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對待「開著修的」 不相互干擾

——與合肥地區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合肥地區法輪功學員江某,很長時間以來以自己所在層次中天目看到的東西,在學員中公開宣講,使一些執著心較強和學法不深的新學員受到嚴重干擾,江某經常在學員中講她用天目看到誰誰身上有附體,誰誰身上有多少卍字符,師父法身對學員如何如何,誰誰又是釋迦牟尼的弟子等等之類的言論。使那些人心重、好奇心強的學員對江某崇拜不已,以至有學員「生病了」要「請她看看」,家裏有甚麼事情「請她看看」,甚至幫助偏遠、困難的同修也要她用「天目先掃一下,看行不行」。曾有個同修出國專請她護送(因相信她的天目)結果在登機口被上海與合肥的610人員綁架。事後她又在學員中講此同修沒聽師父的話如何如何,在學員中經常散布一些小道消息,說:神韻藝術團的演員都從海外打電話來問她自己考核通過了沒有(意思是演員相信她天目能看到),甚至說師父的法身叫她說甚麼做甚麼,她能和師父的法身直接溝通等等自心生魔的話。江某經常拿著大法弟子做資料的善款到處遊說,名為交流實則宣揚自己。江某迷惑了一些學員,讓人覺的她「為大法做事很積極,做了很多事情」、「修的好、層次高」,對其追隨崇拜甚至超過了對大法的正信。

關於天目與功能的問題師父在法中講的很明白了,可一部份學員還是被其小能小術所誘惑,歡喜心、喜歡聽說傳小道消息的心和各種人心帶動下,給江某提供市場。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又講到了,「有些人天目開了反而不好修,舊勢力會在天目開的狀態安排難、安排關。尤其被小道干擾著的,覺的自己怎麼樣了。啥也不是,把自己誤在其中不出來,神神叨叨的。而真實的情況修煉的人一定不讓看到,特別是開著修的,就讓你看到給你安排好的那些你應該看到的,就不讓你看到那些你不應該看到的,因為你還在修。」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江某被合肥公安人員綁架進「洗腦班」一個月後江某寫了「保證書」後出來了,回家後她並沒有深刻反省自己、認真學法,而是又到處跑,據說還帶著警察到另一大法弟子家騷擾,並且到正在被病痛干擾的同修家,準備好了車子強拉同修到醫院做白內障手術,說哪裏哪裏有特務、猶大。當有同修問她寫了「保證書」出來後發表嚴正聲明了沒有啊,她立即反駁:「那不是我寫的,是我老伴寫的,那麼多人按著我的手。」同修善意勸她在家多學法,不要到處亂跑,她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有使命的,這麼多人不聯絡行嗎…」,並且又說她天目看到使命了、讓大家都做之類的話。

江某所謂「天目」的事一度在一些片區甚至周邊地區傳的挺熱,認識不認識的都知道合肥有個「天目開的很好的」,這種行為已嚴重偏離了法,也有許多同修看到此問題的嚴重,對其指出與她交流,學法。可作用不大,以至於給我們地區整體修煉,配合和經濟上造成了巨大損失(有幾名經常跟隨江某的學員同時被綁架至今還被關押邪惡的黑窩)。後來清醒過來,可太危險代價太大了啊。(江某被抓後,使一些崇拜她的學員受到很大衝擊,甚至對大法產生了懷疑)。

維護大法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最基本的責任。我們不能將任何一個同修推出去,幹舊勢力高興的事,也決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大法,阻礙我們救度眾生。寫出此文,意在提醒在江某的問題上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的學員,清醒理智的看待,對待我們身邊的同修以及不同修煉狀態,過程中我們都有執著,都會有錯,慈悲的師父偉大的法都能將我們歸正、圓容。可一旦偏離了法,破壞了法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罪不可赦呀。我看到有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寫到,另外空間在曝光惡人的榜上有「修煉人」的名字時,真是不寒而慄。修煉是多麼神聖,是多麼嚴肅的事情,偏了一點都很危險何況舊勢力和邪惡因素正在虎視眈眈盯著我們的每一顆心。

在此無意指責任何人,這是我們地區相當一部份學員個人修煉長期的、明顯有漏造成的,我們大家也都有責任。八月份邪惡610在合肥辦了幾個「洗腦班」,毒害了眾生,使一些生命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了罪,從而想毀掉眾生。希望與江某接觸的學員,多與其在法上交流。今生我們能成為大法弟子是多大的緣份,多大的幸運啊,也希望我們地區的同修在實修中儘快提高上來,只有我們大家都儘快提高上來邪惡才能自滅,迫害才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才有更多的眾生被救度。

以上所寫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見諒,並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