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對劉豔芹的酷刑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撫順法輪功學員劉豔芹於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勞教兩年,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遭長時間吊掛、電擊等酷刑摧殘。兩年的折磨使得兩隻手不能彎曲,手臂抬不起來,從黑髮變的滿頭白髮。

劉豔芹,女,五十多歲。二零零八年六月被清原天橋派出所惡警綁架。王東等三名惡警手持電棍,把劉豔芹按在鐵椅子上,把她的雙手雙腳一起銬上,將她的頭髮往後拉到極限,開始打頭部,後來又點燃兩根香煙插入鼻孔,還用酒洗臉。整整折磨她一夜。第二天,劉豔芹的臉部面目皆非,她被迫害的相當嚴重。在「零口供」的情況下,劉豔芹被清原「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非法教養兩年,她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

到那裏後,劉豔芹被關入特管班。裏面有六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室內設吊掛,並專門安排幾個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特管班的飲食極差,幾乎見不到細糧,進去就得背監規。劉豔芹一直不配合邪惡之徒的要求,因此被加期十五天。惡警給劉豔芹上吊掛八個小時,吊姿是兩條胳膊扯到斜上方,不能抻為止,兩腳並攏用帶子綁住,此酷刑極為殘忍,沒有人性。

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由於劉豔芹一直不背監規,又被叫到辦公室,惡警劉勇用電棍電擊劉豔芹,一直電到她的整個手背腫的變形腫大。惡人還命令劉豔芹問他們好,劉豔芹不從,高喊「法輪大法好!」因此再次被上大掛迫害,姓王的惡警劈頭蓋臉猛打一陣,男惡警彭濤用一根鐵絲綁在劉豔芹手指上,另一端連電棍(電量更大)。劉豔芹一直不屈服。他們又用一瓶芥末往她的鼻孔裏抹,從中午一直折磨到吃晚飯。

由於特管班不讓出屋,吃喝拉撒睡全在一個屋,通風不好,終日見不到陽光。劉豔芹全身起疥瘡,整日整夜睡不好覺,全身潰爛。劉豔芹一直抵制邪黨的非法關押,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劉豔芹抵制迫害,脫下號服。姓潘的女惡警將劉豔芹全身的衣服都扒光,只留內褲。用鞋打她的頭部,一直到惡警打累才停止。見劉豔芹仍不穿號服,又給她上大掛,整整迫害了兩天兩夜。劉豔芹心力衰竭,昏迷了很久,不省人事。送到醫院用開口器灌藥。

二零零九年大年三十,劉豔芹、劉士琴因不穿號服,被關到禁閉室上大掛,一直吊掛到初一。

二零一零年六月,劉豔芹被苑淑珍(邪悟者,充當邪惡的打手)扒的一絲不掛吊起來。由於長期上吊掛,劉豔芹的兩隻手不能彎曲,手臂抬不起來,手不聽使喚,不能幹活。歷經兩年的殘酷迫害,劉豔芹的體重從一百多斤,現在已不足八十斤,從黑髮變的滿頭白髮。

大連的盛蓮英(五十多歲)、興城的夏寧(五十多歲)、孫素傑(大學生)、本溪的劉士琴(六十五歲)、北京的張連英(大學畢業的會計師),以上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嚴重的迫害。

以上就是馬三家教養院在光天化日之下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這還僅僅是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