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興六一零及長沙洗腦班對蔡志雄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省法輪功學員蔡志雄先生是永興縣種子公司專業技術人員,他業務精,道義明,為人正,責任強,在社會上,在單位裏,是公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迫害中,蔡志雄先生被迫失業後靠經營種子為生。今年夏天,就在他經營種子最忙的季節,遭到當地農業局、永興「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暴力綁架,被關入洗腦班遭受身心摧殘,因錯過種子經營期,而遭受嚴重經濟損失。以下是蔡志雄先生自述的被迫害經過。

遭農業局與「六一零」合夥綁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上午八點多,在永興縣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辦主任劉麗玲,農業局局長李元勝、副局長黃光輝的策劃指揮下,農業局執法大隊隊長廖培勛兩次打電話給我說黃光輝有事找我,騙我到黃的辦公室,廖培勛和執法大隊人員已等候在裏面,種子公司經理劉文楊、副經理李瑞雲也來到農業局。

黃光輝說政法委要我去長沙培訓,我說:「經營最旺季,忙都忙不過來,培甚麼訓?是洗腦班,我不去 。煉法輪功的人,千千萬萬,都是好人,我也沒做壞事,我同你父親是朋友,在你家住過,我相信你,尊重你,在百忙中趕過來,你千萬不要亂來,誰幹甚麼都要負責,要承擔後果。」

黃不聽並打電話給「六一零」辦主任劉麗玲,劉馬上出現在我面前。我說:「不知道你們大白天憑甚麼騙我來?甚麼目的?我沒做任何壞事,我忙的很,你們要明鏡高懸,不要製造冤假錯案,成千古罪人。我要生存,正要下鄉促銷種子,你們看我摩托車上就有種子。」劉執意不肯,我走出門去。劉麗玲帶來的人,「六一零」司機許利軍和另一惡人(矮個子)將手銬使勁銬住我的雙手,靠進肉裏去了也不管,然後他們與農業局執法大隊許孔旗、陳子明等把我推下樓、抬起把我塞進車裏,我大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封閉車門玻璃開走了。他們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出示任何證件與手續,在我事業黃金時期光天化日之下綁架無辜好人。在城區,「六一零」辦曾毅剛也上來了。車到湘陰渡鎮派出所停了下來,他們要等補辦的所謂手續。無端被陷害,我想走脫,被陳子明毆打,因用力過猛,他自己都受了傷,還怪我。

在長沙洗腦班遭受身心摧殘

後來我被綁架到「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其實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私設監獄,稱之為長沙洗腦班更為貼切。裏面沒有牌照,裏面的人也不知道叫甚麼名字,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是掛著一紅色的所謂幫教的牌子,上面也沒有名字。

在那裏,永興「六一零」司機許利軍和農業局許孔旗隨意搜我的包、搜我身。「陪教」許孔旗、陳子明說,許利軍代表「六一零」,陳代表農業局,許孔旗和陳子明對我隨意毆打辱罵,甚至在我上廁所時也要強行打開門看。

其間,許孔旗說「有奶就是娘」、黨叫幹啥就幹啥」,而陳子明則宣揚一些違憲違法的歪理邪說,官腔十足,他揚言,只要「上面」有人開口,他就甚麼都敢做,甚麼都不怕,以前在黃泥鄉就是這樣。陳常掐我的喉管,用小竹鞭打我、戳我,陳還得意地說回去後就當股長(後來真的當上了法規股副股長)。許孔旗和陳子明肆意辱罵我,說建議上邊乾脆關禁閉、勞教、判刑,搞死我算了。陳將我按到牆邊,把我的手反到背後,許則用膝蓋突然從後面狠命撞擊我的臀部,還說是為我好。

在邪惡的洗腦班,一幫人來了,下次又來一幫,散布歪理邪說,還說洗腦班有幾個勞教、判刑的指標,說要配合,否則就關監牢。我說:「我生活好好的,生意剛有起色卻無端被迫害。我問你們,真善忍哪裏錯了?真善忍是普世價值,道德基礎,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世界需要真善忍」

他們則威脅我,說要抓我到那個派出所去,且動手動腳,一下說要關禁閉,今天說要勞教我,明天又說要送我上哪個監獄去,讓犯人打死我。我說:「你們對那些殺人放火,打砸搶的壞人下力,那誰都佩服你們。憲法講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人身自由。法律講要尊重和保障人權。以前人大委員長喬石說: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你們不要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我是無辜的,我好好的被銬起,手現在還沒好。我是無辜的,我有好多重要的事要做,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

在場的「幫教」宋建平(常德人)、袁傑(瀏陽人)騙我說蘭小明是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領導。蘭小明說銬得太輕了,把手搞斷就好了。他說他可以不打我不動我,但可以搞死我,很容易,對法輪功要搞到底。

袁傑多次出現,一下要我這樣,一下要我回答無理提問,一下要我站起來,否則就打人,手上有甚麼就用甚麼打,搧耳光等。

七月十日清早,許孔旗惡意告發我煉功。宋建平、袁傑等強行抓我到四樓看誹謗法輪大法、誹謗李洪志師父的光碟。他們不停地折磨我,三天不讓我睡覺,他們則三班倒,見我一閤眼就打我。

七月十一日,臨武雷某讓我罰站,許孔旗則喪心病狂地打我的臉,用打火機燒我的下巴,在宋建平、雷某的慫恿下,許孔旗、陳子明多次將紅花油塗到我眼皮上、眼睛裏。

七月十二日下午,雷某要我寫一個所謂學習心得,說隨便寫甚麼內容,寫完就放我回去。我寫了,結果石沉大海。過了幾天,雷某來了,我問他不是放我回去嗎?他說我寫的沒通過,要我寫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三書」,要精心表演好。

大約七月二十日,永興「六一零」主任劉麗玲到長沙來了,叫我快點轉化,不然就要坐牢。我說:「我做了甚麼壞事?傷害了誰?我信仰真善忍,要我轉到哪去?好人轉到哪去?你們這樣不明不白陷害無辜的我!將來法輪功平反了,你們怎麼辦?你們趕快釋放我,將功贖罪。迫害大法天理不容!我是無辜的,我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劉麗玲卻諷刺侮辱我。

七月二十二日,蘭小明、瀏陽的張某(女)要我上四樓看「某某萬歲」光碟並要寫所謂心得,否則不能睡覺。蘭小明幾次說我神經不對,要給我針灸,要送我進精神病院,被我正義拒絕。

蘭小明還騙我說前十來天到永興搞材料去了,不放棄信仰就直接在洗腦班宣判,勞教、判刑送監獄。他還總自稱大哥,說不會害我,管他運動也好,識時務者為俊傑。我說大法洪傳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支持正義,選擇善良,才有美好未來。

七月二十五日,長沙洗腦班負責人高雨田和蘭小明、袁傑一起來,高雨田說,來了這麼長時間了,不需要再說甚麼,現在就是要強制洗腦、暴力轉化,不相信共產黨的灌輸抵不過法輪功,法輪功學的進,我們就要灌得進,說完就走了。

七月二十六日,蘭小明、袁傑又強迫我到四樓但污衊大法和師父的光碟,說是上面的安排。形勢惡劣,又是幾天幾夜不讓我睡覺,這次還不讓我刷牙洗臉,不讓喝水,動不動就不讓吃飯,有一頓沒一頓,有吃也是只有一點飯,一小夾豆芽,不餓死就行。他們把空調開的很低,夜裏,我又冷又累,還被袁傑罰站,搞得人痛苦無以言表。二十七日半夜,袁傑把我打得口裏面都爛了。白天,我口渴,要求拿茶葉打開水喝,雷某開玩笑說,茶葉裏放了毒,不能拿,他問我能挺多長時間,這裏可無限期延長,叫我低頭算了。我說這樣亂搞是中華民族的悲哀。那幾天,從他們談話中我了解到雷某七月底要到武漢去參加全國性「學習」。宋建平知道我不喝酒,他拿來啤酒,還說口渴了有啤酒。

七月二十八日清早,袁傑要我寫保證書,說寫了就讓我睡覺,被我回絕。他就不讓我吃早餐,要寫所謂學習心得,說寫甚麼都行,寫了就跟上面去說,讓我回家。中午,宋建平強迫我面壁站直,還打我的手,他說我不睡覺如果受不了了,馬上有車送醫院給打針,然後馬上恢復精神,接著繼續,他說對法輪功要殺一儆百。宋建平、袁傑自己不講道理還說別人不講道理。

下午,又有一幫人來散布歪理邪說。後來,蘭小明安排人拿起唐敏二零零九年寫的「三書」要我抄,他還寫了一份「保證書」要我抄,說寫簡單點也可以,否則沒有晚飯吃,要關禁閉,讓蚊子咬,那裏又髒又潮濕讓人受不了。

因自己平時只為生意奔波,學法不深,修煉不紮實,在非人的折磨下,我違心寫了所謂的「三書」,而帶給我的是深深的痛悔,欲哭無淚。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我苦苦尋覓的,得到「真善忍」大法是我最幸運的,大法已深深扎入我心裏。後來袁傑說「保證書」沒通過,然後它一字一句念,要我按照他說的寫,直到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多鐘。

二十九日上午,蘭小明又說悔過書沒通過,要寫補充材料。寫來寫去,在演戲,心痛苦異常。袁傑要我按照他說的寫,全部是謊言。他們一直得寸進尺,步步緊逼。蘭小明還要我抄寫譚某污衊大法的東西,我羞辱異常,他們摧毀人的道德。之後幾天,蘭小明、袁傑要我看所謂的《真相VS真相》,袁傑說這本書是全國發行的,而裏面盡是些顛倒黑白、斷章取義,強詞奪理的歪理邪說,蘭小明還從反法輪功網站上下載了它寫的幾篇污衊大法的文章要我讀,高雨田、蘭小明誘導我罵師父、罵大法。

蘭小明,湖南懷化人,一九六一年八月二十三日生,苗族人,所謂幫教代號為002,筆名蘇湘子。他說他寫了好多這樣的文章在網上發表,一年稿費有一萬多元,他是全省政法系統十佳,他還道出他現在在帶袁傑、瀏陽張某(女)、湘潭王瑜(女)(音)等幾個年輕人,並說有人三次在明慧網上這樣曝光他:蘭小明,身高1.75米左右,戴一付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其實它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他威脅我不能對別人說,否則就要抓起我,搞死我。

在裏面,我了解到李建國、唐敏分別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長沙洗腦班迫害。這個邪惡的洗腦班還要我妻子簽甚麼字,要她如何如何,上掛下連,激化矛盾,給我施加壓力。在邪惡的洗腦班裏是我的奇恥大辱,這些人知法犯法、執法犯法、陰險毒辣,他們視生命如草芥,泯滅人性 與良知。

農業局與六一零繼續騷擾我

八月四日,在我回來的第二天,黃光輝就打電話找我妻子所謂了解情況,我妻子壓力很大,很害怕,她說跟我離婚算了,我說是誰一而再,再而三騷擾人的生活、干擾別人的信仰?我是無辜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是他們在幹壞事。

八月十一日,「六一零」辦曹祥雲、張國輝到我家來,我問他們,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沒做壞事,為甚麼要綁架我到洗腦班迫害?那真是扭曲人的心靈。我本來靠自己闖,走出自己的路就不容易,為甚麼要傷害我?是誰定的?曹祥雲說是集體研究決定的,下次就要勞教、判刑。我說我是無辜的,法律應該是懲惡揚善的,綁架善良百姓到洗腦班迫害是摧殘我,是破壞我的家庭。八月期間,長沙洗腦班多次打電話騷擾我。

八月三十一日遇見公司經理劉文揚,他問我長沙費用怎麼辦,農業局要公司負責,我說:「你還問我?先前農業局騙我經過你了嗎?萬丈高樓從地起,你不抵制,這冤假錯案,總要平反昭雪。」劉說要注意,下次就要勞教、判刑。我說誰說的?我何罪之有?公理何在?是誰在製造社會動亂?是誰在犯法,在幹傷天害理的事?將來法制健全的時候,他們罪責難逃!

且說種子經營錯過大好時機,本來可促銷出去的種子大量滯銷,且延誤退貨時間而致有些種子被拒收,有序成了混亂。沒有保障,失去信用,售後服務中斷,網絡被破壞,帳難收,更談不上收定金,本來看好的成果付諸東流,簡單變成複雜,形成惡性循環,給我身心、家庭、事業造成很大損失。

中國是神州大地,中華民族文化是神傳文化,歷來崇尚修煉,重視道德,修煉法輪大法是一種崇高的信仰,是一種良好的健身方式。同為炎黃子孫,希望世人覺醒,呵護善良,匯聚正義海洋,共同制止這無端血腥的迫害,讓悲劇不再重演,走向光明、美好的未來!

一、參與迫害惡人:
(一)永興六一零辦:
六一零辦主任、政法委副書記  劉麗玲 13217359333 0735-5531296(宅)
六一零辦副主任、公安局副局長 周 彪 13973512656 0735-5566936(辦)
六一零辦正科級幹部      尹水平 13973538472 0735-5566610(辦)
六一零辦正科級幹部     曾毅剛 13087256676 0735-5523599(宅) 5566099(辦)
六一零辦副主任科員      曹祥雲 13875595687 0735-5566099(辦)
六一零辦幹事         張國輝 15243571152 0735-5566099(辦)
六一零司機         許利軍 13975799387 0735-5566099(辦)
(二)永興農業局:
李元勝 5531509(辦) 5522967(宅) 13975705863
黃光輝 7540686(辦)         13574532066
廖培勛 13975792602
許孔旗 13975725863
陳子明 13017352304
(三)長沙洗腦班:
蘭小明 13974594252
高雨田
袁 傑
宋建平
雷 某
二、相關世人:
袁小飛 13973545584
唐仕秀 5529203(宅) 13975725856
許 峰 13170353298
譚陽斌 13272412833
黃承書(黃光輝父親) 13107357226
劉文揚 13973538437
李瑞雲 1378654285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