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為法而來

——一個大法小弟子的神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一、魔難

話說那是農曆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卯時,一個小生命降生了,在這之前全家人及親友都在為這即將誕生的小生靈忙碌著,姥姥幫著裁尿布,奶奶、爸爸和姑姑在醫院守護著,爺爺去市場買菜操辦伙食,整個家庭都高高興興地準備迎接這新生命的到來。

可是當嬰兒降生後,全身上下青紫色,沒有一點生機活力,臍帶周圍的肚皮呈半透明狀,喘氣時都能清晰的看到內臟在蠕動,護士往嬰兒屁股上打了兩下,嬰兒根本就沒反應,不會哭,上秤一稱才五斤二兩,明顯的一個先天發育不良的嬰兒。一位有經驗的醫生告訴嬰兒的奶奶說:「叫你兒媳婦準備再要一個吧。」有的護士竊竊私語說:「這孩子夠嗆,肯定佔不下。」原本歡天喜地的一家人一下子都傻了眼。

可是既然攤上了也不能扔啊,還得將就著把他侍弄活呀。奶奶將孫子抱回家後,揣在懷裏,用自己的體溫暖了好幾天,孩子臉色才有點紅潤,由於孩子不會吃奶,媽媽著急上火,乳房脹得難受,生生把奶水給憋回去了,後來只好餵小米粥和奶粉了,經過一個多月的精心照料,這個小生命終於有了生機,奶奶把孩子抱去市醫院兒科找到名醫詢問健康良方,不但沒找到,還添了煩惱,大夫診斷為「先天性痴呆症」和「先天性心臟病」,並且說:「誰家攤上誰家就是災難。」回家後這個上火勁兒就甭提了。全家人都為這孩子憂心,爺爺經常趁著去外地出差尋找良方和帶回補品,奶奶經常挖空心思的尋醫問藥、甚麼偏方、巫醫神漢、省城大醫院都找遍,也無濟於事。全家六口人,四人上班的工資,除了生活必需品外,省吃儉用的錢都用在孩子身上了,可還是不見效。

就這樣一直熬到一九九六年初,孩子已經三歲多了,還不會走路、說話,看到別人家的孩子活蹦亂跳、生龍活虎、歡聲笑語的互相打鬥、玩耍,再看看自家的孩子這個狀態,真是讓一家人揪心。

一天,同事給孩子的奶奶出主意:「莫不如請一尊佛像,聽說能保祐孩子健康成長。」奶奶這時好像看到了一線希望,立刻就於一九九六年初請家來一尊佛像,奶奶每天非常虔誠地上供燒香禮「佛」,但孫子並不見好轉,還添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怪病,招來了狐黃白柳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孩子感冒到衛生所打針吃藥,剛打上針又添了拉稀的病,打針也不管用,把西醫大夫都給弄糊塗了,再找巫醫來打點,搞得全家烏煙瘴氣、麻煩重重、心灰意冷。

二、新生

正在全家人為孩子犯愁時,一九九六年六月經朋友介紹,爺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請來了寶書《轉法輪》、法輪功煉功音樂和李洪志師父的法像。爺爺在家讀法時,小孫子就躺在床上聽,還不時的伸手要《轉法輪》,爺爺煉功時,他也用手比劃著,有時家人抱他時,他總是往師父的法像和《轉法輪》那奔。說也真神奇,打那以後,孫子的怪病不見了,身體一天天好轉,不到半年,孩子會說話了,也會走了,全家人看到孩子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是喜不自禁,後來全家人也都相繼得法修煉,歡聲笑語、幸福祥和的氛圍又回到這個家庭中。

爺爺給孫子取了個名字叫群策。當大人們學法時,小群策總是邊玩兒邊聽,《洪吟》、《轉法輪》、短篇經文等很多章節他聽過幾遍就能背下來,比一般人的記憶強得多,還經常督促大人學法,看到你忙的不可開交時,就提醒一句:「爺爺該學法了。」到後期,無論是在家學法,還是去其它場合集體學法,他都是盤著腿坐著學,不玩也不鬧,時而還跟著背上幾段。

三、神跡

一九九七年,當群策走路越來越穩時,他開始在各個房間亂走動了。出於好奇,他開始鼓搗客廳裏煉功的錄音機,爺爺為防止他進客廳就把門鎖上,門鎖是球形暗鎖,當人不注意時,孫子就去了客廳,爺爺納悶,門剛剛鎖上他怎麼進去的呢?是不是門鎖壞了,一看門鎖是很正常的。經過幾次這樣的事,全家人都覺得奇怪。一次,爺爺親手把客廳房門鎖好,又用手使勁擰了擰門鎖的手柄,一看萬無一失,就把群策叫到跟前說:「你把客廳房門給爺爺打開。」只看他用手輕輕一扭,門就開了,經過親眼所見,家人才知道這是他的特異功能。

一次,群策媽媽和他大姨媽抱著他去逛商店,走在街上遇到熟人,就把群策放到地上,一撒手沒說上兩句話,孩子瞬間不見了,幸好大街上沒有多少人,往遠處一看,他正在一百米外停放的一輛出租三輪車旁邊站著,要坐車。當時他大姨媽特別納悶,就是百米運動員也跑不這麼快呀,更何況一個在常人看來即智障、又笨手笨腳不會跑的孩子呢,真是不可思議。

爺爺修煉是閉著修的,就是天目甚麼也看不到,可是小群策能看到,還常常給說出來。例如他剛開始會說話時,就指著爺爺的小腹說:「爺爺,法輪在轉。」還說:「爺爺頭上的花在轉。」還有:「爺爺腦袋大呀,頭摞頭好嚇人的。」每當家裏要來客之前,小群策都是早知道,早晨沒等起床就叨咕:今天誰誰要來。同修來家有事,他也要給人家說上幾句:有甚麼甚麼執著心了。說得還都很準。一天早晨起床,小群策告訴爺爺,說自己的嘴起泡了,疼。爺爺問他咋弄的,他卻說:該修口了。打那以後,小群策看見了甚麼一般就很少跟誰說了。

自從小群策能下地走路,就有個怪習氣,每天手裏必須拿件東西,起初是拿一隻襪子不停的有節奏的甩著玩兒,不讓玩兒不行,家裏人經常給他搶下藏起來,可是過一會他找隻襪子還是甩。後來同修問他:你在甩啥呢?他說:「甩業力呢。」再後來,他整天甩毛巾,隔段時間還得換一條新的,任家人想盡甚麼辦法也是制止不了。後來爺爺想來想去,給他編了個順口溜:「大智若愚小道人,手拿毛巾當拂塵,驅鬼抽邪盪滌惡,助師正法默無聞。」別看小群策一天書沒念(幾次求學未果),聽完後他笑笑說:「這回叫爺爺給說中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由於本地邪黨惡徒欲綁架爺爺,爺爺走脫,住在黑龍江省一個屯的西頭姑奶奶家,後來小群策也去了。他剛一去時,姑奶奶就聽當地的一個「精神病人」當著她的面說了一段順口溜:「哈爾濱賽如紫禁城,麒麟到此顯聖,小三姓西頭放光明。」她當時不理解啥意思,當然其他人也都不理解。

這個屯是個上千戶人家的大屯,小群策和爺爺在那住了一年多,那裏的街道、旮旯胡同白天有小群策的身影,晚上留下了小群策的足跡。後來姑奶奶家買了兩頭牛,飼養了一段時間後急等著用錢,正準備要賣,小群策說話了:「姑爺呀,老牛漲價了。」當時爺爺說了一句「你咋知道牛漲價呢?」姑爺爺在一旁說:牛真的漲價了。就這樣趕緊出手,兩頭牛賺了一萬塊錢。還有一次,姑爺爺家蓋房子,把暫時不穿的衣服、沒用過的布料都放在下屋倉房裏,好長時間沒動了,一天小群策告訴姑奶奶說:「你家的衣服長毛了,快回去晾晾吧。」姑奶奶回去打開包裹一看,真的都發毛了,晾完衣服後,把群策抱過來這頓親那就甭提了,隨口還說了一句:「你這小神仙,太厲害了,沒有你不知道的,怪不得老瘋子說麒麟到此顯聖,原來說的就是你呀,姑奶奶可得謝謝你了,我也真的服了你了!等著今天姑奶奶好好犒勞犒勞你。」打那以後這小神仙就出了名了。

有一次爺爺正在家院子裏幹活,一位同修找爺爺,讓明天去他家有事,同修臨走時,群策說了一句:「警察抓你們。」爺爺和同修也沒在意,心想這是干擾,不能承認它,等到第二天去的時候,趕上三輪車群策他不坐,非得要坐大客班車,等到站了,又遇上好長時間沒見面的熟人嘮了一會嗑,把這時間就拖過去了。正往同修家趕,沒等到家,就被同修迎回來了,說是有幾位同修被綁架了。這事竟真的被孫子說中了,爺爺沒能聽群策的告誡,悟性太差,使同修遭受迫害,自己內疚了好長時間。

總之小群策的神跡不勝枚舉。

四、救人

平時小群策很是聽話,想要的東西大人不給買也就拉倒了,小孩愛吃的小食品他從來都不要,有兩次要去超市買好吃的,爺爺跟他說:「太貴的東西咱就不能買了,爸爸、媽媽給的錢咱倆得省著花,你不是愛坐車嗎,省下的錢多坐幾趟三輪車,多救幾個人你看划得來划不來?」 小群策說:「划得來。」打那以後小群策再也不主動要買貴重食品了。每次出門必坐三輪車,上車後都是他先和司機搭話:「叔叔(或舅舅),你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咋回事嗎?」(因為他語言有障礙,有時說出的話別人聽不懂)這時司機就問:「你說啥?」隨後爺爺就開始當翻譯講真相了,他在旁邊正念加持,爺倆就這樣一直配合的很默契,一般都可以講明白的,並且都能做到三退。臨下車時還告訴司機,祝你好運平安,經常聽到司機謝謝的話。

有時候遇到有人問小群策叫啥名,他說:我叫狗剩子。這時爺爺就開始講「狗剩子」的來歷,也就講到法輪大法救了他,也是很好的講真相話題。平時小群策經常和同修一起出去貼真相不乾膠,和做其它一些證實法的事,凡是有甚麼活動都落不下他。

小群策無論去誰家從來不耽誤別人的時間,辦完事提醒爺爺「走吧」,而且說走就走,但是重要事情沒辦完,不管多長時間他從來不張羅走。看到不精進的同修,他總是要說上幾句:該學法了、該精進了、該向內找了,等等。特別是進入二零一零年以來,他看到不精進的同修更是著急。有一天他跟他爸爸語重心長地說:「爸爸呀,該學法了,修煉路不會長了,師父看你多著急呀!這樣下去不久你後悔都來不及了,哭都哭不上遛了。」有時他跟爺爺說:「看看某某同修去。」(不精進的和悟偏的同修)正月的大雪天,他也自己著急著要出去講真相、貼不乾膠呢。他那顆純淨的、一心想到要找回昔日同修和救度更多眾生的緊迫感,有時真讓爺爺都感到汗顏。

五、後記

生命多姿彩
都是為法來
幸遇師尊度
切莫再徘徊
得法知精進
修心闊步邁
救眾踐誓約
回天坐蓮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