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中的點滴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九九年春天得法的。當我看過《轉法輪》這本書後,如獲至寶,得之恨晚,所以我搶時間拼命學法、煉功。「七﹒二零」之前幾個月時間,我通讀了二十多遍《轉法輪》,而且五套功法每天堅持煉,一個月時間煉靜功可以雙盤半個小時。我的身體很快得到了淨化,胃腸炎、風濕性關節炎、骨質增生、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當時不太明白,只覺得太神奇,現在看來,是慈悲的師父在往起拔自己。

回顧這些年來,儘管邪惡瘋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我和眾多大法弟子一樣,經歷了疾風暴雨,闖過了種種魔難,我也曾被邪惡綁架迫害。在正法修煉的路上,無論遇到甚麼艱難險阻,我都是一個心眼兒的往前闖,從沒動搖過,全靠師尊的慈悲呵護,才從風風雨雨中走到了今天。

一、師父就在身邊

二零零二年,我學了《北美巡迴講法》後,明白了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是救度眾生,於是就開始走出來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

記的有一次參加同事孩子的婚宴,心想:正是救度有緣人的好機會,我事先做了準備,頭一天背了十頁《轉法輪》,早上給師父上香時,請師父加持,然後正念十足的出發了,走不多遠,碰到一個問路的人,我指給她,然後對她說:「老妹,先別走,我告訴你一件好事,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她馬上說「我有急事」,就走了。我腦子裏馬上反映出一念:出師不利。但我立刻警覺了,是邪惡在干擾我,妄圖讓我喪失信心,放棄救人,怎麼可能呢,我正念強的很,就是要救人,誰也擋不住,誰擋誰的罪。

我仔細想想自己的一思一念,有點兒強烈的急於求成的心,想著今天一定得把那些有緣人救了,不然就沒有機會了,因為平時很難找到他們。這不也是執著嗎,把心放下,順其自然的去做,不求結果,正念正行,必然水到渠成。自己只管去做,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就這樣,自己一路背法、發正念。

到婚禮現場,一切順暢,想找的人都自動向我靠攏,而且一說就通,一勸就退,沒有拒絕的,該救的人都救了,共二十八個,多數是黨員,這時自己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宴會結束了,看看還有沒有落下的人,發現真有一個人,我急忙去對他說三退的事,他卻不相信這些事。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起了歡喜心,又被邪惡干擾了,本該得救的人卻沒救成,真可惜。有了這次教訓,以後我再勸退多少人也不起歡喜心了。

有一次,我到一個封閉的交易市場去講真相,裏面有保安,我並沒想那麼多,一邊講一邊發資料,出來後,又到附近一個單位去找一個朋友,朋友正在忙工作,我就走了。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去那單位找朋友講真相,她說:「上次你剛走,就來了一個保安,說找一個發資料的法輪功。」我聽後才明白,是慈悲的師父保護了我,讓我及時離開了。

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我都能心想事成,其實都是師父安排的。我有一個同事是黨員,到外地去了,有段時間聽說他回來了,我想找他講真相,但又不方便去他家,於是我想:如果能在外面碰到他就好了,結果沒幾天真的在外面碰到了。

有這麼偉大慈悲的師父在呵護著我們,還有誰能擋住我們去救人,我們有甚麼理由不走出來,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啊。

二、同修是鏡子 能對照自己

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修煉的過程,如能時時向內找,其中會暴露出很多平時不易覺察的執著心,正是清除它的好機會。特別是與同修配合講真相時,同修身上的閃光點會激勵自己奮起直追。

比如有一次,我與同修去大路邊準備對聚集在那裏的民工講真相,勸三退。他們在那兒等活兒幹,我倆過去和他們打招呼,就坐下來與他們聊起來,很快就切入正題,講了大法真相並勸三退,結果十多個人,只有一人不接受,其餘都做了三退、明白了真相,但正在下棋的我們沒有打擾,還有幾個去幹活兒沒回來的,我們準備改天再去。過了幾天,我倆又去了,第一眼我就看到那個不接受真相的人,心想先不對他講,最後再說,就對別人先開口了,可是沒想到同修第一個就奔他去了,態度祥和的對他談了起來,很快那人高興的做了三退。當時由於忙著講真相,我也沒多想甚麼,過後想想同修,再對照一下自己,真是慚愧,同修能放下自我,一心救人,多麼純淨的一顆心啊,而我呢?還在執著自我,被人的觀念左右著,深挖一下就是私心在作怪,反思一下自己有時就是這樣想的,沒得救的人多的很,先挑好救的救,不好救的先放一放,省的耽誤時間,這樣好像也有點兒道理,但是卻失去了一些有緣人。

所以最後我想,放下一切人心執著,破除一切觀念,隨其自然,只要有機會,甚麼人都救,但不要執著,歸根結底還是個基點問題,要一切都為眾生著想,無私無我,就不要有分別心。

三、眾生的話裏有「因」

從法中我們知道,一切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所以平時聽到了甚麼,看到了甚麼或遇到了甚麼事,都要找找自己,是自己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特別在講真相過程中,表現尤為突出。回想自己剛開始講真相時,由於對法理認識不深,有些真相了解的不透徹,所以有時就被世人問住,底氣不足就卡殼了,有人專撿自己不太清楚的事提問,後來隨著自己不斷認真學法、背法(現在自己在背第五遍《轉法輪》)對法理認識越來越清,真相也都了解了,常人也問不倒了,一講就接受了,不接受的只是一少部份,但有一段時間,有人總提錢的事,張嘴就是錢,你對他講真相,他說給錢嗎?甚麼「共產(邪)黨給我錢」等等,甚至有個同事在一次宴會上對我說:「你每月給我五千元錢,我倆就把黨票廢了(他倆都是我勸了幾次都不肯三退的人)」。我一聽心裏不知道是甚麼滋味,其實就是動心了,被情帶動著,心想:現在的人怎麼都變異到這個份上了,我在救你的命,反過來還得給你錢,難道你到醫院去看病,大夫還得給你錢嗎?簡直是掉到錢眼裏了。爭鬥心也起來了,所以回了他一句:你的命就值五千塊錢嗎?善良的心是用錢買不來的,別說五千,五億元也買不到。另一個人說,哪有善啊。我說:沒有善難道都是惡嗎?他趕緊說:不跟你說了。那次宴會我也勸退了十來個人,唯獨他們倆人不聽勸。

過後我反思一下:他們總提錢的事,甚麼意思呢?一方面是受邪黨毒害太深,道德淪喪,唯利是圖,事事為錢轉,一切向錢看;另一方面是不是與自己心性有關呢?總是讓自己聽到錢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利益之心沒放乾淨呢?平時自己總覺的對物質利益看的很淡了,我相信師父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所以凡事都隨其自然,不執著不在乎。說是不在乎,可是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觀念不是一下子就能去掉的,必須在長期艱苦的甚至是刻骨銘心的魔煉中才能修去的,大的方面自己比較注意,基本能把握好,但在一些小事上還能反映出執著來,這說明是觀念在起作用,我不能認可它,堅決破除它、清除掉,要真正跳出人的這層理,「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論語》)

另外,他的一句「哪有善啊」也讓我心裏一驚(也可能不是說我),但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常人竟說出沒有善,我三番五次的對他勸善,他卻沒體會到善,這不是自己的問題嗎?自己是摻雜著情與私的成份,慈悲心不夠啊,不然怎能打動不了他們的心呢?想想自己由於幾次對他們講真相都不接受,而且表現還很惡,根本就不聽我講,自己有點兒為難了,心想他們太難救了,不如去救陌生人還好救點兒,但用大法標準衡量一下差的太遠了。因為自己是帶著自我觀念的,有證實自己的心,心想:都是老同事了,我告訴你們好事卻聽不進去,太傷自尊了,而別的同事甚至許多陌生人都能聽我勸善,唯獨他們自以為是,其實是我自以為是,讓他們表現出來給我看,讓我修的,我必須去掉執著自我這個觀念,去掉情,不能把他們當成特殊的眾生,不能做到心繫所有的眾生,談不上慈悲呀。

眾生在迷中,受邪黨毒害那麼深,不知生命之危,想想真是可憐,我們不救他們就完了,怎麼還能怨他們呢?應該無怨無悔的去救人哪,如果是因為自己的執著,耽誤了救人,那可是歷史的罪人啊,所以自己決定,還得去救那些難救之人。

其實放下自我,放下情,不怕丟面子傷自尊,真正慈悲的心態平和的去做的時候並不難。我有一個老鄰居是黨員,我第一次向他講真相勸退時,他說:吃共產(邪)黨的,喝共產(邪)黨的,還反對共產(邪)黨,不退。我沒有灰心,過段時間我又到他家,心平氣和的對他談了一下午,講大法的美好,講邪黨騙人的伎倆,他終於明白了,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組織,最後他說:你這麼好的心態,沒有幹不成的事。我也明白了,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鼓勵我,我唯有努力再精進,才不負師恩。

同修們,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讓我們緊隨恩師,抓緊做好三件事,堅定的承擔起歷史賦予我們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多多救人搶人,眾生在眼巴巴的指望著我們,我們應為這段歷史留下輝煌的一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