、拳打,等等……由於沒有「轉化」被分到大監區一個做錫箔的車間,都是手工勞動,用橡膠滾子把一張很薄的錫箔壓上去,勞動強度非常大,一天幹下來雙手都是黑色的鉛,對身體傷害極大,有的犯人有一點破損立刻就腫脹起來不能行走。

    目前八監教育分監區所謂教育中隊(其實就是法輪功中隊)共關押:普通犯人54人,法輪功學員11人,其中有法輪功學員吳寧:宿遷人;江成會:哈爾濱人,骨科教授;孫玉峰:蘇北人,大學生,被非法判九年,明年4月2日到期;時先龍:宿遷人,刑期到2013年2月;路通:2009年夏由無錫監獄轉至洪澤湖監獄,蘇州人,不穿囚服,理正常髮型,被單獨關在5號監房,有普犯看管,但仍堅持學法煉功;翁洪武:目前正在洗腦班(監獄叫攻堅組),至今未被邪惡「轉化」

    其他的生產監區(大監區)都有法輪功學員,約有十餘人。聽說有一個學員所謂「轉化」後被送入九監區(勞動監區)時常被犯人、警察打罵!

    以下是部份惡人名單:
    倪文清 監獄黨委書記 0527-86478001
    胡玉卓 政委 0527-86478002
    王新根 監獄長 0527-86478008
    湯錦超 警號3207373 專門轉化法輪功,江蘇省授予「轉化專家」 0527-86478068
    曹新紅 警號3207662(女)專門轉化
    翟洪舉 警號3207123 獄政科科長
    肖玉明 警號3207761 八監區管後勤、隊長
    葉志春 警號3207648 八監區指導員
    騰江 八監區指導員(正)
    楊萬和 八監區指導員(副)
    獄政科 0527-86478069、86478072
    教改科 0527-86478075、86478076
    周文華 八監區教育中隊(隊長)
    王志強 八監區教育中隊(黨支部書記)


    河北省黃驊市公安局惡警康學博、謝金橋、張秉江的照片

    黃驊市公安局國安大隊長康學博
    黃驊市公安局國安大隊長康學博
    黃驊市公安局副局長謝金橋
    黃驊市公安局副局長謝金橋
    黃驊市公安局副局長張秉江
    黃驊市公安局副局長張秉江


    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一角

    文/遼寧法輪功學員

    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罪惡太多,數不勝數。從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就向全國散播邪惡的迫害經驗,從那裏非法關押第一批法輪功學員開始,教養院幾乎動用全部力量和多年的整治勞教人員的經驗,都是違法的體罰、酷刑、虐待、利用少數勞教人員對其餘勞教人員實施迫害,對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烈的酷刑折磨──「攻堅戰」。在極端的高壓與虐待中,參與迫害的惡警們又逼迫那些妥協的人和其他勞教人員做迫害的幫兇,直接參與毆打其他沒有妥協的法輪功學員。

    馬三家主要參與的惡警有蘇靜,王乃民,周遷、邱平、黃海燕等等,惡警蘇靜還在全國巡迴作報告傳授她的迫害經驗。2001年3月,馬三家教養院派往大連教養院二十多人,一起參與策劃了「3.19」──對群體實施酷刑事件,大連教養院非法關押的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從3月19日開始,同時被體罰、毆打、酷刑,導致三人死亡,一人摔殘(薛楠),同時又把11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2001年邪黨從北京往馬三家教養院派多人學習迫害經驗一個星期,主要內容是怎麼打人、體罰人、折磨人。2002年上半年馬三家再次派往大連教養院多人,去那裏做幫助實施迫害。

    2008年10月8日,馬三家教養院以楊建為首的數名惡警,對非法關押在一大隊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王春英被上刑28小時,肌肉萎縮,張英林被上刑兩天兩夜,雙臂不能抬起(後來被張春光惡警在2008年11月毆打成骨折);齊振紅被折磨精神失常,張國珍被毆打臉變形,劉振玲被打的腿瘸了,拄著拐杖走路(後來因為她拄拐,當時的分隊長王鳳雲毆打她,拿大棒子叫到小屋裏毆打,說給她丟人了。)仲淑娟、王俊豔、趙淑琴等被惡警上刑,趙淑琴於2009年5月被惡警張春光打的不說話了,精神恍惚了4個月。還有林樂紅曾被多名惡警毆打,惡警們還叫來其他勞教人員看,以此恐嚇他們。

    在2009年6月,一次教養院大會上,當著一百多人的面,惡警王延平(現一大隊大隊長)惡狠狠的說,「建院五十年來從來沒有改變我們的做法,誰想把這裏改變,站出來試試。」

    馬三家教養院每年利用勞教人員的無償勞動,創造高額的收入,一位那裏的會計人員說06年僅一年的時間,女所三個大隊,才三百多人,年純創收200多萬,院方把勞教人員視為「奴工」。勞教人員裏流傳著一句話:「起的比雞還早,幹活不比驢少,吃的沒有豬好。」他們強迫勞教人員進行高強度的生產,同時還盤剝勞教人員的錢財,那裏的生存環境非常惡劣,所以惡警們收取勞教人員的賄賂,進行所謂的「照顧」。 勞教人員想當四防、坐班得拿錢,四千多。想減期,也得拿錢,想不挨打,得給隊長買吃的、水果等。就是那樣,完不成任務也得體罰。勞教人員的校服一套接一套的被逼著買,從夏天到冬天的,不買就加期,2009年六月,惡警大隊長王燕萍調來後,更是如此,一下叫每人交費30多元,買杯、盆和水壺。因上訪被勞教的佟國珍因沒錢交,惡警就不給水喝,還被惡警毆打在地上跪著。

    馬三家除對待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異常殘酷,對待其他勞教人員,包括上訪的人,也一樣是上刑、毆打。五十年來,馬三家教養院進進出出有多少被勞教的人員,這些人及其家屬、朋友、同事等都知道了這裏的邪惡,但馬三家教養院之所以還依然存在,是因為中共一直在利用這裏的打人工具和邪惡環境,維持其所謂的「穩定」,那些過去去過馬三家教養院的人想起來就悚然。有一位大連上訪的人叫趙玉蘭,曾把自己的經歷和在馬三家教養院被施以酷刑的事在北京的一家報紙上曝光,結果被惡警李明玉質問、威脅。瀋陽的上訪人員蓋鳳珍被惡警王燕萍上過刑,腰都直不起來。北京的上訪人員梅秋玉被李明玉、王燕萍上刑並毆打。瀋陽的上訪人李平(殘疾人)被毆打在地上半個小時起不來,莊河的一個上訪人(不知名,人稱「老姊妹」)被上刑,跪地下求饒,惡警們都不放過。阜新的上訪人佟國珍被毆打在地上,惡警叫她跪著,撫順的上訪人陸素娟也被上過刑。

    2010年1月,還有兩天就是大年三十,一下就抓進來幾十個小姑娘,說是搞傳銷的,但是她們都沒有被勞動教養的手續,惡警們禁止她們給家屬打電話,並強迫她們,當有人問起時,要謊稱是在外邊學習。教養院有時和外邊公安一起聯合,抓來無辜的人當奴工。有個教養院員工親口說:沒人幹活了,教養院怎麼掙錢哪,快打電話叫外邊抓些人來。因為中共邪黨經常在北京以各種名目抓人,有撿垃圾的、上訪的、無家可歸的,馬三家教養院就經常用大客車去北京一拉就是幾十人,給北京調遣處按人頭每人500元。結果被抓到馬三家教養院後,她們自己說「死也沒想到,被送到這個地獄裏,不來這裏,我怎麼也想不到,人世間還有這麼個地方。」

    這裏的警察就是殺人的兇手也沒人處罰,反而被提拔當領導,惡警趙國榮打人無數,不但沒處罰,反而在2009年6月被提升大隊長,惡警李明玉被提升到院機關裏,惡警張春光也被提升。有時當地檢察院象徵性的到教養院搞所謂的調查,教養院便安排勞教人員造假、做偽證,檢察院心知肚明,根本不管。2009年11月,檢察院住進馬三家教養院調查,結果打人、體罰人還是和以往一樣,盜竊犯孫玉之(阜新人,幾次被勞教,)就幾次跟惡警管林去作偽證。

    以上僅是馬三家教養院罪惡的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