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監獄酷刑:坐「馬札子」(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哈爾濱監獄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是惡警張久珊從2002年6月份到集訓隊當隊長以後,指使犯人關德軍、徐自強、王彥武等一夥,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摧殘、長期折磨:關禁閉、鎖地環、戴腳鐐後上刑毒打、不讓睡覺、體罰等,還用坐「馬札子」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很多法輪功學員肉體上和精神上受到非常大的傷害。惡警張久珊提升這些殘害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當帶班雜工,給他們權力,並給減刑獎勵。

坐「馬札子」就是坐在並成一條線的馬札上。把馬札子並成一條線,立起來兩端著地,像騎馬一樣騎在僅寬2.5至3公分、中間還有螺絲備著螺絲帽的稜上,根本就坐不住;而且兩手放在膝蓋處必須坐直,有時還得擺姿勢:兩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兩邊側伸,像在飛。而且要坐正、坐直,有包夾看著,動一動就要遭到辱罵或拳腳相加。這種酷刑迫害,一般人坐幾分鐘都很難。對於堅定抵制「轉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白天被強制奴役幹活或以站隊走步訓練為名摧殘,晚上六點到零點被罰坐「馬札子」,一坐就是六個小時,動一點就得挨一次打。

2004年3月18日,法輪功學員孫殿斌一次答題不符合張久珊所願,張久珊指使犯人關德軍、劉彥明、金志東、李東輝和集訓隊的犯人摧殘法輪功學員孫殿斌、李成義、張玉良、張傳鐸,強迫這些法輪功學員騎馬札兒、頭頂牆、身體稍有一動就打,直到後半夜,才讓睡覺,早晨4:30起床,仍然繼續騎馬札兒;白天訓隊列,不讓休息。這樣持續了一個星期,使法輪功學員肉體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傷害。

法輪功學員袁清江,在2003年3月7日中共邪黨兩會期間,被綁架後非法判刑。04年春,袁清江被劫持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因不配合所謂的「轉化」,遭到坐「馬札子」殘酷迫害,白天幹活比坐「馬札子」要輕一些,可是惡警就是不讓袁清江白天幹活,強迫袁清江一直坐「馬札子」,每天幹活時都能看見他坐在車間裏,有包夾看著,惡警張久珊及惡犯關德軍、王士軍等迫害他,袁清江一坐就坐了18天!還得擺姿勢:兩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兩邊側伸,不讓睡覺並遭到毒打,造成胸腔積水,全身無力,四肢不靈,昏死過去。2004年7月1日袁清江由哈爾濱監獄轉押到大慶監獄六監區。

2005年「五一」後,大慶監獄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被迫絕食,遭關小號、坐鐵椅等酷刑。5月30日至6月1日,袁清江被六監區長董鳳環和副監區長指使犯人捆綁三天,遭董鳳環親自毒打,身體遭到嚴重迫害,口吐鮮血,胳膊和腳都被綁壞,肝硬化腹水,腹大異常,陰部腫大異常,瘦得皮包骨!袁清江用絕食的方式抗議這種非人道的迫害,在他身體狀況十分危險的情況下,惡警將其帶到監獄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用監獄裏犯人的一句話形容:住進了這個醫院就等於被宣判了死刑。2005年7月23日,袁清江含冤離世。

2004年3月18日在一次問話中,由於孫殿斌的回答不符合惡警張久珊所願,又遭到張久珊指使雜工關德君、劉彥朋、金志東、李東輝及劉忠利等犯人摧殘,強制「騎馬札子(立著騎)」,頭頂著牆,身體稍有動彈就打,直到後半夜。白天訓隊列罰站,不讓休息,一連一個多星期。犯人關德君對孫殿斌說:「張大隊讓我好好收拾收拾你。」犯人劉忠利說:「張大隊說了,使勁給我打,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氣就行。」

2004年4月23日下午,李長安等七位法輪功學員被轉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在集訓隊裏,有個刑事犯叫關德君,管事的。在有一次警察詢問李長安與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吳平判幾年,有甚麼特長。因李長安與吳平沒有按關德君的意思在見警察時要立正喊報告,警察剛離開,關德君就對李長安與吳平拳打腳踢。晚上收工後,關德君以李長安等沒規矩為藉口,對李長安與吳平、劉貴福、李佔斌、張淇、劉立強進行迫害。讓他們坐馬札子,把馬札子合上後,立著坐,像騎馬一樣騎著坐,兩手放在膝蓋處必須坐直,有人看著,從晚上九點鐘坐到零點,第二天早上四點坐到六點後開飯,逼迫寫所謂「三書」。第二天晚上,在法輪功學員整體抵制下,其迫害陰謀破產。

法輪功學員楊毅忠被迫一天只睡一小時覺,長時間立坐馬札子,臀部坐爛,經常被毆打。(惡警:張久珊,惡犯:徐力等)

法輪功學員張玉良被迫害,晚上六點到零點被罰坐「馬札子」一坐就是六個小時,動一點就挨打,在小號遭毒打,被撅手腕子,致使手腕經常疼痛。(惡警:張久珊,惡犯:徐志強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