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珠海看守所和廣東女子勞教所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2005年2月來,我在珠海講真相,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第二看守所關押近2個月。

在這期間,我給珠海勞教管理委員會、珠海政府寫信,給看守所長管教寫信,找檢察官,這一切都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堂而皇之建立的所謂的制度,對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形同虛設。而且真正行使的恰恰相反,我在裏面寫多少,他們是不會給遞出去的,監督機制只是一個裝門面的幌子。

在看守所裏,被關押的各種人員都是免費的奴工。每天要幹15小時以上的勞役,六點鐘起床,洗漱、上廁所15分鐘,然後就在大鋪上用快餐麵箱子兩個一摞,就是工作台,兩人對面坐著幹活。幹的活是塑料製品的工藝花,零件有的非常小,最小的和小米粒大小,歲數大的都找不到孔、亂插,要在社會外面是沒人幹的。每天每人都有定額,一小時一收半成品,全天下來累計,完不成定額的要被罰多值班(晚上一小時一換崗,在地上站著,看著睡覺刑事犯的情況,不許蒙頭睡等,怕出現問題),有的刷廁所、擦地,如有不服從的人還要受倉頭的欺負,甚至被打。獄警給幾個管理的犯人買成箱的水果吃,好收買他們多賣力。

在勞動時間上,如有外來參觀和檢查時就收工早一點。在這期間我也趕上一次上邊來檢查,內容是向犯人了解全所的情況。這時所裏就把他們對外界的正常作息時間表拿來,讓這些人抄下來,背會,按照這個表回答上邊。表面對外一套,對內就他們說了算,看守所就是這樣榨取犯人的血汗,有的犯人每天低著頭幹活,時間長的,脖子後邊變形不敢抬頭,下巴拄著大腿,臉都變形了,手上磨出繭子,裂著口子,就是這樣每天熬著日子。

四月份我從珠海第二看守所被送到廣東女子勞教所,一進大院,六個大隊,各院都有同樣固定的宣傳板報,各項管理制度,這一切都是為參觀所用。我在10個月時間裏都是三點一線,都是集體排隊行動,宿舍--食堂--工房,上廁所都是規定時間,來回也都是集體統一,根本沒有自己支配的時間。

我被分到一大隊二分隊(一大隊全是吸毒人員),被兩名人員24小時輪班看守,都管她們叫「夾控」,是大隊最信得過的,以前看過大法弟子有經驗的人員。她在排隊時一前一後,吃飯一左一右,上廁所在一旁看著,每天寸步不離,眼睛不離開你的視線;晚上兩人輪班不睡盯著,她們受著大隊幕後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領導安排死看死守,背後不讓其他學員接近,孤立我,她們表面假熱情,在封閉學習期間,每天有兩名分隊長和上邊下來的幹部陪同學習,看所謂的影片。

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我和兩名夾控人員住在一個大房間裏,有監視頭對著。大隊裏的五、六個大法弟子被分到一、二層樓的兩頭和中間的班組裏,每天只有在集體規定的時間排隊上廁所,偶爾在走廊裏碰到其他大法弟子,不允許說話,在那裏大法弟子都沒有一般的吸毒人員自由。記得有一學員和我接近,說心裏話,遭到其他犯人的攻擊和大隊長的談話批評、警告,後被調離班組。

還有另一個其它班組裏的吸毒人員,知道真相,為我和同修傳遞條子被夾控者發現彙報獄警,把這名學員加期處罰、調到別的大隊。

在勞教期間,有管理科、教育科獄警,還有專門關押大法弟子大隊的獄警,找我談過話,都是所謂關心、進行洗腦,編造謊言騙、套我。當家屬真來勞教所看我時,他們邪惡的本質就暴露出來了。我女兒2005年8月來看我,獄警要求按她們的指揮去做。女兒不配合、不同意那麼說,從上午等到下午,管理科陳獄警做工作要求配合她們,女兒明白真相知道怎麼回事、不做,後又說寫封信吧,女兒信中說了囑咐我不要走極端,不能讓她們鑽空子的語言,問這是啥意思,說不合格,也就沒給我,最後硬是沒有讓接見。直到一個月之後,大隊讓我簽字,我才知道女兒來過勞教所,留下的錢,讓我簽收,不然是不會告訴我的。

我所在的一大隊是對外開放的大隊,全國各省市的勞教部門都到此來參觀學習。每到來時我們大隊就馬上通知換上新的床單和枕巾,伙食也和平時不一樣了,由小盆換上大盆了。

在環境上各大隊的院落都像一個大花園,讓被勞教者收拾的非常乾淨,所裏有草坪還有音樂,在教育各大隊都有一個宣傳欄,有各項管教制度和板報欄。從來沒有被勞教者的自由時間前去參觀,這一切都是為了外來參觀學習看的,都是造假相。

我因咽喉有腫塊,兩次去外邊醫院。記得第二次去醫院時,獄警先進屋和大夫說了些甚麼出來,告訴我做胃鏡,我說是咽喉有毛病,做甚麼胃鏡?獄警說:從那下去能看到,不是拍片查看。就這樣在胃裏亂攪了一通,說是胃炎。我說那不是事,嗓子有事,他們說沒事,根本就不讓你說真有毛病的地方。這種表面的對身體健康的所謂關心,實質就是一種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