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魔變與神魔之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讀了《馬克思的成魔之路》,又了解了一些撒旦教的內幕資料,我感到神魔之道、人類心法或心魔,以及人類宿命與救贖,這些問題隱隱可觸。人信或者不信神,怎麼去信,真是一個性命攸關,關涉永遠的問題。

馬克思早期在名義上成為基督徒,後來為甚麼會加入魔教,進而魔變呢?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恩格斯身上。恩格斯曾經說過馬克思是「萬魔附體」,換言之,可以說是具足了魔教首領的能力,站在傳統神學的角度,他感到馬克思是世界巨大的威脅。那麼是甚麼使他轉而成了馬克思的堅定同盟?對此,只有從信仰的角度,才能說清楚。

撒旦魔的真實存在

真正有信仰的人,都不否認萬物有靈,神與魔是真實存在的。這可不是理論,而是現實存在的真實反映。東西方歷來都有異靈事件,只是中國人被中共的無神論徹底洗腦後,很多人不相信了。

在宇宙相生相剋的理中,佛魔同時存在。神能顯現給人,給虔誠信神的人以庇護,魔也能顯現,用惡和恐怖來攫取人的靈魂。正信的神會讓信徒修心向善,循循勸善,卻不會以惡來管理人。魔以假惡暴懾服教眾,使人墮落毀滅。以西方正教來看,耶穌是神,魔就是撒旦。撒旦教跟基督教完全相反,敵視基督,反其道而行。撒旦是被打下地獄的墮落天使,所以他對神充滿了仇恨和妒嫉,對神造的人類也充滿仇恨。撒旦魔就是要叫人不信神,進而魔變喪失人性,讓人下地獄。

撒旦教存在至今,教派雖多,但是本質一樣。據曝光的現代撒旦教內幕資料,有的撒旦教主具有怪異的魔力,並用殘暴和謊言掌控他的教眾,他能以肉身顯現出英俊男子的形像,卻操控邪惡生命嚴密監管教眾,有不順從者,或者想脫離邪教的,就會被處死。邪教靈體也注入教徒肉身,有些被選中的人經過特殊訓練,具備超常的匪夷所思的魔力。一旦與魔簽約,魔的力量就會瞬間充滿人體,人就會越來越作出許多背離道德的惡行,喪失人性,沒有愛心和憐憫。撒旦教聚會常有的活動是男女縱慾狂歡;也經常有活人祭,被殺的人多數是魔教裏不被信任的人。

透過現代撒旦教的特點,我們能夠推斷出以往撒旦教的大概性狀和特點。大大小小的邪靈真實存在著,但可不常以肉身顯現。撒旦要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必然要選擇各種各樣身具魔性的人,加以操控進而完全魔化,使其禍害人類。

馬克思的撒旦宿命

馬克思怎麼進入魔教的,無從知道。但是他形式上已經皈依耶穌,如果他能按照耶穌的教誨實踐人生,魔就很難有傷害他的途徑。那麼甚麼是人走向魔的根本原因呢?西諺說:慾望就是魔鬼。這話很有道理。一切正的信仰都是教人修心去欲、清心寡慾,善良利他、寬容博愛。而撒旦魔鼓勵人仇恨、隨心所欲、反叛道德、專制狂妄……

馬克思極其注重現實人生的慾望享受,上大學時貪圖享樂,花費大量金錢,並因此導致與父母之間無盡的矛盾衝突,同時他又極其自大自傲。他這些不想約束的放縱和狂傲內心,極易被撒旦魔俘獲。加入魔教首先就要幹七件壞事,之後馬克思生活更加放蕩,酗酒、決鬥、花錢如流水以至於債台高築。或許放縱與狂傲早就是他的宿命因子,只待遇到撒旦教激發心中的魔鬼復活。準確率極高的諾查•丹瑪斯預言,已經被不斷解讀出來,其中說:20世紀末,「馬爾斯將統治天下」,實際就是指馬克思(預言不能一字不差地明說)的學說在此時將影響世界。那麼,馬克思正是帶著撒旦的使命而來,他生命中那不可一世的狂傲等導致他成魔的因素,註定這時候要被引爆。

撒旦魔經由馬克思強烈的慾望和人心注入了他的驅體,他被撒旦魔注入身體的過程他自己是清楚的,他描述到:

「地獄之氣升起並充滿我的頭腦,直到我發瘋、我的心完全變化。」
「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已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
「一個真正的狂暴佔有了我,我無法讓這暴虐的鬼靈平靜……」

馬克思的律師父親曾信中回覆:「對於這非常靈異之事有一種解釋,但我強忍著不去作這種解釋,儘管它貌似頗為可疑。」不難猜出他話語背後的擔心,除了被撒旦魔注入這樣一種解釋之外,還有甚麼能說明馬克思從謳歌神轉眼間就走向另一極端呢?

「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後,我剩下的只有恨仇。」(《絕望者的魔咒》)「我要向上帝復仇」──當馬克思這樣宣稱時,他顯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他狂野地替撒旦自白:「我將在上蒼設立我的王座」;「那時我將如神一般,在雨中穿過各國,凱旋而行。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火與業,我胸中的那一位與創世之神平起平坐。」「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詩句中字字充滿對神的不敬和挑戰,對撒旦的崇拜,對人類的仇視。

他也清楚成為魔的下場,卻不願回頭,「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確知此事。我這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現已註定要下地獄。」(《蒼白少女》)

魔的轉化與傳播

馬克思一個人還不足以實踐撒旦摧毀人類的計劃,魔鬼同樣要尋找更多可以挾持的對像,其中之一就是Bruno Bauer,後世稱之為唯物主義基督教的創始人。他曾經是虔誠的基督徒,當時有名的神學家,影響很大。當他開始自創一家,堅稱耶穌是凡人,而不是神的兒子時,他的邪見藉著名人崇拜的心理和大學講壇對正統信仰產生了深重的打擊。他的朋友同時也是恩格斯和馬克思的朋友,這種影響就更大了,恩格斯正是被他的魔說轉化,開始懷疑神的存在,轉而與馬克思同道而行,走上了試圖將世界「打得落花流水」的叛神之路。

看看Bruno Bauer給他的朋友的信中自述:

「在這裏,我在大學面對廣大聽眾講課。當我在講壇上說出那些褻瀆神的話時,我並不認識我自己。這些話太厲害了,那些孩子們聽得汗毛倒豎。當我說著那些褻瀆之言時,卻記起我是如何在家中虔誠寫作、為《聖經》和《啟示錄》辯護。可是,經常是我一登上講壇,一個很壞的魔鬼就佔據了我的身體,而我是如此虛弱,被迫向它投降……我只有成為公認的公開鼓吹無神論的教授,才能滿足我的褻瀆之靈。」

Bruno Bauer具有強烈的求名之心,在當時公開鼓吹無神論使他備受矚目和關注。從上述自述中我們可以看到,他被邪魔控制,而邪魔藉著他的嘴開始傳播邪靈,凡是認為他講的有道理的,接受了魔說,邪靈就進駐其身,言行都會逐漸背離神給人的道德規範。

還有多少類似Bruno Bauer這樣的人呢?他們吸收了撒旦的魔氣,而在各個領域中開始為無神論代替有神論尋找根據,以科學和發現的名義打擊信仰和道德的,散播著魔的惡因。

吸髓壯大馬克思登魔王座

電影或小說中魔法也有高低之分,魔教教主都是善於吸收魔功而開創一派的人。馬克思共產邪教的誕生竟然跟文學想像很相似。他吸收的共產主義精髓就是從另一群魔教徒中萌芽的。

在西方社會,許多學者都認識到現代共產主義源自十八世紀德國的一個極其秘密黑幫組織光照幫。光照幫幫主魏薩普是魔教信徒,其核心領導成員是一群道德墮落和敗壞的人,他們宣揚欺詐和不擇手段,目標是顛覆各國政府。光照幫後來與另一個魔教組織法蘭克主義(Frankism)結盟,法蘭克主義(Frankism)要摧毀所有宗教和發動世界革命,聲稱《聖經》中不讓幹的犯罪行為都可以幹,包括叛教、換妻、性狂歡、亂倫……。光照幫主張廢除政府、家庭、宗教。鼓動人們起來消滅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所謂「共產主義公社」,也就是建立一個沒有人權和道德的絕對獨裁的世界政府。無疑這是一個妄圖顛覆政府的黑幫和邪教組織。早期的社會主義者和共產思想鼓吹者就是其中的魔教徒。

源起都在撒旦,馬克思必然被引入早期共產邪說並走入以光照幫為基礎的社會主義者陣營,他身邊多是崇拜撒旦的共產分子,他以後的列寧集團中的人也崇拜撒旦,這就不奇怪了。

光照幫的一個秘密分支組織「正義者同盟」,後來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馬克思在光照幫原有的口號主張基礎上出台了《共產黨宣言》。宣告了一個新的馬克思主義這個魔鬼邪教的誕生。

馬克思在參與光照幫顛覆政府的所謂「革命」活動相繼失敗後,被迫逃亡倫敦。他開始逐步用新的更精緻的無神論、暴力論以及利用達爾文的進化論,全面重新解讀歷史和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資本論》等一批綱領性文件,階級鬥爭的史觀,剩餘價值等學說,給無神論者建構了更強大更系統的所謂辯證唯物主義理論保障。當人們越是陷在他的邏輯中看待世界,就越相信這個偽「真理」,會感到共產主義必然到來。這個精緻包裝的馬克思邪惡主義藉著他的一篇篇文件傳播開來,把撒旦邪惡的力量傳給每一個接受他思想的人。千千萬萬不信神的人中了蠱似的,狂熱地走上了撒旦魔希望的暴力殺人摧毀世界文明和道德的邪路。

《聖經》中預言了末世的無神論的出現,是在不法之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之時。正是人類變壞了,魔就有了興風作浪毀滅人類的契機。「他跟隨撒旦之功而來,帶著所有力量、標記、謊稱的奇蹟,在眾人身上行一切不義的詭詐,使他們毀滅……」(聖保羅語)一切不相信真理,卻喜愛不義的人,就會相信撒旦鬼徒的惑眾謊言。

馬克思最初被撒旦靈進入時的宣告「當我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時,我將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在《人之傲》中詩句)得以實現,而這也正是末世人心變壞招來惡魔亂世的必然。

共產邪教遠甚於一般邪教

馬克思的邪惡共產主義,經由恩列斯毛等後繼邪教魁首之手化身馬列主義毛思想,禍害人類社會一個多世紀,至今仍在中國等地荼毒人民。它的邪惡程度遠遠甚於一般的魔教。

現代西方的撒旦教或者其它一些邪教,只能在小部份人中起作用,在自由社會中,它處於國家法律、宗教、道德文化等的制約中,類似於馬克思邪教的萌芽階段光照幫一樣,難以施展大的破壞。而共產邪教則不同。它以暴力奪取並建立強大的獨裁專政政權,把國民全部變成一黨的奴隸,反宗教、反神論、反道德、反人權,殺人、洗腦,隨心所欲。

撒旦教用活人祭來充實魔鬼的邪惡能量以控制教眾;共產黨用不斷的殺人(美其名曰「不斷革命和鬥爭」)來威懾人民以穩固寶座。

撒旦教的殺人血祭是赤裸裸的。共產黨對內對外不斷殺人的血祭,則是冠之以正義的名稱,是欺騙的隱蔽的。

撒旦教的魔鬼和邪惡是以靈的存在被教徒所知所識。共產邪教的邪靈是在人的思想和頭腦中存在,通過不斷的接受被灌輸的共產邪惡教義,即馬恩列斯毛等魔首及其徒子徒孫的思想語言,邪靈進駐身體進而控制頭腦。

一般邪教不能強制多數人去信它,棄暗投明者還可以向政府求助。共產邪教藉著國家機器強制全民接受,剝奪人的一切自由信仰,妄圖綁架全國人民跟著撒旦一起下地獄。

中共在共產邪教魔法中練就了頂級水平,由毛澤東式的瘋狂殺人和折騰,與時俱進「改革」了面具,在香檳酒、紅地毯以及與世界接軌的盛世假相下,綁架、監禁、酷刑、濫殺無辜,專制獨裁、打擊異己的手段更加殘忍隱蔽。

末世神魔之戰

魔教人殘暴,教人惡鬥,教人冷漠失去同情心。眾所周知,共產黨的歷次運動中,很多參與者魔性大發喪心病狂地充當打手,都是因為其被邪靈操控了。共產邪靈長期佔據人的身心,人的魔性就會很大,一旦邪靈被煽動發作,思想越壞越接近邪惡思維的人,越會失控做惡。

共產黨是邪惡的魔靈,就像撒旦仇視上帝一樣,共產黨仇視神,仇視善良的信仰神佛的人。

共產邪靈千方百計要把人都變成魔,但是人是神造的,帶著神性,也就是善性,神不允許邪靈毀滅人。神必然會給人一條救贖的路。世界上很多預言中都提到末世時,神會來救人。那麼帶著毀滅人類目的共產邪靈,一定會阻擋破壞。法輪功被中共殘酷迫害就是這個原因。

在中國,一個人修煉了法輪功,信仰了真善忍,本質的生命就擺脫了共產邪靈的掌控,因此中共邪靈極其妒恨。中共邪靈為了把好人變成魔,就開始殘酷打壓轉化煉功人。其被曝光出來的令人髮指的虐殺手段,都顯示了邪靈魔鬼的無人性和血腥。

中共逼迫法輪功學員罵師罵法認罪悔過,就是逼迫他們放棄神道,轉與撒旦簽約,以圖讓邪靈掌控他們,使其越變越壞,幫著中共去做惡,最終走向毀滅。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反轉化,既是自救也是在救世人。

中共邪靈迫害大法,也同時驗證出了人心的善惡。能認清中共邪惡迫害的,那是因為他還保有人性和良知善念,就是善良的,就可以得到救贖。分不清好壞跟中共一致的,是因其人性良知泯滅,那麼在天滅中共的劫難中,這些人就將跟著中共一起毀滅,跟著撒旦下地獄。

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行為,正是在救度被中共邪靈迫害的中國人以及一些被中共迷惑的世界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並且在世界散毒,向他國政府施壓不准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揭露迫害,收買媒體不正面報導法輪功,這種種表演,都是撒旦在尋找它的地獄陪葬者。支持還是反對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舉動,就成了自己性命攸關的大事。在善與惡之間沒有中立,就像生與死之間沒有中立一樣。

這難道不是末世的大審判嗎?

人心一善念,天地盡皆知。中國人目前能解脫邪靈魔爪的途徑就是「三退」,真心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選擇站在善良一道,必然得到善報。每日劇增的三退數字,顯示了覺醒者日益增多。魔註定要失敗了,而人類將在共產邪教的最後瘋狂──中共邪靈的清除後,在神佛的慈悲引領下走向新紀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