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跟著尊敬的師父,我們已經走過了十一年有餘。在這條說來似乎漫長卻瞬間即過的修煉路上,我和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們一樣,留下了許多自己閃光的腳印。當然,也留下過自己沒按法的要求去做而摔跤的痛和淚水。今天,我想結合自己幾個救度眾生的事例寫出自己去除怕心的一點體會和認識。

說到怕心,我想每個修煉的弟子都有修怕心的過程和體會,說「不怕」,那不是強為的,我們所說的「沒有怕心」,那與常人匹夫之勇的「不怕」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

正法修煉的初期,我的怕心也是很重的。雖然那時我在自己的家裏就建立了家庭資料點,我也很積極、很願意做真相資料提供給其他的同修去發放,但是我自己很怕去發資料。我怕被邪惡之徒抓捕,上居民樓發真相資料我覺的面子上也下不來,我怕這怕那,每當聽到、看到當地有學員因發真相資料而被抓捕、被迫害的消息;每當到了邪黨所說的甚麼「敏感日」時,我都會因怕而暫停做事一段時間。那時,我對外出發放真相資料感到心理壓力很大。多少次我走在大街上,望著路邊居民樓大門外的信箱,心裏真想把真相資料投進去,可腿就是不敢往那邊邁步;又有多少次,我揣著真相資料在大馬路上轉了很久,卻只發出幾份真相資料或只貼出幾張不乾膠。一次,我到了一座大樓的門口,正要往門口的幾個信箱裏放真相資料,突然樓內有人出來,我趕緊扭頭就走。每每回到家,總感到垂頭喪氣的,真恨自己沒有膽,可這怕心卻不是人為的想去掉就能去掉的。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在不斷吸取了明慧網上各地同修們發放真相資料的經驗後,我決定從易做起,只要堅持不懈、由少到多的去做,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救度眾生的實修中修去自己的怕心。首先我是寄信,再就是上街貼巴掌大的不乾膠真相標語,再後來發小真相光盤,再後來發小冊子和大光盤;從一開始只帶一、兩份真相資料外出發放,到後來帶幾十份、百來份神韻光盤外出發放,我的怕心就這麼在不斷的學法、堅持不懈的外出發放真相資料中,也就是在救眾生的正法實修中慢慢的去掉了。

今天,我對「沒有怕心」有著新一層的認識:修煉人的「不怕」,那是來自法中的昇華,那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是敢於面對任何邪惡而不畏懼的正念!當我在邪惡的環境下做著證實法的事、做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之事時,我心裏不會想到怕,「怕」在我的心裏已經沒有了位置,此時我心裏想到的是眾生,我心裏發出的念是:「希望你們都能明白真相,希望你們都得救,我的每一份光盤(資料)都一定能救度到有緣人!」這是正法修煉者的正念,是任何邪惡都不敢動的正念!在這樣的正念下,我所做的事是最純正的,所以每當此時我的功能也會發出極大的威力。雖然今天我還看不到這些功能的現象,但是我感受的到,因為在天氣不熱的情況下,我卻熱的揮汗如雨,每每在發完真相資料歸家的路上,我的上衣都會被汗水浸透。

以下是我在救度眾生中的幾個小片段:

1、心繫眾生,神足助我百里行

那是在我省南部一個較為偏遠的小鎮。在九九年的「七•二零」之前,我去過該小鎮,在小鎮的一角,我看到了我們法輪功的一個煉功點,雖然人不多,只有十來個人,但是在這麼一個小小的鎮上卻有一個法輪功的煉功點,當時真令我感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當時沒能去和他們一起煉功。

進入正法修煉時期以後,我心裏時不時的會惦記起該小鎮的眾生,我覺的那裏的眾生是我應該去救度的。因為各方面因素的不具備,直到二零零九年我才得以成行。去之前,我準備了150多份神韻晚會的光盤,藏在一個鞋盒子裏,和另一位大法弟子一起出發。到了長途車站的入口處,同修扮作問路,去擋著叫旅客把行李放X光機檢查的車站工作人員,我背著個小包、提著袋鞋盒,很輕易的就避開了檢查。

順利到達該小鎮後,我們先找了間酒店住下。十多年前的小鎮現已發展的車水馬龍、熱鬧非凡了。等到天剛黑快七點時,我們出發了,首先我們乘車來到過去看到法輪功煉功點的區域。同行的弟子怕心還很重,不敢去發光盤,就站在路邊扮作打手機短信,幫我發正念,我沿著內街的小路往居民家的小院或小樓的大門裏掛神韻晚會的光盤,也往路邊停放的小車上放光盤。

從這個小鎮到另一個大鎮,我們穿越了多少條街,走過了多少的路無法計算,腳上的襪子都磨破了。當150多張神韻晚會光盤全部發放完回到住地時,已是深夜2點多鐘了。我們竟然連續走了七個多小時,中間沒休息過,這不是神跡嗎?多少次,當我們的腿腳累的不想再走時,我們就一步一字的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或念著「神足通、神足通」,腿腳就又有了勁。

第二天上午當我們乘車返程時,天空是那麼的明朗,我微笑著心想:「150多張神韻晚會的光盤此時一定已被150多戶人家取到了,小鎮上一定會有一大批有緣人能得救的!小鎮,我還會再來,會帶來更多的大法真相資料來救度你們!」

這一年多來,利用兩天的節假日去發神韻晚會光盤和真相資料去救度一方眾生的遠行,我們去過幾次:到過本省北部一個中小城市、南部一個偏遠的漁民小鎮和另一個農業為主的城鎮。每每在去的行程中我都會對著目地地發正念,在發放真相資料中,我也不斷的發正念鏟除一切邪惡;每當把光盤或資料掛、放下時,我會發出一念:「願你們珍惜光盤,願你們明白真相,願你們都得救!」

2、救眾生中,理智、智慧的面對一切突發情況

正法修煉的這些年中,我基本就是自己做真相資料、自己發真相資料,本城的東、南、西、北、中,許許多多的地方都留下過我的足跡:軍隊的住地、大專院校、機關宿舍、教師小區、居民小區、普通民宅、偏遠的農村、漁村……,我去過的地方數不清,發過多少真相資料也記不清了。

有一晚,我到了一個大專院校去發神韻晚會的光盤,幾棟教師住宅樓發完走出來,碰著個回家來的人,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我的直覺感到我該離開此大院了,這裏以前曾發生過一次把校園的所有大門都關上搜捕當時去發真相資料的大法弟子的事。

我走出校園大門後,一路上又在兩座居民大樓的幾個信箱裏發放了幾份光盤。此時天空突然下起了中雨,我沒帶雨傘,就跑到一處去躲雨,雨卻越下越大。躲雨時,我突然發現對面正是一個機關住宅小院,這小院不大,只有兩座不高的樓層、幾十戶人家,住戶都是一個單位的人彼此都認識,大門口還有門衛把守,平時很難進的去。這個大雨的晚上真是個進去的好機會!

於是,我馬上冒著大雨、雙手抱著頭從馬路這邊衝了進去,兜裏只剩下7、8個神韻晚會的光盤了,我分別放在了兩座樓的不同信箱裏。

發完後,站在一個樓門口等雨停時,才發現剛才這麼在大雨中衝過來、跑過去的發光盤已令全身都濕透了,就像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

暴雨過後,我踏上了歸家的路,乘車返家的途中,我發現別處都沒下雨,地面都是乾的,雨好像就集中在我發神韻晚會光盤的那一個區域在下,看來是天助我進那一個機關小區去救那一方的眾生呢。

雖然師父不在我們大陸弟子的身邊,「以法為師」、「越最後越精進」,師父的教導弟子會謹記在心。我將會更加努力的去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