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的祝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光陰在指縫中悄然而過,無聲卻留下了淺淺的痕跡,在她靜默而舒緩的腳步聲中,我們又迎來了十一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四──「感恩節」。在這一天,人們共同為他們一年來的收穫而感恩上蒼的賜予。今天,我也藉助這個特殊而虔誠的日子,向小時候叫「婆婆」的阿姨一家,送上最美麗、誠摯的祝福。

我為甚麼叫阿姨「婆婆」呢?這要追溯到我的母親和阿姨學生時期的一個約定,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母親和阿姨由於懷揣著救死扶傷的共同理想而紛紛選擇了中醫專業,風華正茂的年齡正是女孩多夢的季節,由於她們那一代人經歷了「文化大革命」,所以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格外的微妙與謹慎。

聽她們說,「文化大革命」帶給了中國人空前絕後的災難,那時紅衛兵四處散發傳單、張貼大字報、標語,開會演說辯論,對各地的事物進行改名活動,以所謂「破四舊」的名義衝擊寺院、廟宇、教堂等,大肆砸毀文物,破壞古蹟,焚燒書籍、字畫。大批學者、知識份子被毆打、虐待,受到人格上的侮辱,被害或自殺。學生當眾毆打、侮辱教師,還有教師遭到以糞淋頭等極不人道的虐待。但是母親和阿姨卻憑著誠摯的心靈敞開了彼此的心扉,成了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經常在一起暢想未來,談論理想。

她們的煩惱、她們的喜悅、她們的心聲,有的被記錄在校園旁的一排排白楊樹上刻著她們名字的筆畫裏,有的被定格在了倦鳥歸巢時緩慢移動的雙翼下,那些銘刻於心的,則留在了早已陳舊的日記本上那一行行泛黃的字跡中。

阿姨出生在幹部家庭,所以從小生活比較優越。那時學校逢年過節會定期給學生發一些細糧,數量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在艱苦的條件下母親擔心阿姨難以適應,就經常悄悄的將自己那份放到阿姨的袋子中,而阿姨知道母親喜歡吃木耳和肉皮等,就經常在家裏做好了給母親帶到學校。直到今天,母親和阿姨說到這些陳年往事時有時眼睛裏還泛著淚光。

有一次,阿姨對母親說希望她們的友誼能天長地久,即便是到了頭髮花白的時候,也能經常在一起聊聊心事,於是她們便約定將來她們的孩子如果都是女孩就是像她們一樣的好姐妹,如果都是男孩那就是好兄弟,如果一男一女就促成「金玉良緣」。於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的時候,便被阿姨善意的「惦記」上了。

匆匆的往事、匆匆的歲月卻沒有改變她們的友誼,於是,從我記事起就有一位端莊、秀麗的阿姨總是笑瞇瞇的讓我叫她「婆婆」。那時的我天真無邪,所以就一直叫阿姨為「婆婆」。「婆婆」經常會給我買漂亮的衣服,周圍的鄰居有時也故意問,你的衣服是誰給你買的呀?每每此時,我都自豪的說,這是我「婆婆」給我買的,周圍的長輩們經常因此而大笑不止,有的人眼睛瞇成像月牙兒的形狀。懵懂的我敢肯定,她們的笑聲充滿了憐愛和善意卻是那麼和往日不同,有時我會被她們的笑聲感染而隨著一起笑,有時則奇怪的看著的她們。直到我懂事後,一切才「恍然大悟」,偶爾,我也會打開記憶的閘門,品味當時青澀卻真摯的一切。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為了一己之私,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母親信仰法輪大法,由於不向當局妥協而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當時很多中國人被中共的謊言所迷惑,舉國上下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俗話說「良言一句三冬暖」,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許多人不願意和我們家接觸,阿姨卻一如既往的對我關心和照顧,令我至今無法忘懷。後來,阿姨一家幾次想促成她和母親當年的「金玉良緣」之約,由於種種原因,都被我婉言拒絕了。今年的感恩節,是阿姨真正做「婆婆」的日子,我祝福他們一家能幸福、美滿。

母親和阿姨毫無雜念的友誼,晶瑩剔透的延續到了今天。我想,這是上蒼對於善良心靈的恩典,在感恩節這一天把美好發揮到了極致,讓許多漂泊的心找到了一個可以安歇的去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