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我如何對待婚姻問題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寫出我的成長和修煉路上如何對待婚姻問題的經歷和大家探討。大法是圓容的。結婚不結婚,作為一個精進的弟子來說,我個人認為都不影響。能夠看透了,黃粱一夢,也就能放下了。看不透呢,就走進婚姻體驗一下,一點點去掉心。但也許對於我這樣的中士聞道,恐怕就會影響很大。所以在我的修煉路上,婚姻問題一直不順,也從中讓我徹底放下對情的執著。

我一九九八年末得法。長久以來對溫馨家庭的嚮往,在成長中卻成為一直追求卻總也得不到的強烈執著。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時卻偏偏會有不順心的事和靦腆的性格在阻擋著那條通向姻緣的路,所以對於我個人來說,因為對溫馨家庭的執著心很重,所以修煉中這個問題就一直在干擾,也做過錯事。

就說最後一次的吧,今年春天,我從中級城市回到縣城後,是否結婚的想法又出來了。一次和一個失去丈夫不久還沒從情中超脫出來的同修交流,她說:「真羨慕你,這麼年輕就能放下情。」我說:「不是放下了,是沒找著。」還笑談呢,就這一句話,說完了也忘了,可就在隔不幾天,我想上網救人,就隨便加入了一個群聊。可在無意中,遇到了一個符合我內心長久以來喜歡的那種標準的未婚男人。我動心了。他非常喜歡聽真相,也看過《轉法輪》這本書。只是我剛從那個城市回到縣城,距離已經很遠了。我在想:為甚麼我在那個城市那麼久沒遇到他?

回來後,無形中的距離和不適應回來後的環境,冥冥中讓我覺的不順心。我想這種不順心是因為師父看到,我如果還在那個城市,遇到了他我一定是把握不住自己的,因為自己對他很喜歡,有感覺。可另一同修問了一句:「感覺是甚麼?」是啊。我馬上回答:色和欲。從人中看,他事業有成,人也不錯,長相也符合我的喜好,對我也有好感。當然我見過他一面,也首先拒絕了他(不是因為完全的正念,還有一點常人心帶來的自卑在起作用)。拒絕了他後,心裏還是有一種痛苦的過程。放下的過程中,雖然有點拖泥帶水,但發現自己身上色慾方面的物質也被師父拿掉了。「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轉法輪》)

常常想起師父的話:「痛苦是償還業債,不順心的事會使心性提高,作為常人來講其實也是這個理。都是在消業,消去業了有一個好下一生,只是人不明白。作為修煉人,消去業力,修煉中心性提高上來了,最後圓滿。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修煉了多少年啦?還不能這樣看問題,還不能正面看問題。」(《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那麼我明明是上網啟悟眾生善念、講真相,為甚麼被帶動了呢?舊勢力是順著你的執著讓你高興。我先前剛和同修把我的執著說出來,就被舊勢力看見了,舊勢力順著我的執著,似乎是讓我心想事成。之前,我從大城市回到小城,本以為自己放棄了找男朋友的心,但通過這個人這個事發現自己並沒有徹底放棄,而又符合了我去年一個看面相的人給我的說法(當時那個女的要給我看面相,也是當時自己很想知道前方的路吧),說我能找到一個地位比我高,長相比我好的男朋友。我當時不信,後來也忘了,可遇到他卻被我對號入座了,越想越是他了。又想起了不修煉前別人給我批八字說的話,一切在我腦海中翻轉,全都和現實中感覺的對上了號。他的大部份思維的確是讓我動心的,但是我知道大法修煉中該去你心的時候遇到的事情是不順心的。

我是想要離開這裏的生命。那幾天我也常常翻書看到這一頁「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轉法輪》)通過此事,不是讓我真的結婚,而是暴露出我的心,從此經歷了一個心理過程,最後都得放下。

放下男女之情,夫妻之情,代替的是慈悲。如果能放下了,那肯定是不想結婚了。也沒有那些物質了。關鍵在於自己的心了。我現在就是這個感覺。談不了了。那個物質幾乎是沒有了,除非自己鬆懈了。多學法更是沒有了那種物質。

「在高層次上看,說常人在社會中簡直就是和泥,不嫌髒,在地上和泥玩呢。」(《轉法輪》))高層次,高層次。仔細體悟了嗎?對於這個事,沒放下就是個人心,放下了,就不結婚了,進入了高層次修煉。

對了,事情還遠沒有那麼簡單。動心了的期間,我想把和他的關係擺在普通朋友的位置,卻根本做不到。我想要讓他明白人間名利情不長久,可是最後他終於沒有了耐性說:「志不同不相為謀。」是啊,這還沒有走進生活,已經暴露出了志不同不相為謀的分歧:他愛看的電影,是我曾經很愛看的,可現在已經根本沒有看電影的慾望了啊;他愛的旅遊,是我曾經很想的啊,現在覺得浪費時間和金錢了……,休閒的安逸心……,說去旅遊也是救人,那也是藉口。再以後,我又拖泥帶水了好一陣,還會有色慾之心的出現,但往往想起來不好的事頭就很痛了,像孫悟空戴了緊箍咒一樣。

五個多月過去了,好不容易穩定了心。

對於我這個中士聞道的弟子來說,師父法身給我安排的路幫我不受甚麼損失的情況下過了這一關,去了色慾之心。至於救人,結婚了才算救嗎?其他人怎麼救呢?沒有那些心了,和常人的境界就遠了,是想要離開這裏的生命。對於我這個中士聞道弟子來說,結婚了就掉下去了,進入了溫柔鄉裏,不能自拔,可能會走彎路,因為最後還是要看淡。師父給我改變了原來的路,安排了現在的路,知道我必須終究要走過去的,也能走過去,自己承受一點難,一點痛苦,剩下的物質都是師父給去掉的。

師父根據每個人根基不同,業力大小不同,環境不同等等給我們安排著修煉的路,我們的一生是修煉的一生。人生短暫,未修煉時,我就對婚姻家庭不放心,好了壞了都不能永恆。修煉後,雖然孤獨寂寞過,也渴望家庭,有依賴心,但最終依賴心也修去了。我一直跟隨內心深處神的一面在走路,神的一面基本能夠帶動我人的一面了,所以我對這件事不再迷惑。

以上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