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的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師尊在《轉法輪》和多次講法中都一再強調修煉要「向內找」,並指出:「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可見,向內找在我們修煉中是多麼的重要。「向內找沒有任何藉口,不找任何理由」這是我在一次打坐中受到的點化,現以此作題目,將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

一、向內找,堅修大法不動搖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不久就趕上了「四﹒二五」,緊接著就是「七﹒二零」,當邪惡的黑雲鋪天蓋地壓下來的時候,對我們修煉者在心性上是一次嚴峻的考驗。由於環境的變化,不能集體學法煉功了,在邪魔的干擾下,各種思想都紛紛的暴露出來了,一些本不堅定和修煉心不純的人開始對法產生了懷疑和動搖,有的甚至還配合邪惡走向了反面。那時我雖剛剛走進大法,但由於我走入修大法時,保留了原來信佛的善念,加之我得法是師父給我拽進大法中的(得法不可思議),我修大法真的是感到大法好,法的威力感染啟悟而得。我記得剛看到《轉法輪》裏師父的照片時,我激動的就像孩兒找到失散多年的母親一樣親切無比,而且看到師父的像就像曾在哪見過一樣面熟,我當時因對法理解疏淺,還不能真正認識到與大法的千萬年不解之緣。後來當我與老學員在一起學法切磋和聽師父的一次次講法,才從內心真正體悟:我們的生命是大法開創的,一切為法而來,為法而存在的深層法理內涵。就這樣,無論邪惡怎樣對大法和師父進行陷害誹謗,都沒有絲毫動搖我堅信大法,堅修大法的真心。記得當時我女兒在邪惡的電視宣傳下,害怕的對我說:「媽,您願煉您煉吧,我可不煉了。」聽了女兒的話,我心裏很難過,但一點都沒動搖修煉之心,我指著邪惡的電視報導說:「這全是假的,我不信,就某某市有一個修煉的我也要修下去。」就這樣,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就這一句發自內心的話,當時我並未感到甚麼,可隨著修煉心性的不斷提高,我悟到了是這一顆心到位,師父才慈悲呵護向上帶我,致使我在以後的正法中做的一切都沒有任何閃失,體現了大法的神奇和師尊的慈悲。

二、向內找,師尊安排的三件事要做好

在正法時期作為大法弟子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就是在修自己,二者是相輔相成的。而三件事又是相互依存的。做好三件事首要的是學好法,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到「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實踐中我體悟到只有學好法才能法理明──正念強──講真相──救世人。因此無論我工作怎麼忙,都堅持每天讀一講《轉法輪》,有時間再學習師父的講法、經文等。通過學法向內找修自己,不斷提高心性。

二零零一年隨著正法形勢的不斷推進,師父將我們神的一面調動起來,全球統一時間發正念,除邪惡。開始我雖然也堅持天天發正念,但對正念的威力和意義認識不足,甚至還懷疑自己的功力。可直到有一天當我立掌正念除惡時,我看到一個骷髏一樣的魔向我撲來瞬間就滅掉了,這時我才悟到正念的威力和正念除惡的作用,才曉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法理內涵,從那以後我更加重視發正念,還有一次是我地區整體發正念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時,當我立起蓮花掌時,竟看見一個女同修從關著的鐵門中走出來,我悟到正念可救同修。無論我們有甚麼功都是師父慈悲在做,我們只管修好自己,其它的甚麼都不要去想,做好我們自己該做的就是向內找修好自己。

記的剛開始發真相材料時,我出於看別人做,自己不做沒面子的一顆做事心,也拿了真相資料,當第一次往報箱裏放材料時,由於怕心重,怕的物質緊緊的纏在自己的身上,材料放報箱裏「咚」的一聲,自己的心跳也跟著咚咚的跳個不停。有時還嚇唬自己。越怕魔就越干擾。那是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個晚上,當我在一個樓道裏發完材料往下走時,當走到三、四層之間就聽到從樓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聽起來像是在追我(當時還沒有發正念之事),我嚇得急忙向樓外的一個角落裏觀察動靜,等了許久未見人追下來,這時我悟到:是師父藉此來考驗我,悟到之後就像一層怕的物質從身上掉下去了,身體立刻輕鬆了。二零零一年後在師父的正念除惡的法理鼓舞下,我每當發真相材料都加強正念,首先清理自身空間場的邪惡因素,然後就直指宇宙空間破壞法的一切邪魔爛鬼,滅掉一切障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並加念讓所有真相材料都讓有緣人得到。在這強大的正念指引下,怕心逐漸的消失了。幾年來,無論邪惡怎麼猖狂,「甚麼形勢緊張,敏感日」等,我從未間斷發真相材料,不給邪魔喘息之機。大街小巷,走門串戶,雖也遇到驚險,但在正念的加持下沒有險,現在我出去發真相材料,每到一個樓都像到家的感覺,對眾生有一種親切感,有時走到樓裏,樓裏的住戶竟將我當成是她們的鄰居和我打招呼。我也隨和著應聲,將自己融入眾生中,從中體悟到師父的「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理內涵。

從正法開始至今,我無論走到哪裏,就將真相材料送到哪裏。遇到能講的就講。有時外出開會,我都不放過救度那裏眾生的機會。我女兒在京工作,每年暑假我都利用探親之機去那裏發真相材料,並堅持每天中午到天安門發正念。我把這一次次機會都當成自己的修煉路。到北京發資料開始有些緊張。一是北京是邪惡的老巢;二是那裏的人們由於受「六四」恐怖鎮壓的影響都心有餘悸;三是小區街道布控嚴密,外來人出入有的都盤查。如何救度那裏的人?第一次去時由於我有怕心,沒有帶真相資料,只想到那發正念。可轉念又一想,不對呀!正法時期不做好三件事是不能算是大法弟子的。師父在《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指出:「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悟到必須講真相時,我就到郵局買了信封、郵票、信紙,自己寫真相材料,寄給有緣人。沒有地址我就到大街廣告欄上抄,到旅遊點要來一些有郵編、地址、姓名等有緣人的聯繫方式,同樣的材料複寫成無數份,分別寄出,自己認為在師父的加持下,當時寫的還很有說服力,有師在有法在救度眾生就有力度。後來我寫的底稿還被同修拿去用來寄信洪法。

《九評》問世後,對我們大法弟子又是一次考驗。這麼多年來,中國人在邪黨的操控下,充滿了邪靈的東西,儘管現在人們都背地裏指責,甚至謾罵它,但從來沒有從根上挖它的邪靈、認識其本質。告訴人們它是甚麼東西。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就應廣傳《九評》讓更多世人儘快脫離邪惡組織,得到救度。我作為一直助師正法走到現在的一個法粒子,無論常人的形勢發生甚麼變化,信師信法都絕不動搖。從我個人來講,二十歲就加入了邪黨組織,幾十年來應該說受害甚深。在自己的工作中起到了給邪黨輸血的作用,由於自己對工作事業的執著追求也充當了邪黨的急先鋒,甚麼先進,優秀的邪冠都戴過。是大法拯救了我,使我才能有幸從邪黨中掙脫出來,成為今生最幸福的得法人。

三、向內找,過好情關去執著

師父在《轉法輪》裏明確指出:「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洪吟》〈圓滿功成〉中師父寫到「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可見,修去名利情對個人心性的提高走向圓滿是至關重要的。幾年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師父的教誨,我比較注重向內找修自己,自我感覺修到現在,名和利的關過得好一些,也修去了許多。而情卻是自己修煉中最重要的關卡,就像山一樣,搬走一座又來一座有時讓情纏繞得無奈。具體表現在工作中,我越對同事好,有的就越得寸進尺,不但不感謝我反而還不知好歹,有意無意的找我麻煩,甚至有時還讓我難堪,在這種情況下有時真的很難守住心性,這在常人看根本就不是我的錯,但轉念想我是大法弟子,得做到忍,儘管有時是痛苦的忍但也得忍。正在自己過不去關的時候,師父在我打坐時點化我「向內找沒有任何藉口,不找任何理由」,自己這才悟到出現任何問題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我體悟到找我麻煩的同事可能就是我前世欠人家的,這邊我修煉了,她可不幹了,我得還啊,明白後我就真的「買帳」了,心想無論她再怎麼找麻煩,我都得樂呵呵承受。就這麼一想就過去了,她再也不找我麻煩了。

情在生活中的表現較突出的是,我有一個親屬,因種種原因我將其接到我家來住,並為其安排了工作,找了對像結了婚。她在我家住了近三年,我未收一分錢,而且她結婚我還給了她幾千元錢,這在常人看來是很重的情。可當我孩子結婚時,她只給了我給她的三分之一的錢,說心裏話我當時很傷心,一些親屬也打聽這方面的情況,搞得我很動情。後來我將此事和同修進行切磋,我們共同在法上找,認為這是我的業力造成的,是我前世欠人家的。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一切都得找自己,找對了心裏就平衡了,從自身又脫去了一層殼。

情在同修之間的表現是:我們原來學法小組的一對同修夫妻,修得都很精進。正法時期我們一起發過真相資料,一起學過法,還經常在一起切磋,可近段時間我一去她家,她丈夫就說些以前不愉快的事,有時兩人還爭吵起來。幾次下來都這樣。針對這些情況,我找自己,為甚麼這事總讓我遇上?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過:「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作為第三者你都應該想一想:我應該怎麼樣做的好,這件事情換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像修煉人一樣面對批評與意見?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深挖一下自己,感到自己多年在邪黨文化的灌輸毒害下,固守己見,聽不得批評,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都還不同程度的存在,所以讓我遇到這些就是要暴露我的這些心而修掉它。

修煉到今天,儘管我們修去很多常人心,修好的那面師父慈悲的給我們隔開了,但沒修好的那面,各種執著還在往出湧,師父都想盡辦法讓我們把隱藏很深的人心讓它暴露出來。讓我們牢記師父的教誨,勇猛精進走好最後的修煉路吧!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粗淺體悟,寫此心得目地有兩方面:一方面將其當作一次學法修煉的好機會;另一方面與同修交流切磋,歡迎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