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者足跡遍天涯|瑞典•哥德堡(圖)

——瑞典人有幸參加李洪志大師傳法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記者何平瑞典報導)瑞典位於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東部,東北部與芬蘭接壤,西北與挪威為鄰,東瀕波羅的海,西南臨北海。主要產業為製造業,產品有汽車、電信、飛機、醫藥、造船等著稱世界的產品。瑞典的農業現代化水平和勞動生產率居西歐前列,是世界上經濟發達、最富有的國家之一。

瑞典的「西部窗口」

哥德堡(Goteborg)是一座風光秀麗的海港城,瑞典第二大工業城市。面積七百二十二平方公里,人口四十八萬,包括周邊城市的大哥德堡地區有八十五萬人。它坐落在瑞典西海岸,隔卡特加特海峽與丹麥北端相望,因其處於哥本哈根、奧斯陸和斯德哥爾摩三個北歐國家首都的中心位置,有四百五十多條航線通往世界各地,這裏自然成了北歐的咽喉要道,素有瑞典「西部窗口」之稱。

瑞典人生活十分講究品味。在晝長夜短的夏季,人們紛紛到國內外去旅遊。瑞典已成為世界上外出旅遊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還有很多瑞典人對亞洲、特別是中國這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表示出極大的興趣,對中國的中醫、氣功、功夫等這些古老傳統的文化充滿了好奇和神秘的嚮往。

有福氣的瑞典人通過學習班認識法輪功

一九九二年五月,一個東方古老的修煉方法──法輪大法在中國傳出。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以其「真、善、忍」的法理、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使上億人身心健康,紛紛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法輪大法在全世界廣泛洪傳,國外許多人是通過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介紹、或是通過互聯網、媒體上的報導開始認識法輪功走入大法修煉的。與很多其它國家不同,瑞典法輪功學員中有一些是參加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五年四月在瑞典哥德堡辦的法輪功講法面授學習班認識了解功法,開始修煉的。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師父親自教功

李洪志師父當年在哥德堡辦學習班時的會場
李洪志師父當年在哥德堡辦學習班時的會場

師父在哥德堡講法學習班上耐心地給學員講解
師父在哥德堡講法學習班上耐心地給學員講解

瑞典西人學員在學習班期間和師父在一起
瑞典西人學員在學習班期間和師父在一起

旅居瑞典多年的中醫師王女士,很早就對氣功感興趣。當時她身邊接觸的朋友和學生中,大多也都是對中醫、氣功感興趣的。九四年的夏天,她帶著她的瑞典學生回國到北京去實習,看似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北京的中山公園裏她發現了法輪功的煉功點。一煉感覺真是不一樣。沒過幾天她有緣和她的家人幸運地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山東濟南辦的九天講法學習班。對她來說,真是讓她又驚又喜。驚的是:自己原來練了這麼多年別的功竟然都白練了……喜的是:法輪功使她的內心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祥和。她終於找到了真正的師父!

回到瑞典後,她就一直和北京的學員聯繫,想早一點把法輪功傳到瑞典來。她認為 「真、善、忍」這麼美好,善良的瑞典人肯定特別容易接受。帶著這樣想法,九四年十二月她又回到了北京。九五年一月初,她又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公安部禮堂的講法報告會,當天她還幸運的得到了一本《法輪功》和一盤法輪功的教功帶,她如獲至寶地帶到了瑞典。於是有時間就和她的瑞典朋友們在一起煉了起來。她沒想到有的人特別敏感,剛開始煉就明顯感覺到小腹部位的法輪在旋轉了。大家感覺特別好,都盼望著師父能早點到國外來傳功。

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到國外傳法,所到之處深受各國人民和政府的歡迎和支持。當得知李洪志老師正在法國講法時,王女士就趕緊和法國聯繫,邀請老師來瑞典講法,老師同意了。於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六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應邀來到了瑞典。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李老師先是分別在哥德堡、斯德哥爾摩等地舉辦了五場講法報告會,一次比一次人多。然後在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李洪志老師在哥德堡的Nordengården首次舉辦了七天海外法輪功面授學習班。當時參加的人絕大多數是西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城市,有教授、醫生、護士、工人以及管理人員等。

在回憶當時的情景時,王女士說:「當得知李老師要來瑞典時我特別高興,想趕緊開始準備,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我就只有告訴所有我的朋友、病人,反正是能知道的路子吧,也發出了廣告。但心裏還是沒底,心想在國內有六千多人來參加學習班,瑞典這兒能有多少人能來,心裏老是犯嘀咕。記得有一天給老師打電話,就把這個想法跟老師說了,老師說:『趕緊睡覺去吧,只要有一個人能真正得法,我去都是值得的。』這時我心裏一塊石頭落地了。結果出乎意料,開始辦講法報告會的時候就來了很多的人。當師父辦七天講法學習班的時候大概來了一百二十多人,其中有二十人是跟隨師父從法國來的,其餘的人都來自瑞典。」

中西方學員暢談參加學習班體會

瑞典的這次學習班,李洪志老師為了減輕學員的負擔,將九天的課僅用了七天的時間就講完。在講課期間,李老師處處為學員著想,他為了盡可能地讓學員都能聽得明白,反覆地講解。師父洪大的慈悲給中西方學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女士介紹說:「在辦學習班期間,老師講法解釋得特別清楚、耐心哪,為了西人學員聽得更明白,有時還畫畫圖。老師花了很長的時間,一個一個地給學員糾正動作。糾正一遍,待會兒他的動作又回來了,老師又去糾正。就為一個人的動作,有時要糾正好幾遍。老師特別遵守時間,強調學員一定要準時到。每次講課老師都是穿著整齊乾淨,對自己要求特別嚴格,總是提前來,學習班準時開始。給我印象挺深的是,一下飛機見到老師手裏提著一箱方便麵,生活非常簡樸,處處都是為別人著想。當時的人手少,我就有點急躁,回答學員的一些問題時,就帶點不耐煩了。一天吃飯的時候,老師就把我叫到一邊說要跟我說一點事。老師給我提出來說:『對於這些學員哪,你一定要好好對待他們。』給人感覺老師一點架子也沒有,特別隨和。」

護士皮爾優(Pirjo)女士回憶起當時參加學習班的快樂時說:「我是一個朋友介紹我去的,當時只是感興趣。我的工作讓我身體精疲力盡,經常請病假,後背疼痛,整天提不起精神。但在那幾天的學習班裏我的身體被清理了,感覺得到了許多能量,一切都變得美好了。在學習班上我們提了很多很多問題,但李老師卻非常有耐心,一個也不漏掉。李老師還耐心地教我們功法,有人動作不標準還會被老師糾正過來。」

西人學員布賴特(Bolette)一想到當時的情景,還是按捺不住有些激動,她說:「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找我的師父,一位可以指引我回家的師父。當時我並不知道回哪個家,也不知道家的涵義是甚麼,但在我的心靈深處我知道能夠回家對我的生命來說很重要。但我始終找尋不到。直到有一天我要放棄這種找尋,我想我的師父也許最終能夠找到我,我在等待著。一九九五年復活節,也許時機成熟了。一天我去聽一個氣功課,老師沒來,但一位中國女士來到了我們班上,她告訴我們,一位中國氣功大師將要來到瑞典講課。她分發了介紹課程的信息,我當時並沒有馬上看,但當時在我內心深處感到,我一直找尋的師父來了,這種感覺很明顯。上完課後,我和這位中國女士攀談起來,並且告訴她,我等了很長時間了,我們倆不約而同地哭了起來,當時並不知道我們為甚麼哭。雖然對整個課程的內容理解得不是很深入,但是我們通過某種方式都能感覺到,這個班和我們早前所有學的都不一樣。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學習班結束後開始煉功法,師父給我們糾正動作。我能感受到,動作本身很有力量,我感覺很沉很深,這是我以前從沒有感受到的,因此有點震驚。每次有人糾正我動作時,這種改正動作後所帶來的強烈的能量,我都被嚇了一跳。有一天我們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當時我站在那煉習雙手抱輪,師父就在這時給我糾正了我的左手大拇指。當時感覺到師父糾正動作時很輕,很小心,幾乎感覺不到,這種感覺差異真是難以置信。從那以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也糾正過很多學員的動作,我也會盡我所能,很尊敬的,很輕的,以至於他們不被突然地嚇一跳。有一天,當我又做第二套功法的時候,我一直堅持著雙手在頭的前面舉著,我睜開雙眼,看到了師父站在我們面前,祥和地微笑著,幫助我們清理身體。」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當回憶起李洪志師父當年在哥德堡辦班情景時,很多西人法輪功學員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感恩的笑容。他們十分珍惜師父給弟子安排的這個修煉環境。布賴特說:「我很感謝當時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我身邊總是有修煉的人,我也很感謝師父給予我們的修煉環境,正因為有一個修煉的環境和地方,讓我有可能繼續修煉,讓我們彼此互相支持,讓我們的旅行達到十全十美。有一個修煉的環境十分重要。」

「真、善、忍」的種子在這裏深深紮下了根

「修煉」這個蘊含東方神秘色彩的名詞對很多西方人而言依然陌生,很多西人學員是通過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才逐漸清楚了甚麼是修煉,明白了修煉的內涵就是要修心性。

皮爾優說:「在學習班上當我第一次見到李老師時,我就感覺那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一見到他就讓人很高興,他攜帶的能量令我很開心。他講了很多好的東西,做一個好人的重要性以及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他給我的感覺非常的溫暖祥和。他本身就散射著他教導的『真、善、忍』。無論我們提了多少問題,他都非常有耐心地給我們一一解答,儘管許多問題重複提出多次,他也會很耐心地解答。後來李老師講到修煉、修煉的意義、氣功等等,我完全被吸引了。雖然當時我還沒有理解太深,但也懂得這些道理很珍貴,我知道自己找到了一條很棒的路,所有老師講的我都能明白,而且知道這些都是很真實的。」

她還說:「參加了這個學習班改變了我的一生。修煉後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不順心的事,我懂得了如何讓自己突破這些。學會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有時要想改掉舊的習慣、不再犯錯誤,完全遵循『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對每個人來說還真是一個挑戰,但我們可以嘗試。只要肯修,就一定能行。」

瑞典學員斯萬(Sven)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就一直對亞洲的歷史和文化感興趣,當時他是聽了他的一位好朋友的介紹,因此對這位很不一般的中國氣功師要來瑞典辦班很感興趣。他興奮地說:「那次傳法班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真是大師,我看到了大師的風采。他講述深奧的法理深入淺出,使人感覺像流水一樣順暢。師父所講的深深觸動了我,我當時坐在那裏聽課時感覺非常非常的好,體驗到了從前沒有過的,只是坐著聽別人講話就能讓我感覺到身體裏有能量在流動。那些高深的法理對我啟悟頗深。當聽到師父談到法輪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身體裏有能量在旋轉。那時候還不懂甚麼是法輪,但是我感受到了自己小腹部位旋轉的能量。我自己也嘗試練過不同的氣功,但和法輪功比起來,簡直無法相比。法輪功講的是從這裏一直到整個宇宙的理。而我以前練過的那些氣功講的只是祛病健身,也不過就是氣這一層次的東西。修煉法輪功後,我漸漸明白了修煉應該是向內修、在提高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應該遵從『真、善、忍』的原則。」

隨後他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環境中隨時隨地試著用這個標準去修煉自己,他感到還真不是那麼容易。他說:「在我的工作中有時需要大聲的呼喊,有的同事會說一些髒話,這時要想做到『忍』還真覺得很難。有的時候做到了,覺得挺高興。沒做到的時候就試著向內找準備下一次做好。他們都像鏡子一樣把我的心照得清清楚楚,看你是否真的明白了。如何修煉,自己越來越明確了。一開始我們沒有很多的資料,但是我明白他的核心就是『真、善、忍』。明白這個是最重要的了。」

純樸善良的瑞典人很珍惜和法輪大法的萬古機緣,在李洪志老師離開瑞典後,為了讓更多人能了解法輪功,這些在大法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除了每週日堅持在煉功點煉功外,還多次舉辦九天講法錄像學習班,一直堅持了幾年。參加的人越來越多,當時大家都想有一本瑞典文的《轉法輪》。為了滿足大家的需要,一些瑞典學員開始自己翻譯。在翻譯過程中他們一絲不苟,第一遍不行,又翻譯第二遍;就這樣瑞典文《轉法輪》在九七年十月正式出版。「真、善、忍」的種子在這裏深深地紮下了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