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正念威力無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參加了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師父在鄭州辦的法輪功學習班得的法,緊接著我又參加了師父在濟南辦的第二期學習班。參加兩次學習班,全身的多種疾病,如失眠、口腔發炎……全都好了,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這是我多年練氣功,鍛練身體都沒有達到的狀態,更重要的是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來這世上的目地及多年練功不長功的真正原因。

回到家鄉後我就開始和同修們走鄉串縣,洪傳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一萬多人得法,建立了近一百個煉功點,如果不是這場浩劫,得法的人會更多,得救的人會更多,邪黨毀了無數的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邪黨把我恨之入骨。我不轉化,不寫「三書」,後來他們判了我七年重刑,把我這個近七十的老人投入了監獄。

十七年的風風雨雨,我堅定修煉大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終於走過來了,今天主要是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切磋,我是怎樣走出魔窟的。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他們把我送進監獄,當時我已七十歲了,他們叫我打掃衛生,我不打掃,叫我剝棉花桃,我也不剝,他們帶我去醫院查體,醫生給我量血壓,低壓120,高壓220,診斷為重病號,必須躺著休息。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我躺著心裏想: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就開始背法,《轉法輪》我能背下六講,背到「大家想一想,修煉是可以出特異功能的。現在世界上有六種功能被公認了,還不止這些,我說真正的功能有上萬種。人坐在那裏,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師父又講:「其實我告訴大家,真正修煉的時候,剛一進去就會出現很多功能,你已經進入那麼高的層次了,所以功能是相當多的。」(《轉法輪》)我就想:師父講的對呀,功能不就是神通嗎!正念不就可以展神通嗎?我用正念不就可以破除邪惡對我的迫害了嗎?要用大法神通送我回家!

從那以後,我就天天發正念,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不斷提醒自己:我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是大法弟子,舊勢力不配給我安排,即便我和舊勢力簽過約,我也不再承認,全部作廢。就聽李洪志師父的安排,堅決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即便我有漏,只有師父歸正我,不許舊勢力鑽我的空子……。天天如此,從不間斷,經過幾個月後獄警找我,讓我寫悔過書,說放我保外就醫,我說不寫,獄警說:「不寫,就別想出去。」我心想:我出不出去是我師父說了算,你們說了又不算,我師父肯定叫我出去,我一定能出去。我是最正的,我沒有錯,寫甚麼悔過書?堅決不寫!

我照常天天發正念。又經過幾個星期,他們慌了手腳,開始給我辦保外就醫。我繼續天天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我早日走出魔窟。最後,邪黨判我七年刑期,我不到兩年就回到家中。

在監獄裏還有兩件事,也體現了發正念的重要性。

一件事是:我睡覺的地方,旁邊放了一台電視機,整天放邪黨的東西,搞得我不但睡不了覺,也背不了法,我就天天發正念:電視機你聽著,你要為大法服務,不要為邪黨服務,你才有好的未來。從今以後,你不要發出聲音和圖象。沒有多久,電視機就沒有聲音和圖象了,獄警也就把它搬走了。

再一件事,獄警派一個犯人看著我,他整天在我身邊唱邪黨的歌,歌頌邪黨。我就發正念,不允許他再唱。一會兒獄警過來訓了他一頓,他就再不唱了。

通過以上的事例,我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也認識到師父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精進要旨二》)。所以從監獄出來這七年,我也根本不管它甚麼保外就醫不保外就醫的,每天就是學法,煉功,每個整點都發正念,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幾年時間裏又使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平穩地走在修煉的路上。

正法快結束了,時間不多了,我要和同修們共同努力,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