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廣州當局利用亞運會迫害法輪功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第16屆亞運會將於2010年11月12日至27日在廣州進行。本文收集的部份事實表明,中共正在利用舉辦亞運會加重迫害法輪功。擔任廣州亞運會組委會執行主席的廣東省省長黃華華,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已在台灣、加拿大、美國等多國(地區)被起訴。

一、非法、嚴密的監控法輪功學員
二、邪惡宣傳,在民眾中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
三、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四、部份迫害案例
五、結語

一、非法、嚴密監控法輪功學員

2009年以來,中共廣州當局的所謂亞運「安保」進入實質性運作階段,對迫害法輪功進行了系列部署。

(一)廣東省和廣州市的國安部門,藉口辦亞運安保,對全省法輪功學員進行排查、摸底。它們有個數據庫,存著全國法輪功學員的檔案。(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報導)

(二)中共以亞運「維穩」為藉口,大肆搜捕廣州、深圳珠三角及相鄰較近地區法輪功學員,本地的或進洗腦班,外地法輪功學員被脅迫離開當地,強遣返回原戶口所在地,由當地監控。警方大量配備可以識別身份的聯網電子設備,在日常生活中一切與身份證掛鉤的任何登記都可用於非法身份核查包括:居住證、租房住宿、銀行卡使用、上網登記、火車、民航等等。

(三)中共利用了大量警力(由廣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某隊長負責),採用了各種布控方式,對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24小時監控,布置線人跟蹤、登記法輪功學員的行蹤等卑劣手段。

(四)廣州市「610」發出所謂的以「迎亞運」為幌子的污衊法輪功的內部文件,污衊法輪功學員為「反華勢力」,並通過各區的街道、居委會等,強迫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在上面簽名。

(五)中共安排居委會人員和警察上門,對法輪功學員做詳細調查,並做筆錄,主要涉及是否修煉、做資料、聚集、有沒有汽年、上網和生活情況等,詢問時間有的長達2小時。法輪功學員被居委打電話要求去簽名支持亞運。

(六)在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同時,有的還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同事,企圖從常人那裏得到甚麼「證據」,有個學員的同事被單位領導多次騷擾,反覆打聽該學員的情況;高校輔導員則頻繁單獨調查學生,企圖找到甚麼線索;有的學員家屬接到了有良知世人的匿名提醒電話,提醒學員最近要多注意。

二、謊言宣傳,在民眾中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

茲舉數例。

(一)2009年5月,由中共「610」印製的「反××、迎亞運」5大張誣陷攻擊法輪功的彩印宣傳資料合併成塊的張貼在全市公共場所和街道社區,這是中共在奧運之後借亞運之機迫害法輪功學員發出的一個公開信號。

(二)2009年4─6月,中共廣州市委「610辦公室」、組織部、宣傳部、司法局、總工會、共青團等8個部門聯合開展「反邪教、促和諧、迎亞運大型宣傳洗腦活動」,包括網上有獎知識測驗、動漫作品和格言警句徵集活動等等,大規模的、集中的、直接的誹謗法輪功。

(三)2010年8月6日,中共喉舌《廣州日報》在A7版中間位置刊登一篇題為《舉報涉亞犯罪最高將50萬》一文。大意為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公布,2010年8月4日起至2010年12月31日止,群眾舉報涉亞犯罪線索,經公安機關核實並根據舉報線索偵破有關案件的,舉報人將獲得1萬至50萬元獎金。其中規定的重大案件包括「境內外非法組織和法輪功等×教組織實施破壞的案件」。這是中共當局對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法輪功的再次惡性污衊。

三、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以下是2010年1月至10月,廣州市部份遭綁架、強制洗腦、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計有30起35人。

1、駱麗萍,女,約五十四歲,廣州市中國旅行社退休職工,2010年1月12日下午四時左右被龍鳳街居委派出所惡警夥同海珠區「610」所屬街道綜治辦惡人綁架。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

2、鐘鳳燕,女,廣州某居委會工作,大約2010年1月失蹤,估計被中共惡警綁架迫害。

3、鄧芳郴,女,35歲,湖南人,在廣州市桂花崗皮具城開店做個體生意,專做皮具設計。因購買香港神韻晚會演出票,於2010年1月12日下午在店裏被越秀區和海珠區的「610」綁架,並且強制關閉其店鋪,叫業主不能出租給她使用。被劫持到廣州市洗腦班迫害。

4、到廣州市番禺區走親戚的湖北松滋市法輪功學員劉玉娥,於2010年1月17日晚7點多鐘出門買東西時下落不明,她家人到轄區派出所報案,被一再推說沒有這個人。後被證實遭非法勞教。

5、楊黎豔,女,廣州美林集團公司工程師,2010年1月19日正在工作時被天河區國安、610歹徒綁架,被非法勞教1年。

6、廣州海珠區法輪功學員陳雪卿,2010年1月被海珠區「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上門綁架。

7、廣州法輪功學員梁慶玲,女,63歲,2010年2月3日下午在荔灣區周門講真相時被綁架。

8、四川省華鎣市祿市鎮大坡老村九組老年法輪功學員李正海,於2010年2月27日在廣東省增城市新塘鎮大敦村附近,因為講自己修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和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大敦派出所綁架到增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9、2010年3月25日,廣州法輪功學員車健華失蹤,當天他正常上班(廣州市海運局)後至今,全無消息,懷疑已被海珠區國保大隊綁架。車健華妻子鄧芳郴已於2010年1月遭綁架。

10、侯月萍,女,38歲,廣州救助局財務經理,於2010年3月17日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廣州海珠區「610」綁架,被非法勞教2年。

11、2010年4月29號,廣州番禺區法輪功學員陸海雲因派發真相光碟,被惡警抄家、綁架。這是陸海雲第三次被邪惡綁架。

12、2010年5月23日晚上10點半左右,廣州天河區法輪功學員徐志銀被邪惡之徒綁架,被劫持在天河看守所。

13、2010年5月12日,在廣州打工的湖北省黃梅縣法輪功學員袁利妮和四川法輪功學員辜智明遭綁架。兩人被非法勞教。

14、2010年5月12日,約六十一歲,家在廣州市荔灣區逢源街的潘惠玲被綁架。

15、2010年5月15日,廣州海珠區法輪功學員任秋紅外出講真相時被惡人綁架,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

16、2010年5月上旬,湖北麻城法輪功學員楊玉峰(也叫楊桂花)到廣州探親,在廣州火車站散發大法真相資料、勸世人三退保平安時被綁架。

17、張院平,男,34歲,湖北省赤壁市人,2010年6月18日下午,在天河區棠東和光路被綁架、抄家。

18、2010年7月23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孔宇潔(河南人)、李冠平(廣東茂名人)、陳春林,被廣州天河區警察綁架。

19、約2010年8月22日晚,來自洛陽的法輪功學員60多歲的周金花及其四個子女及一個兒媳等,在廣州天河駿景花園法輪功學員周金花等被綁架、抄家。周金花在廣州天河駿景花園的兩處住所已被邪惡抄,一片狼藉,搶走很多大法書,行惡者為天河天園派出所及610人員,其在洛陽的一個家人也被抓走。

20、2010年8月18日早上上班途中,廣州法輪功學員陳蘇丹等被廣州市天河公安分局綁架。

21、2010年8月18日,朱宇飆律師被廣州市海珠區610非法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海珠區看守所。朱律師2007年曾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22、2010年8月18日,廣州市白雲區太和鎮法輪功學員成聯瓊在家裏被十多個「610」歹徒綁架。

23、2010年8月18日,中山大學附近的潮州籍法輪功學員小妹被綁架。

24、2010年8月26,廣州市法輪功學員曾家庚、曾麗波被江南中街派出所綁架。曾家庚,男,年約68歲,廣州華南理工大學畢業,廣州市輪胎廠退休職工,曾麗波,曾家庚的兒媳,約35歲,外資企業會計主管,湖南籍。廣州江南中街因其修煉法輪功不給落戶廣州市戶口。

25、2010年9月17日,廣州市海珠區龍鳳街居委夥同海珠區「610」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吳鼎和的商店將其綁架。

26、2010年9月25日,廣州海珠區康樂村風陽派出所綁架了一名三十多歲的外地女法輪功學員,該名法輪功學員李靜(現用名)流離失所,在廣州伊曼寧製衣廠打工。

27、單錦成,男,45歲,廣深鐵路公司廣深工務段天河領工區優秀員工。9月28日上午,正在工作的單錦成被廣州市增城區「610」王建萊等惡人綁架到廣州市「法制學校」強制洗腦迫害。

28、徐紅霞,女,原廣東省婦聯幹部、兒童心理學碩士,9月29日上午在上班途中被綁架並抄家。

29、林穎榆,女,原公務員,約四十歲,9月30日在上班途中被綁架。曾遭非法勞教和洗腦班迫害。

30、林作英,10月7日在華南理工大學向世人贈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廣州白雲區曾槎路一百八十三號廣州市譚崗法制教育學校即洗腦班迫害。

四、部份迫害案例

(一)廣州警察藉口「亞運」 驅逐九旬老人回原籍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分局新東派出所出動了十多名警察,先後數次騷擾一名九旬老嫗及其女兒,對她們進行跟蹤、恐嚇、搜包、搶走身份證、軟控監視及審訊、拘禁,最後以「亞運」為藉口,將母女倆驅出廣州。警察稱這是奉當地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令。而這一切僅僅因為她們是法輪功修煉者。

五月二十日上午九點多鐘,從湖北來探親的張守鳳和她母親到廣州市花都區人民公園散步,在公園裏與一位環衛工人聊天,環衛工人說起自己身體不好,丈夫已過世,有個兒子要負擔,不挺著幹就沒有錢,活不下去了。張守鳳母女聽後很同情她的境遇,就送她一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告訴她照著誠心敬念,就會遇難呈祥,有福報,身體也會好起來。環衛工人對母女倆連聲道謝。

在十點多,張守鳳和母親坐在公園亭子裏休息,突然過來四、五個警察,手裏拿著那張她們送給環衛工人的護身符,警察說她們在宣傳法輪功,要搜包。張守鳳告訴警察,他們無權搜包。惡警仗勢強搜,但甚麼都沒搜到。

張守鳳扶著母親離開了。當她們走出很遠、準備上公共汽車時,一直跟蹤著她們的六、七個警察突然將她們劫住,再次要強行搜包。張守鳳不理會,扶著她母親一直往前走,警察就一直跟著。張守鳳母女倆拐進一個胡同後分手,警察遂分兩班人馬乘一輛摩托車開始在胡同裏圍追堵截,最後將母女倆劫住,張守鳳告訴警察: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是在執法犯法。警察不聽,搶走了她們的身份證,調來一輛救護車,將她們劫持到當地中醫院軟禁起來。

在中醫院,張守鳳分別與警察講真相,要求當即放人。兩個多小時後,母女倆最終要回身份證,並得以離開。

不料在回家途中,警察們又開車追上,聲稱執行上級花都區政法委和「六一零」指令,遂將母女倆劫持到新東派出所非法審訊,直到下午快五點時才放人。

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又有一幫人以居委會查人口為藉口,闖到張守鳳住處,家人被查了身份證件。這幫人中,有五月二十日參與綁架的便衣惡警。

這幫人走後一個小時左右,廣州市花都區政法委書記楊某、科長趙某以及工作人員,新東派出所的幾名警察,帶著專門「請」來的張守鳳戶籍地湖北十堰公安局東嶽分局第五治安大隊隊長等二人共一行十餘人,突然再次闖到張守鳳住處,趙某說:廣州在十一月份要開亞運會,花都不敢歡迎你們這樣的人(法輪大法修煉者)在這裏住。我們把你們戶籍所在地的李所長千里迢迢地叫來,就是把你們交給他們帶走。戶籍地的警察則說:如果要帶走,就是送去法教班(洗腦班),如果不走,就要寫個保證書

張守鳳和母親拒絕寫所謂保證書,被迫去買了回原籍老家的火車票。下午,趙某等和十堰警察又來了,看到買好的火車票時,明顯鬆了一口氣,又做賊心虛地道:「是你們自己決定要走的,與我們不相干。」

就這樣,廣州警察以「亞運」為藉口,非法剝奪了一對母女的探親權利,連九十一歲的老人都不放過。(【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

(二)廣州法輪功學員沈元慧被610惡人、派出所警察和街道騷擾

廣州市法輪功學員沈元慧,自2009年10月22日從廣州市洗腦班無條件釋放後一直在家調養身體(她從2007年4月18日因發傳單被非法勞教1年半,然後又因堅定信仰被直接綁架到廣州市洗腦班1年多,期間身心均遭到嚴重摧殘,健康狀況甚差。)但回來後她和多名家人頻頻遭到海珠區「610」惡人、派出所專區警察和街道居委上門、電話和被叫到居委會談話為名騷擾、恐嚇,還美其名曰「關心」。

沈元慧後來為避免家人被騷擾,與家人搞好關係,自己從海珠區父親家搬到越秀區一個人住。這間房子是她的阿姨給她住的。但還沒住滿一個月,從過完年後上班一直到現在,她和多名家人就遭到海珠區、越秀區「610」惡人、派出所專區警察和街道居委瘋狂騷擾。越秀區廣衛街派出所專區警察徐某(手機:13903061999)今天上午用手機軟硬兼施的恐嚇、命令她的阿姨,嚴禁她把房子給沈元慧住,必須把沈元慧趕回海珠區戶口所在地其父親家,否則就抓人、抄家,連其親戚也抄。並囂張揚言,要每天去沈元慧住處打門騷擾,如果不開就把門砸爛,嚴禁她住在越秀區廣衛街區域。(【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

(三)廣州正義律師、法輪功學員朱宇飆遭綁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廣東省廣州市法輪功學員朱宇飆律師,再次遭中共當局綁架,目前已經被當地中共檢察院所謂的「逮捕」。朱律師二零零七年被綁架勞教迫害一年半。

朱宇飆先生,中山大學法學碩士畢業,曾在廣東廣大律師事務所、恆益律師所任律師。他是一名道德高尚的律師,特別給底層群體辯護,經常是低價、折價,甚至沒報酬。報紙曾兩次報導他的事蹟。

八月十九日,海珠區公安分局警察把拘留通知書送到朱父母家,通知書說「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一條規定,×××涉嫌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給以刑事拘留。朱母簽了名並按了手印,但發現,通知書的辦案人處沒人簽名,追問下,他們個個推搪,最後據說是負責者說,這是廣東省公安廳統一的規定:辦案人一律不簽名。這是一個新招術。看來這些人也怕以後遭清算,心虛到不敢簽名,以為這樣就可以躲過惡報。最後一個警察透露,辦案人姓陳。一個惡人還說,對朱律師已跟蹤了很久了。此外,他們抄家連個抄去物質清單都沒有,真是流氓搶劫。

二零零五年、零六年期間,朱律師曾分別為三名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辯護,他的辯護詞精彩嚴謹,堪稱經典,令中共法庭大為尷尬、震驚。 例如:朱律師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高煥蓮做無罪辯護後,法庭出現了戲劇性的場面:審判官、法官等個個啞口無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因為朱律師是廣東省公開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的第一個正義律師,他們都知道朱律師的辯護是以中國現行相關法律為依據,以事實為準繩,是最正確的辯護,沒有反駁的理由,因此誰都不知道怎樣應答。半晌,指控人突然不知所措地說了這樣的話:「覺得好,就在家煉功吧!不要出來。」

之後,朱律師又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魏應新、宋虹鋒出庭辯護。在為宋虹鋒做無罪辯護時,法庭同樣出現上述的尷尬,指控人無賴地說:「這是政策……」朱律師平靜地說:我想提醒法官,這是法庭,等政策上升為國家法律再說。

朱律師在辯護過程中講到法輪功被定性問題沒有經過法律程序,利用公安部六條針對法輪功的法規來判罪法輪功學員是違反執法原則的。此問題戳到了中共邪黨的痛處,中共法官三次粗暴打斷朱律師的辯護,最後那法官理虧而惱羞成怒,竟然說:你再說就驅逐出法庭……

在為以上三名法輪功學員的辯護中,中共警察如臨大敵,場面一次比一次恐怖,街道戒嚴,對參加出庭的人,一改常態,要求出示身份證,還要非法搜身、檢查、詢問,非法在法庭內外用攝像機、照象機拍照,阻止其他法輪功學員旁聽,過後還騷擾現場旁聽的正義人士。

期間,司法廳有關人員誣蔑朱律師為「反革命」,並威脅朱律師退出辯護。在威脅朱律師退出辯護無效的情況下,中共法庭竟安排在朱律師另一場普通案件庭審時,同時開庭,以達到讓他不能出庭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辯護的目的。

(四)廣州法輪功學員張元博遭誣判4年

2009年7月9日,廣州法輪功學員張元博在家中被惡人以切斷電源的方式騙開家門後強行闖入,非法抄家,所搶奪的電腦、打印機、MP3、現金等價值2萬多元的財物一直不予歸還。當時,張元博、阿英夫婦及前來探訪的朋友黃小瑜等均遭綁架。

張元博被非法關押後,家人多次打聽其開庭的日期,法院及律師總是含糊其辭,一會說是2010年3月11日,一會又說是10號左右。直至3月9日上午10點,家人才接到律師通知,說當日下午2:30開庭。

當天天氣很冷,最高氣溫才攝氏12度,下午3點才看到張元博被警察帶來,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光著腳穿著拖鞋。法官匆匆做了審理後,當張元博做最後辯訴剛剛講了一分鐘時間,法官就強行打斷了發言,宣布休庭。

2010年5月28日下午在天河看守所,張元博在被綁架、非法拘留10個月後,被天河區法院非法誣判四年。家屬至今仍未曾要到判決書。

張元博這是第二次身陷冤獄。張元博和他的兄弟之前曾同被廣東省四會監獄迫害數年,其兄弟已含冤離世。

審理的法官:梁浩 電話:020-85518225
法官助理:王潔玲 電話:020-87582403

(五)法輪功學員駱麗萍在槎頭勞教所遭虐待

廣州法輪功學員駱麗萍,自2010年1月21日被龍鳳街派出所和龍鳳街街道辦事處綜合治理辦公室非法抓捕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現今在廣州槎頭勞教所被劫持迫害已長達半年。

據了解,她和其餘被劫持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被天天要求寫所謂的「作業」。管教每天布置各種各樣刁鑽古怪的「題目」。要是她拒絕不寫或者寫得不符合惡警的心意,就要被「嚴管」。每天從早上6點半起床後就要求一直坐在小板凳上,晚上10點才能回床上休息,並規定只能平躺,不能在床上坐著。
最近廣州天氣十分炎熱,由於長時間坐在小板凳上不能隨便動彈,駱麗萍的臀部長了惡瘡,而惡警也不許其治療,令她坐立時非常痛苦。

而在同一房間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不能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即使目光接觸都會被身旁的兩名「夾控」大聲喝止。

槎頭勞教所非法關押了廣州地區大量女性法輪功學員,據反映,那裏的天空與廣州其他地方相比特別灰暗陰沉。該勞教所的管教非常陰險,最近不停地用各種方法逼迫法輪功學員講出資料的來源和製作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等。(【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

五、結語

2010年6月10日,廣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隊長王廣平心臟病突發暴亡。據稱,54歲的王廣平是廣州亞運安保以來,第一個「殉職」的公安人員,稱其因「連續工作,積勞成疾,引發心臟病突發,倒在工作崗位上。」中共邪黨對王廣平的死「高調」肯定,但異常「低調」報導。廣東省、廣州市及各區的政法委、公安局頭目對他給予高度評價並出席「悼念儀式」,但如此高規格和隆重的儀式只在《新快報》登了幾行字的新聞,不敢登在黨報、大報上。相比之下,7月18日廣州市白雲區同德派出所一名普通警員亦因突發心臟病死在崗位上,7月23日《廣州日報》卻大篇幅報導。

為甚麼對王廣平的死要這樣遮遮掩掩?因為國保大隊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部門,中共邪黨知道王所做的是傷天害理的所謂「工作」,王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當然不敢大張旗鼓宣傳。

辦亞運會與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關係,但如果邪黨借開亞運會的機會,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那就不僅會招致民怨,還會招致天怒。王廣平的死也是老天爺對廣州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黨部門及其人員的警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