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郭文燕和家人的苦難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寧夏報導)寧夏大法弟子郭文燕和家人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被單位開除失業,派出所、單位保衛科的隔三差五還到家騷擾、綁架、搶劫;第二個孩子被強制打胎,出生時被中共邪黨惡人活活害死了;曾經是警察的丈夫在一次次的迫害下一度精神失常。

下面是郭文燕訴述一家人遭受的迫害經歷。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的,身心受益。正當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悅之中時,大法遭惡人誣陷,師父被誹謗。七月二十日當晚我去了學法點,在學法點和其他五個同修一起交流。突然一陣敲門聲,我們打開門一看是銀川市西花園派出所的警察,他們身上還帶著酒氣。他們把屋子搜了一遍,把我們六人帶上警車,拉到派出所。有個警察審問我,我對這個警察說:我學法輪功後思想變好了,愛幫助別人了,法輪功讓我們做好人。這個警察讓我走了。但我的身上當時背著一包的大法書和煉功帶被他們抄走了。

抱著善良的願望,我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到北京,想找有關部門說句真話。我住在北京的一個旅館裏被北京一個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到當地的一個派出所(名字忘記了),這裏被非法抓進來的大法弟子有近三十人。警察將這些人分別關在不同的房子,一一審問,誰不回答他們就打。有倆警察開始審問我了,我不說話,其中一個小警察竟然用香煙蘸上芥末油往我的眼睛、鼻子裏撒。我一點也不害怕,芥末油在我的眼睛、鼻子裏就一點也不嗆不辣。他一看不管用,也不洒了。這個流氓警察還想把我帶出去侮辱,我義正詞嚴的告訴他:我幹甚麼違法的事了?我就來說句真話,法輪功是好的。你頭戴國徽,人民警察為人民,你想幹甚麼!他嚇的走了,再也沒進來。後來我們被送到寧夏駐京辦。他們通知了寧夏公安部門,由寧夏銀川市的警察把我們抓回來送到新城公安分局,又被送到銀川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才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銀川市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姜波,還有一個姓郭的,到我當時的單位銀川供電局電力設備廠把我綁架到分局,又去我的宿舍抄家。儘管甚麼也沒搜到,他們還是惡毒的把我關到銀川拘留所十天。我回家後就和我哥找了單位的主任,主任說我幹活好。這樣我還是回單位上班了。可是幹了一個月左右,公安分局的警察非法給單位領導施加壓力,廠長嚇的就不讓我上班了。

零一年四月我與同修王建華結婚。我丈夫原來是銀川巡警隊的一名警察。七二零以後單位逼迫他寫保證書,要保證不煉功。他堅決不寫,就被單位開除了。後來在銀川啤酒廠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七月二十日半夜零點左右,我丈夫上夜班。銀川市金鳳區鐵東派出所的幾個警察跑到我丈夫的單位(銀川啤酒廠)將他強行綁架,讓他在不去北京的保證書上簽字。還將我丈夫押到我家門口逼迫我丈夫開門,我丈夫不開,他們就搶了我丈夫的鑰匙開門。我在家中一聽好像門口有好多人,就把門反鎖了。那些警察在門口嚷嚷說要找撬鎖的人。因時間太晚了,找不上撬鎖的人,他們才悻悻走了。他們走後不久,我丈夫就回來了,說邪惡逼迫我也簽字。為了躲避邪惡的迫害,我們一起離開了家,去外面住了大概一個多月的日子。我丈夫一個多月沒上班,派出所、單位保衛科的隔三差五還到我婆婆家非法騷擾。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們回到家住。沒想到第二天早上門口就來了三十多個人,有銀川市公安局、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銀川啤酒廠保衛科的,還有鐵東派出所的惡警萬舉才、利東國,還有居委會的。這些人到門口就使勁砸門,我們堅決不開。他們就找開鎖的人來強行將我家的門撬開,進門後像土匪一樣東翻西翻。最後搶走了兩本《轉法輪》、兩本《明慧週刊》。我們倆也被綁架到新城公安分局。邪惡強行綁架我們時,我丈夫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

到新城公安分局後,我們倆被關在不同的屋子裏。審問了兩天兩夜我們啥也不說。後來銀川市公安局的惡警李存帶了幾個警察到關我的屋子,扔下一根細長繩說,不說就把她吊到門框上抽筋扒皮等等。一個女警察大概四五十歲,開始非法審問我。我啥也不說。這個惡警就用蒼蠅拍打我的胳膊。我哭著說:我們都是做好人的,你打我幹甚麼?那時已經晚上了。我丈夫在旁邊房子聽見了我的哭聲,擔心他們折磨我。由於怕心,學法不深和其它執著心就把同修給說了出來。我和丈夫至今還為犯了這樣的大罪而難過遺憾。丈夫經不住邪惡的迫害出現了病業狀態被送往醫院搶救,他悔恨的說自己出賣了同修,是遭了報應了。後來家裏人去把我們要了回來。

回家後,我家樓上的人每天幾乎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砸樓板。他們扔東西、砸玻璃瓶,每天每時我們都生活在驚恐之中。那時我還懷著孩子。不管我倆走到哪,警察、居委會的人立刻就知道了。而且他們過幾天來就來砸門。那時惡警非法抄家成了家常便飯。我們就這樣被監視住所迫害了一年多。

有一天居委會的一個姓樓的女的又來砸門。我們不開,她也不走。大概砸了半小時左右,我就把門開開問:有啥事?她說要送我一張報紙和一本優生優育的書。我也沒多想就拿過來了。我丈夫不讓我翻看,說他先看看。結果到晚上他就開始發高燒。渾身滾燙疼痛。整整三天三夜後才好了。他原先在公安的巡警大隊上班。第二份工作就是在銀川啤酒廠。這次因為這三天沒去,工廠要病假條、病歷,工廠就以這個為由不讓上班了。

我在零二年五月生了頭一個孩子。零三年我又懷孕了。我們夫妻倆就回老家陝西,想在那邊把第二個孩子生下來。我們回老家租了親戚家的房子,丈夫在那找了一個工作。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寧夏鐵東派出所的惡警萬舉才跑到我老公公的單位追問我們的下落!最後在邪惡的多次逼迫壓力下,老公公說出了我們的去向。鐵東派出所的惡警用傳真機將我倆的照片傳到了陝西省靖邊縣公安局。靖邊縣公安局的惡警高某某夥同另一警察到我們住的地方非法抄家,並將我們再次綁架。問了我們一些問題,後來還逼迫我的親戚(房東)每天及時給他們彙報我們的情況。不久寧夏的警察好幾個人開車到靖邊去把我丈夫綁架到一個屋子審問了好長時間才放出來。靖邊縣的公安惡警高某某逼迫我們回銀川,不讓我們在那裏呆了。我們做大巴士回來,到銀川南門汽車站售票員不讓我們下車,說必須把我們交給警察。不一陣銀川鐵東派出所的萬舉才等幾個警察開車把我們送回到婆婆家。我當時穿的衣服寬鬆,惡人沒發現我懷孕。

因我們回老家時房子租出去了,我們回來和婆婆一起住。家裏人多屋子小。有一次就為這發生矛盾了。為了躲避矛盾,我們夫妻倆就出去在街上轉。在街上走著走著發現鐵東派出所的惡警萬舉才在後面跟蹤呢!這個惡警發現我懷孕了,打電話叫來一輛警車,把我們拉上車送回家。隨後家裏來了二三十人。有派出所的、居委會的、辦事處的。這伙惡人當時就把我送到東門計劃生育醫院(專門打胎的醫院)強行把我的孩子打掉了。還強迫我家人簽字。這個孩子快七個月了,剛生下來還活著,還哭呢,是個女孩。我婆婆說還活著呢!我們抱回去。醫生聽了就使勁掐孩子的脖子,一陣就沒有聲音了。就這樣我的第二個孩子被這伙惡人活活害死了。

我和丈夫從老家被綁架後,丈夫的第三個工作失去了,緊接著孩子也被惡人害死了,他承受不住這一次次的迫害,有一天竟然神志不清了,不吃不喝、也不說話,就像傻了一樣,躺在床上拉、床上尿,就這樣躺了大約半年時間!在他神志不清這段時間,我們在他身邊放師父的講法磁帶,晝夜不停的放給他聽。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那天,他清醒了,開始說話了,又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我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把他救了回來。

我家婆婆和小叔子也是大法弟子。我們本來有一個祥和幸福的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惡警經常抄家、逼迫簽字、綁架、騷擾、非法關押,每個人都遭受了迫害。老婆婆被綁架四次,小叔子也被綁架過。我老公公承受不住親人多次被綁架遭迫害的壓力,零六年含冤離世,年僅53歲。

因我文化程度有限,我和家人受過的迫害還有許多沒有寫出來。儘管我和家人多次遭受迫害,在此我還是想奉勸那些至今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時候不到。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憲法也規定了「信仰自由」,踐踏法律,迫害好人的人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