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把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我今年四十一歲,廣東人,小學文化。我和先生都是本份人,一家三口日子原來過的還可以。可我從二零零七年初開始得一種婦科怪病,感到下身疼痛難忍,用了幾個月的藥也不見好轉,走訪了我市幾乎是所有的大醫院(廣州仁愛醫院和女子醫院都去過),還遇到一名七十多歲的老教授,都不行。

說起來也奇怪,看過我的醫生都說我抹抹藥膏就會好的,可我用了無數的藥膏,品種換了一種又一種,家裏的藥膏多的都可以開藥房了,就是不好。住進醫院認認真真檢查,醫生還是說我沒事,打封閉針也沒用,可我就是痛。也有些醫生勸我去看心理科。

那時,我常常天沒亮就跑醫院掛號,三天兩頭看醫生,已沒法工作,人精神恍惚,先生看我這樣,也只好辭去工作,陪著我。這樣我們就沒有了生活來源,原來的積蓄也用完了,我只有靠父親、哥哥、親戚湊出錢給我們家生活費和醫藥費。可是因為時間已經拖了快兩年了,親人也不耐煩了,後來向父親要錢我都感到很為難,我每筆的開支都做記錄,向父親證明我沒亂花錢。我身體難受的同時心裏也難受極了,感到壓力很多,常常獨自流淚。有病亂求醫,在跑醫院的同時,我經常跑寺院、廟宇拜「神」,看相,花了很多錢,喝了很多「符水」……也無濟於事。

任何努力都沒用,看病已經花了十幾萬,我每天反覆做的事就是:沖洗、擦藥膏、吃藥,用水煮(消毒)內褲。生不如死。孩子我根本沒法照顧,走在街上看到車我就想撞上去,住院時,看著樓下,我就想跳下去一死了之。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我的狀況讓一位遠方親戚知道了,他向我介紹了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底我開始煉功了,並請到了一本《轉法輪》,我一個字、一個字的看,慢慢的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很喜歡看《轉法輪》,因為文化低,只好慢慢看,但每次都能明白多一些。我開始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

我一開始煉功,就覺得沒那麼痛,但還是半信半疑,因為現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還很嚴重,我又不能常見到那位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因為有監聽,又不能明講,看書又不能完全明白,所以,進步較慢。我還是邊用藥邊煉功三個月。後來朋友對我說:你都用了兩年的藥,都沒好轉,說明藥對你不起作用,你不用藥試試。就這樣,我停了用藥,反而很快就徹底好了。

現在我又可以上班了,先生也可以上班了,我們有了收入,一切又恢復正常,孩子也考上了滿意的學校。一家人都知道是法輪大法把我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