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嫗為何有家不能回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蘭州法輪功學員趙穎哲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在邪黨對法輪功的十年迫害中飽受摧殘,她曾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七天七夜被吊銬在禁閉室……在邪黨的淫威下,甚至她的親生兒子也參與迫害她:為阻止老母親學法輪功,用膠帶捆綁她的雙腳,封住她的嘴……老人一度被迫出走,有家不能回。

以下是趙穎哲老人自述十年來遭迫害經歷。

我叫趙穎哲,女,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八年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在邪黨打壓迫害法輪功以後,我一直遭到各種各樣的迫害,現揭露出來,以警醒世人,認清共產惡黨的邪惡本性。

二零零零年,我排除干擾,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北京和不認識的外地同修一起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就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後轉到甘肅駐京辦,由單位書記辦公室主任接回蘭州直接劫持到公安城關分局,關押在桃樹坪看守所,遭到精神、肉體折磨,十五天才放出來。經濟上被強行勒索,單位邪黨書記、主任等去北京的飛機票、火車票、食宿費四千多元,當時每月都從我的退休工資中扣除,只發二百多元生活費,我和母親、兒子三個人艱難度日。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黨召開十六大,單位邪黨書記楊永生將我騙到單位,強行劫持到龔家灣洗腦班,非法關押四個多月,期間對我進行精神及肉體上的迫害,強迫我寫所謂的「三書 」,還從我的退休工資中扣除洗腦班的迫害費用一千四百多元。

二零零三年過年期間,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龔家灣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並被劫持到西果園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個多月。

二零零四年,我在南關什字商場講法輪功真相,遭人惡意告發,被慶陽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桃樹坪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出看守所後,我再次到派出所、公安分局要求歸還被警察非法抄走的法輪大法書籍,警察告到我的單位,單位邪黨書記楊永生等再一次把我騙上車,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當時洗腦班頭目剡永生惡狠狠地說:二次進來的直接關禁閉。他們把我吊銬在禁閉室七天七夜,不讓睡覺,一閉眼就用棍子搗我,皮膚成了黑紫色,腿腳腫得穿不上鞋,光腳站在水泥地上。當時我已是快七十歲的人了,邪黨惡徒就這樣折磨我,直到大小便失禁,出現生命危險,才將我從禁閉室放出來。逼我幹最髒的活,強逼寫所謂的「三書」,又繼續關押我五個多月,才放我回家。

這次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我的退休工資摺被非法扣押,九十多歲的老母親生活艱難。這次迫害也是最嚴重的一次,從此我的背駝了,腰彎了。

回家後,邪黨惡徒還逼迫我的兒子、媳婦監管、迫害我,為了達到不讓我學法煉功,他們用膠帶把我的腿腳捆住、把我的嘴糊住。這幾年我被迫在外租房住,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九年,火車站派出所惡警經常到我的租住屋進行騷擾,後夥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第三次將我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關押了近兩個月,精神上和肉體上再次受到摧殘,洗腦班惡徒趙志非常兇狠,不許我在床上坐,若發現就罰站幾個小時,還派陪員監控我,我被折磨得反應遲鈍、神志受損。

十年邪惡迫害中,有邪黨「六一零」惡警對我的迫害,有單位邪黨書記對我的迫害,有邪惡迫使家人對我的迫害;每一次我被綁架進洗腦班,就像下了一次地獄、死了一次一樣。我要把這一切揭露出來。讓不明真相的世人知道,這個惡黨太邪惡了,人不治天治,天滅中共就在眼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