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10/27/1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

  • 遼寧葫蘆島興城洗腦班的邪惡

  • 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惡行

  • 遼寧鳳城市白旗鎮派出所曹德君惡行

  • 公主嶺監獄惡警宗明軍

  • 遼寧葫蘆島興城洗腦班的邪惡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遼寧省葫蘆島市專司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機構與政法委在興城光榮院位置(在海濱較偏僻,距第二浴場不遠)辦了大約五天的洗腦班,於二十四日基本結束。

    洗腦班雖基本未使用酷刑和暴力,但幾個幫教十分強勢,有一整套邪悟歪理,粗聲大氣,能卯足勁從早對人講到晚,加上公安威脅逼迫,並充份利用對法輪功學員的工作單位和親戚的威脅利誘,強逼被非法關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最終那鳳豔、何松(近似音)等四、五人寫了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等「三書」,而那鳳豔轉化後還參與轉化別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劉威(音)始終堅定,去向不明;一黃姓女同修在重壓之下健康出現問題,被送120急救後去向不明。

    幾個作幫教的猶大是在「馬三家」早期轉化的,有郭紀本(男)、榮敏、李敏、王豔霞、馬某(都是近似音)。幫教的主要邪悟歪理雖然處處企圖在法中找依據,但在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面前顯得荒謬可笑,不堪一擊,他們甚至不承認大法師父,詆毀明慧網,並拿出他們自稱沒有在明慧網上刊登的假經文作為「依據」。

    這些幫教偽善的語氣和表情很足,很會做戲,甚至會用淚水企圖「感動」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猶大們在法輪功學員面前假裝研究邪悟歪理,一人講一人作恍然大悟狀。還會根據狀況讓一些煉功人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一旦拒絕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他們就威脅或做惋惜狀說:要勞教了,沒有機會了。

    洗腦班領導有五、六個人,主要有葫蘆島市「六一零」主任陳維志、一秘書長(三十多歲的男子),一王姓副支隊長(可能是國保)等。請同修了解更詳細情況並幫助被矇騙而轉化及未被轉化的同修。


    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惡行

    文/武漢法輪功學員

    2010年7月我被警察綁架,之後被送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在那裏遭到洗腦迫害。

    7月25日,我講真相被人構陷,被新華派出所警察綁架。惡警輪番逼問,謊稱送我回家,誘使我說出了姓名和住址。富豪社區常青派出所戶籍警施韋強(音)帶著惡警私自闖入我家中,搶走師父法像、MP5及MP3各一部、大法書籍及資料等。

    我被送往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一開始,楊秀珍、鄭某輪番蠱惑,陪教徐鳳川在一旁幫腔,錄放機不停的來回播放所謂的「法紀法規」,誹謗師父和大法,當時我被逼的透不過氣來,血壓升高到110──160,頭昏、心慌,走路就想嘔吐。

    8月4日,徐鳳川在施韋強的陪同下,惡狠狠的強行按著我的手寫「決裂書」,我當時傷心的大哭了一場。8月5日,在惡警們大吃大喝的狂吼亂叫聲中,屈生、陳漢民再次對我散布誹謗師父和大法的謊言。

    這之後惡人就開始播放央視誣蔑大法的錄像,放一次就要做一次「作業」。我說我看不見,結果陪教就自作主張幫我代寫。有時他們逼我說幾句他們要的。

    到中期就是鄭某、何利、孫軍、楊秀珍四人輪番的對付我。楊秀珍、何利、鄭醫生、徐鳳川六次在我的水杯中下無名藥企圖毒害我,都被我識破。

    剛到洗腦班時,我給鄭、楊講自焚真相,鄭叫來了司法局的周某,周邪勁十足,對我又罵又吼,還一度揚言要對我動手。富豪社區肖漢強橋曾到洗腦班來逼我罵師父,被我抵制。

    每個即將出洗腦班的人,都要被迫進行所謂的「揭批」。陪教黃靜、孫德逼我背他們編造的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文字。在揭批會上,我照著惡人寫的材料違心的說了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我非常痛心(註﹕正是這種妥協才助長了洗腦班的邪惡。請作者為自己負責,真名寫出嚴正聲明。同時請同修千萬不要認為妥協了只要寫一篇嚴正聲明就了事了,不要再讓師父為我們承受了!)

    在此也正告惡人,你們編造的惡毒謠言和欺世謊言,不久的將來就會昭示於天下;你們在這場迫害中犯下的罪責,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在天滅中共之際,唯有選擇良知,棄惡從善,才能擁有你們的將來。

    附:
    1.二道棚洗腦班基本情況:
    大樓共有五層樓五道鎖,一樓是食堂和會議室,有兩警察守門;二樓是錄像放映室;三樓是大廳和三間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間,大廳有保安看守,四人三班倒。
    2.二道鵬洗腦班惡人:
    屈生 吳某 陳漢明 楊瓊(女) 孫軍 保安 楊秀珍(女) 邱某 江某 周某 鄧某鄭醫生

    陪教: 何利(女)黃漢菊 塗剛 張姓書記 黃靜 胡戶警 司法局小周 李小軍,楊秀珍。其中,曲生,李小軍,楊秀珍,何利,楊瓊是固定的,其他人員是各個單位抽調來的,三個月輪換一次。


    遼寧鳳城市白旗鎮派出所曹德君惡行

    遼寧省鳳城市白旗鎮派出所惡警曹德君,40多歲,中等身材,黑胖,眼珠突出,是當地的地痞無賴。

    依仗警察的身份,利用中共邪黨給的特權肆意欺壓、抓捕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對這些信仰「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大打出手,極盡流氓手段騷擾恐嚇、跟蹤、綁架、毆打法輪功學員。8年來,被他親手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就有10多名,致使這些學員蒙受不白之冤,被非法勞教、拘留,使眾多家庭在經濟和精神上遭受了巨大傷害。

    惡警曹德君不但工作中利用手中職權執法犯法,且生活中為人也作風敗壞,引起當地百姓的鄙視和公憤。曹德君曾勾引本鎮湯某之妻,不知羞恥的與湯某互換妻子,後湯某又拋棄了曹妻。現曹原配妻子獨自領著曹拋棄的兩個孩子艱難度日,生活淒慘。曹德君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應,得了糖尿病,病情嚴重。

    2010年9月5日,鳳城市法輪功學員焦林、梁運成、曲善林、吳娟、孫忠琴五人乘車去白旗鎮民主、自由村講真相,被村民康慶東誣告,當晚8點左右,曹德君、姜君(白旗派出所所長)等三人綁架了這五位法輪功學員。夜間,曹德君、姜君等人對五人大打出手,尤以曹最為賣力,打得最兇狠,過路人都聽到派出所傳出很大的打人聲,幾乎是毒打了一夜。

    第二天,焦林、梁運成、曲善林被劫持到鳳城二龍山看守所,吳娟、孫忠琴被劫持到丹東白房子看守所。吳娟的家屬從看守所管教處得知吳娟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問曹德君,曹回答:「她自找的!」那口氣好像他打人是應該的!

    近日,法輪功學員焦林在看守所被迫害得昏死過去,經醫院診斷為胃穿孔,警察怕擔責任,讓家屬將其接回。另一法輪功學員梁運成在看守所被迫害得一隻眼睛失明,兩度被送醫院,在此情況下警察仍不放人。白旗派出所和鳳城政法委「610」、鳳城公安局國保大隊預謀將五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案子送交鳳城檢察院,妄想非法判刑。

    2010年9月8日,鳳城市沙裏寨鄉法輪功學員付恩全到白旗鎮刁窩村親屬家串門時,遭惡人誣告,被曹德君、姜君、張玉海等人綁架。14日上午,曹德君等人又去付恩全家非法抄家。現付恩全被非法關押在鳳城看守所。

    2004年6月10日,鳳城法輪功學員朱曉晶去白旗鎮趕集,帶了幾份真相資料散發,被正在「蹲坑」的曹德君看到,朱曉晶善意給曹講真相,曹根本不聽,夥同四、五個惡警強行綁架朱曉晶,曹德君粗暴地抓住朱曉靜的頭髮,將其摔倒在地,塞上車拉到白旗派出所。在白旗派出所,朱曉晶被逼簽假口供,朱不簽,警察用腳踢他,曹把朱曉晶的手反背在後面戴上手銬,勒得胳膊當時就出血了。

    2004年4月中旬,白旗鎮法輪功學員趙秀蘭在郵局投遞真相信時,被「蹲坑」在那裏的曹德君綁架,後趙秀蘭被非法判1年勞教送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馬三家受盡折磨。

    2003年12月7日,白旗鎮吳家村王勇、趙志菊、黃旗村唐世榮三名法輪功學員被曹德君等人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勞教。

    鳳城市白旗派出所電話: 0415-8180139
    遼寧省鳳城市白旗鎮郵編:118124
    朱晶(曹德君之妻) 遼寧省鳳城市白旗鎮中心醫院


    公主嶺監獄惡警宗明軍

    公主嶺監獄惡警宗明軍是監獄新提拔的教育科長。他之所以能夠當上教育科長,與他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分不開的。宗明軍平時就想升官發財往上爬,他在二監區當管教時就收受犯人的錢財,每天要犯人伺候他,對犯人伸手就打,張口就罵。當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到公主嶺監獄開始,宗明軍就積極參與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以此來撈取往上爬的資本。後來因為不光彩的事被調到五監區當管教,此人邪行不改,依然迫害法輪功學員。五監區當時有兩名法輪功學員抵制邪惡迫害,不參加勞動,他就把兩名法輪功學員銬起來,用電棍迫害。因此宗明軍在公主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勁頭十足,而他這種被人所不齒的行為卻被邪黨看中。

    自從宗明軍當上教育科長後,更加瘋狂迫害法輪功,強制轉化他們認為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蔡福臣就是在這次強制轉化中被迫害致死的。據監獄裏的人說那些缺德事(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都是宗明軍幹的。監獄惡警說蔡福臣是跳樓自殺的,這是惡警在說謊。所有在公主嶺監獄的人都知道,在公主嶺監獄的窗戶和走廊都是鐵欄杆和鐵門,並有數名犯人看守,就是普通的犯人也無法隨意走動,別說受監控的法輪功學員了。

    惡警宗明軍電話:1394439513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