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1/22/1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 再曝光招遠打手趙秀江

  • 曝光四川省敘永縣惡警惡行

  • 曝光廣州市第三勞教所的罪惡

  • 再曝光招遠打手趙秀江

    趙秀江,男,45歲左右,家住山東省招遠市文化區副37號樓西梯四樓西戶,老家是招遠市張星鎮石對頭范家村。在臭名昭著的招遠市嶺南金礦洗腦班當門衛,就是看門的。

    趙秀江從二零零五年就開始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趙秀江曾喝醉了酒後用鞋底把一大法弟子往死裏打,致使該大法弟子頭被打破,遍體鱗傷,幾天幾夜臥床不起不吃不喝;趙秀江曾和他的同伙打手將一名大法弟子的雙手銬起來,逼他蹲在地上,用一根棍子從兩腿間穿過去後用腳踩著,然後綁上電線開始過電。電一會,往嘴裏灌些鹽水,再接著電,大法弟子發出淒慘的喊叫聲撕心裂肺;趙秀江和他的同伙用繩子和手銬將一大法弟子綁在一根鐵桿子上,身子成了S型,把鐵桿子端在窗台與桌子之間,把電話線纏在該大法弟子的兩隻手的大拇指和小指上長時間過電,致使該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以上只是趙秀江犯罪行為的冰山一角。他的惡行曾很多次在明慧網曝光過,在正義呼聲和國際輿論壓力下,他曾在朋友面前撒謊狡辯,說自己沒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其實他一天都沒停止過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現趙秀江仍在洗腦黑窩繼續作惡,二零零九年被綁架到洗腦黑窩的大法弟子絕大多數都遭受過趙秀江及其同伙的殘酷迫害。有時就是他自己在那值班看門,他也把自己當成皇上似的,大模大樣的愛打誰就打誰,喝醉了酒就朝著大法弟子撒酒瘋,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我們再次正告趙秀江,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多端的人終將逃不過良心和道義的天譴,也逃不過人間法律的嚴懲。趕緊懸崖勒馬,停止繼續害人害己,不要錯過上蒼對人的慈悲和給予的機會。

    在此呼籲趙秀江的父母、妻兒及親朋好友,了解了解法輪功真相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的講真相真是在救人的命啊!勸勸趙秀江停止作惡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吧!別再愚昧的給中共作陪葬了。我們真心希望你們能在天滅中共的大劫中逃生!

    相關信息:
    招遠洗腦班電話:0535-8393630
    趙秀江宅電:8222659
    趙秀江手機:13361386368
    趙秀江家庭住址:招遠市文化區副37號樓西梯四樓西戶(位置在招遠市計生委斜對面,靠馬路,是文化區唯一沒有樓號的樓房,共兩梯)
    趙秀江妻子:馬奎芬,原在招遠市繡品廠上班,現已退休在家
    趙秀江父親:趙玉田,家住招遠市張星鎮石對頭范家村 宅電:8336727 郵編265403
    趙秀江岳父:馬中義(已故)
    趙秀江岳母:姓名不詳,家住招遠市張星鎮石對頭馬家 宅電:8336680 郵編 265403
    趙秀江大哥,趙秀成,在金礦上班,居住在招遠市
    趙秀江三弟,趙秀立,居住在招遠市。
    趙秀江大姐,趙秀美,原在招遠市公安局工作,現已退休,住在招遠市公安局家屬樓。
    趙秀江大姐夫,於瑞燕,現在招遠市保險公司工作,分管汽車保險。
    趙秀江二姐,趙秀風,婆家是招遠市張星鎮石對頭江上李家村。
    趙秀江二姐夫,于國義,在招遠市大地保險公司 ,家住招遠運輸公司樓
    趙秀江妹妹,趙秀傑,在招遠市羅封路派出所工作
    趙秀江小妹,趙秀蘭,居住在招遠市裏。
    其還有一姊妹婆家是招遠市張星鎮圈子村。


    曝光四川省敘永縣惡警惡行

    據悉,被惡人舉報後,73歲的大法弟子陳會珍今早(1月21日)剛路過公安局門口(敘永縣)就被惡警馬玉良、馮光勇叫到了國保辦公室,惡警馬玉良先羞侮大法弟子一番,然後問資料的來源,進而誘騙陳會珍拍照,又強行拉她的雙手蓋了手印方才罷休。(10點過才叫她與社區主任同回)


    曝光廣州市第三勞教所的罪惡

    廣東廣州市第三勞教所位於廣州市花都區赤坭鎮北一公里處,是一座集中關押廣州地區男大法弟子的黑窩。這幾年邪惡每次在此舉辦為它們歌功頌德的晚會時,好好的天空在演出中途竟突然下起雨來,幾乎場場如此。連一些吸毒犯都發出感歎:「共產黨在這裏害人太多太慘,令蒼天都落淚啊!」

    雖然現在表面上獄警說不打罵勞教人員,但背地裏它們指使吸毒犯對拒不放棄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依然採取各種卑鄙的手段進行百般折磨:比如很多天不讓人睡覺、長時間的捆綁與吊銬、將屎尿灌入大法弟子的口中、用重錘擊打腰和臀部、折磨陰部等等讓人「活不得、死不了」的肉體與精神摧殘。

    因承受不住折磨而妥協的大法弟子,在它們的材料上不准填「強制轉化」,要填「自願轉化」,這樣它們便可繼續欺上瞞下、維持其虛假的「文明管理」形像。執行這些邪惡政策的人渣主要由畢德軍、李文彬、甘彪三人組成。

    畢德軍,四十多歲,湖北人,當過兵,從事邪惡工作近十年(以前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近幾年任「教導員」一職,成為這裏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迫害之初,大法弟子一進勞教所就被畢德軍等惡警捆綁或吊銬起來,現在則改變了方式,大法弟子一進來則被「夾控」,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誣蔑師父的各類書刊及光盤。畢德軍還經常假惺惺的說:「我們這裏從來不打罵人」等無恥謊言。

    畢德軍性格暴躁、心胸狹小、蠻橫無理,根本就聽不進大法弟子對它的勸告。

    李文彬,四十多歲,廣州人,長的肥胖矮小,近幾年任「副大隊長」一職,主要做大法弟子的所謂「轉化」工作。李文彬對法輪功一竅不通,根本就不懂大法弟子的心理。「說不服」時往往就漲的滿臉通紅、像瘋狗一樣狂叫。可以這樣說,有的大法弟子在這裏「轉化」,都是因承受不住種種折磨而表面屈服,沒有一例是因李文彬的瞎說起的作用。

    李文彬與畢德軍一樣,表面上對中共邪黨畢恭畢敬,內心裏卻是恨之入骨,常常說漏了嘴,認為其「腐敗透頂」。它們還經常上明慧網,看有沒有登載曝光它們罪惡的文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