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殿華等被綁架到淶水縣邪黨「黨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十年中,河北省淶水縣眾多大法弟子遭綁架、騷擾、非法關押、毒打、經濟勒索、酷刑折磨等。二零零九年九月,吳殿華和其他幾位大法弟子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淶水黨校。另外,大法弟子劉澤存、劉月連、王鳳合等也遭到毒打、勒索,常年的騷擾迫害。

一.大法弟子吳殿華等被綁架到淶水縣黨校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淶水縣南祖村大法弟子吳殿華被淶水縣公安局、淶水鎮及淶水鎮派出所劫持,現被關押在淶水縣黨校。和吳殿華一起被劫持的還有郭下村趙淑英(音)。

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八點,一群惡警翻牆闖入吳殿華家,將正在清掃庭院的大法弟子吳殿華架起來就走,當吳殿華的丈夫聽到聲音走出來看時,只看到劫持吳殿華的警車車影子。大約十多分鐘後,警察又返回來對吳殿華家抄家搶劫。

相繼,九月二十一日,永陽鎮大法弟子家都受到永陽鎮及派出所的翻抄,李德志妻子被綁架,四萬兩千六十元支票,二萬四千元現金,大法書籍,複印機、復讀機等被搶劫。(支票與現金是蓋房子剛剛籌集到的資金)。妻子已於二十二日回到家中。

二十一日夜裏一點多,大法弟子周景春正在家中熟睡,上了鎖的房門被悄悄打開,警察與永陽鎮的人都進了屋,周景春才發現有人進屋了,家中電視機、錄音機被搶劫。

永陽鎮行宮村一名大法弟子被綁架(被綁架大法弟子現下落不明),一名大法弟子被二十四小時監控,永陽鎮居士村五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其中尹澤民夫婦可能被綁架到淶水邪黨黨校,其餘三名已回到家中。

淶水黨校在淶水縣東關村,郵政編碼:074100,電話區號0312。

在過去的十年中,淶水縣大法弟子劉澤村、劉月連、王鳳合等也遭到常年的騷擾迫害。下面是他們被迫害的事實。

二.劉澤存遭毒打和巨額勒索

大法弟子劉澤村曾被北京、淶水非法關押。北京市房山區十渡鎮派出所曾糾集兩車當地地痞流氓,手提木棍,將劉澤村等大法弟子打倒在血泊中,勒索現金二萬八千元後,才放其回家。

劉澤村,淶水縣婁村鄉長安莊村人,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通過學法修煉,劉澤村的心臟病、腰椎等疾病不治自癒。使他深感大法救度之恩。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大法真相,清除人們頭腦中中共造謠媒體的謊言,他騎車到處散發真相資料,為的是讓人們了解真相後,都能幸福。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劉澤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同來到北京市房山區十渡鎮散發傳單,被惡人構陷。十渡鎮派出所糾集兩車當地地痞流氓,手提木棍,將劉澤村等大法弟子打倒在血泊中,才將被打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劉澤村等抬上警車,劫持到十渡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對劉澤村等還是嚴刑拷打,逼問資料是從哪裏來的。見大法弟子不說話,一個流氓飛起一腳,踢在劉澤村的臉腮上,一顆牙當下就被踹了下來。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劉澤村與其他大法弟子又被劫持到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再次遭到逼供迫害。七天七夜不許睡覺,不讓吃喝,二十四小時只允許大小便一次。寒冷的天氣下,每天被澆五十盆涼水,每天坐板七小時。二十天內,劉澤村與其他大法弟子被房山區公安局預審股逼供九次。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

劉澤村被綁架後,惡警五次到其家中抄家搜查,恐嚇家人,其中有淶水縣婁村鄉派出所副所長王金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劉澤村被淶水公安局從房山看守所接回淶水,繼續非法關押在淶水縣看守所。當劉澤村回家後,才知道惡警已向他的家人敲詐二萬八千元現金,摩托車也被惡警搶劫。

三.十年中劉月連每年都遭騷擾、身心迫害

劉月連,女,57歲,淶水縣婁村鄉西安莊村人,農民兼服裝加工,為個體業。

2000年10月6日,劉月連因發真相資料,被人惡意舉報,在中水東橋,被鄉派出所劫持。在所裏,警察找來一村民,將劉月連連褲子都脫去,赤身上下搜查,侮辱其人格。所裏的警察用鐵棒打她,幾個人挨著個打臉、耳光,強迫劉月連跪在地上。

當天下午,公安局劉耀華帶人去劉月連家非法抄家,大法書、講法帶、煉功帶、有關資料、雙卡錄音機都被抄走,把她丈夫也抓去一同關押。李增林用木棒打他們。將他們非法拘留兩個多月,也不放人,想勒索錢財不成。

在十二月份,警察把所有關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掛上牌子遊街,到俱樂部廣場「批判」,並將他們轉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所長劉青不讓他們吃飽,奴役勞動,晚上加班幹活,還得值班。

三個月過去了,王福才、戴春傑也不放人。在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絕食抗議。十天後,王福才、戴春傑把大法弟子都弄到醫院注射打點滴,用不明藥物摧殘大法弟子身心和精神。之後,孫桂傑把他們都弄到黨校迫害。

在黨校裏,大法弟子集體煉功、背法、集體絕食抗議。孫桂傑、張海麗、王福才、戴春傑看不好「轉化」,就讓各鄉鎮把人接回去。大法弟子劉月連、趙喜蘭被接到本鄉關押在一個小屋裏,繼續限制人身自由,軟禁起來,中午夜間都有人鎖門。

為了爭取自由,他們二人絕食抗議,2001年5月13日,在副書記劉小朋的指使下,辦事員小元、一個姓閆、衛生院五大星,對他們強行灌食,像按著牲口一樣,用腳踩頭部和四肢,管子插到胃裏從嘴裏直流血。經過絕食抗議和同修的幫助下,他們才安全回到大法弟子的家和自己的家。

累計二百二十多天,劉月連有家不能回,人身沒有自由,多病的公公、年邁的婆婆和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不能照管,造成巨大經濟損失,再加上迫害她身體極度虛弱,家庭困惑,家中事務無人料理,給他造成慘重的損失。

2002年,農曆正月十二月,劉月連去怪草溝村走親戚。周建民從此村綁架了劉月連,本村的幹部找的繩子捆上,身上還坐著一個人壓的喘不過氣來,打的滿頭淌血,又一次陷入魔掌無限期的拘役。

劉月連再一次絕食抗議,王福才等人將她非法判刑,因身體被迫害極其嚴重,保定拒收,送回來後,繼續關押。後又把她轉到了涿縣南馬所謂的洗腦班,那裏慣用酷刑,一下車就雙手銬在大樹上幾個小時,逼供拷打,不叫吃飽、不叫相互說話。

最邪惡之人叫劉爽、還有一個姓杜的,晚上把劉月連銬在床上,不讓家人見面。又是十三天的絕食抗議,劉月連生命垂危,警察才讓家人接回家,這次遭迫害又是二百三、四十天,

2003年夏初,正當非典期間,他們不管別人的防疫安全,王金石帶著四五個人闖到她家中騷擾。

2004年春,鄉里來一個姓董的帶人進院騷擾,企圖抓人。

2006年春農曆正月初五,王金石帶著三、四個人闖到她家,抓走她,並送進拘留所。進所時,她被搜身,有七十多元錢和一塊電子手錶被他人拿走。劉月連又一次絕食抗議,王金石等人將她接回婁村衛生院,注射不明藥物,劉月連神志不清,才讓家人接回家,這次遭受九天的迫害。

從2000年10月到今天近十年內,每年都有一兩次不同程度的騷擾,給她和家人帶來諸多精神和思想上壓力和經濟上的損失。使生活起居不能正常。

四.王鳳合持續遭受騷擾、掠奪

王鳳合,男,57歲,淶水縣婁村鄉西安莊村人,職業務農,兼服裝加工,個體戶。

2000年10月5日下午四時左右,劉耀華(原公安局政法委書記)開警車帶四個人抄家王鳳合的家(因他妻子散傳單遭綁架)。當時,雙卡錄音機、講法磁帶,部份有關的書籍被抄走。當時正是三秋收穫季節,他被銬上,帶到公安大廳,拘留長達五十二天。期間,被強迫油漆所裏門窗,修補建築庭院十二天,可是家中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上學無人照管,家中的莊稼、農副產品無人採收,營業被迫停業,家中損失慘重。

2001年夏季左右,婁村鄉里劉小朋帶著四五個人去淶水鎮(此時,王鳳合在外租住)騷擾,家中無人,惡人將他上學的次子帶到大理石廠門口盤問大人在那兒,使小小的孩子受到不該有的恐嚇。

2002年春季一天,婁村派出所的來家中騷擾,一天來了兩次,夜間他們也來(此時他剛搬回家)。

2002年秋末冬初,婁存鄉派出所的四五個人又到他家騷擾,抄家,抄走嶄新的二百多元的VCD機一部,五六十元的錄放機和部份資料,想抓走他妻子未成,抄走煉功磁帶,還有光盤若干。

2003年夏,正當「非典」期間傳播,婁村鄉派出所四五個人戴著口罩來王鳳闔家抄家,抓人亂竄。

2004年春,婁村鄉一個姓董的帶著四五個人來到王鳳闔家抓人騷擾。

2006年春,正月初五婁村鄉派出所王金石來抄他家,並抓走他妻子,關押九天。

2009年元旦,王金石開車帶著四、五個人非法抄他家,也找不出任何證件與來由。大法弟子問王金石他們時,只是說看看你們還煉沒煉,進屋就翻箱倒櫃拉開抽屜,抄走四本大法書、週刊、週報、手抄《洪吟》、MP3三部,T恤衫兩件、切瓜長刀一把價值600多元的東西,從他兜裏翻走手機。此時正當中午,王鳳合飯沒吃,就被銬上帶到派出所,拳打腳踢、搧嘴巴子,問他們姓名時,一個胖子說「我是你爸」,專橫無恥,不讓吃任何東西,就又綁架到看守所。因王鳳合生命垂危,看守所拒收,才得以回家,這次非法銬了十一個小時,手腕被勒出血、腫大。

從2000年至今每年都有多次不同程度騷擾,次子不得不輟學,個體營業停止,全家生活起居不得正常運轉,經濟收入微薄,家庭生活極度困難,和平時代,卻過著不太平的日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