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我兒子何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我是一個年近七旬的母親,一年來,多次不斷輾轉於江油與成都兩地,一邊是不能離人的老伴需要我的照顧;一邊又要為給兒子申冤而奔走……。

兒子李永弘,西安交通大學研究生(被學校迫害、扣押畢業證)。從小就心地善良,在家裏孝敬體貼父母,敬重兄長,小學時就幫家裏做飯。母親病了,他更是小心的端水送藥,為母親打扇擦汗;在學校尊敬師長,友愛同學,老師吩咐的工作,總是認真完成,一次竟帶病硬撐著把工作幹完;誰都誇他是個品學皆優的好孩子。

但他一直體弱多病,又因長期吃藥產生副作用,臉上長滿毒氣顆顆而被同學譏為「醜八怪」,一度對人生失望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雖然我們一再安慰開導他,但卻不能根本上解決他心中的苦悶。最終是法輪大法給了他新的希望。

修煉大法後,李永弘不但獲得身體的健康,更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歸宿──從做好人開始,不斷的提高自己,最後達到返本歸真。他的臉上終於有了幸福的笑容。和上億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他嚴格按「真、善、忍」的原則來要求自己,處處考慮別人。在讀研究生期間,他用自己微薄的實習收入給父母兄長買禦寒的毛衣,而且還儘量買好一點的,而他自己卻很節省;九八年大洪災,他又從省下的錢中捐出了一千多元給災區人民。可研究生畢業時,學校竟以他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為由不發給他畢業證書,以致他失去了本已找到的好工作--信息產業部無錫微電子科研中心。李永弘肄業回到四川省江油後,曾在江油一公司打工一個月,因專業不對口,離開時他想分文不取,對方硬要給錢,他只好要了五十元的車費。可這樣的好人這些年來卻多次被非法拘留、勞教(「勞教」制度本身就違反憲法),在勞教所裏他遭受到很多非人的折磨,從魔窟裏出來後身體非常虛弱,經過一段時間的煉功及調理,才慢慢的好了起來。

二零零八年八月,李永弘因對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被跟蹤者綁架,再次身陷囹圄,並面臨被非法審判。我與老伴在了解相關法律知識後,抱著姑且相信中國法律還是公正的願望,為兒子聘請了兩位正義律師。但讓人無法相信的是,成都青羊區法院卻一再以「沒有立案」為由拒絕律師見我兒子及閱卷,也就是說律師對所謂的事件一點都不了解,根本無法正常行使律師的正常權利。

更讓人吃驚的是──今年八月下旬,律師和我們突然接到法院電話:它們將於今年九月四日對李永弘進行所謂的「審判」。此後律師才終於見到了我兒子,雖然他並沒有講述曾遭到何種迫害,但他的一顆門牙被打掉了……。

我兒子只不過就是堅持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信仰;不過就是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只不過向世人講述九年來大法所受到的殘酷迫害;只不過是回答那個一貫發動運動迫害中國人民的中共為甚麼為會迫害法輪功……他沒有危害社會和任何人!信仰和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也是受到現在的中國憲法所保護的,難道真的就只允許州官殺人放火,受害人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受害後連呻吟和訴苦申冤都被視為有罪嗎?

我真的想問一問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當你們下毒手毒打折磨這群最善良的社會主流群體時;當道貌岸然的你們裝模作樣、以所謂執行「公務」不惜把這些好人送入可怕的監獄,讓無數年邁的父母失去孩子;讓年幼的孩子沒有父母的扶養;讓夫妻分離,給無數的家庭製造無盡的痛苦,給社會造成傷痛和社會隱患時, 你們是否受到過良心拷問──真正有罪的人是誰?是否因為你們的推波助瀾才促成了這段苦難的歷史?

這無非是現代版「皇帝的新衣」,你們同所有法輪功學員及那些挺身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有識之士一樣都已非常清楚的知道:中國的立法機構──人大及常委會尚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把教人修心向善,使上億人重複健康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定性。而你們用來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法律準繩」──「刑法三百條」更是違憲違法!屬無效惡法。經常聽到一些小小的執法者一再以江澤民說了、報紙已登了為「法律依據」。身為執法者居然也認為江的個人言論及報紙社論有法律效力?你們是在執法呢,還是在執行黨令呢?這真是中國法律界的悲哀,中國民眾的不幸!如此執法人員,如此執法水平,中國人將怎麼活,中國還有希望嗎?

修煉法輪功都是一個人的基本權利,就如同很多人進行體育鍛煉一樣!在任何正常的社會,不僅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是應該受到鼓勵的!法輪大法學員的所有講真相的行為也同樣完全合法!全國各地不斷湧現出的為法輪功學員維護的律師們,以用無懈可擊的精彩無罪辯護,已經使你們再也無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你們現在不得不正視:真正違法犯罪的人就是你們自己及你們背後的操縱者──「六一零」犯罪集團!是你們在踐踏法律,法律的尊嚴早已被你們踩在腳下,只是這些年來你們都不敢、也不願捅破這層紙而已。

最黑暗的歷史即將過去,歷史的大審判也將來臨,誰都逃脫不了,你們將以何面對?!二戰時期的戰犯們為自己殺戮猶太人的罪行的辯解的「執行法律無罪」的說辭,當時就被以「法下之法不是法,惡法非法」駁回,屠殺猶太人的劊子們最終受到了應有的懲罰。法輪功是修善的,不想看到「紐倫堡審判」的重演,只希望你們三思後行,不要為虎作倀,聽命於「六一零」犯罪集團,繼續傷害自己的同胞。

希望很快我兒子李永弘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很快都能重獲自由 。

李永弘的母親鄧飛娥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